我很心安,庆幸你人生的后来有我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当艺锦第五次拨打熟悉的号码,还是一如既往的听到冰冷的系统提示音的时候,她知道,所有的挽留大概在想要离开的人面前都是痴缠。按下心头的烦乱,放弃了无谓的挣扎,她想或许她和沈颐丞之间都需要冷静一下。

明天还要办工作交接,一堆的材料要准备,艺锦强迫自己不去想自己被分手这件事。可是,迟迟无法进入往日那种高效的的工作状态,思绪总是不自觉地飘出好远。

艺锦第一次见到沈颐丞是在新生迎新晚会上。作为一个大一新生,艺锦再怎么不爱热闹,也不愿意在舍友的再三鼓动下,说出不想去的话。所谓,盛情难却,大概也适用在此吧。

舍友个个都是活泼外向的性子,刚刚进活动大厅,就热情地甜甜的和学长学姐的叫着,询问着各式各样的问题。艺锦向来性子淡,不爱这些人际交往,便随意寻了一个兀自坐下,无聊的玩起了手机。直到晚会开始时,艺锦都没再见到舍友的影子,心里便寻思着,要不要先回去,毕竟对这样的活动,她委实兴趣缺缺。

刚刚走到门口,一个男生就急冲冲的跑了进来,好巧不巧的就这样撞上了。本就个子不高的艺锦在这个目测身高有1米8多的人面前就更显得娇小了,简直是以一副投怀送抱的姿态冲进男生怀里。大概是谁都没有料到会遭此变故,两人都愣了,待反应过来的时候,简直就是迅速弹开。男生大概真有急事,匆忙说了一句:对不起。就又十万火急的跑进了活动大厅。本就是无心之失,艺锦也没放在心上。只是当时的艺锦不知道,沈颐丞会那样猝不及防的就闯进了她的世界。

后来和沈颐丞在一起的时候,沈颐丞说,艺锦就是这样撞进了他的心里。

一个小小的插曲罢了,且沈颐丞高艺锦一届,该是没有什么什么交集的。谁曾想,那晚之后,沈颐丞就若有若无的打听着艺锦。打听到艺锦的信息之后,就有了后来那些莫名的偶遇。

食堂,图书馆,自习室,就连艺锦偶尔外出逛逛都能遇上沈颐丞。

一时流言四起,说大一经管系的一个女生对沈学长冷面相对。沈学长是谁。S大风云人物,定是这个女生欲擒故纵,故意想借此亲近他,吸引他的注意。

起先艺锦并不为意,毕竟没什么好解释的,再者,一旦被冠上了某个名头,定然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谁知流言愈演愈烈,甚至有人当面找艺锦难堪。眼看严重干扰到她的生活了,艺锦决定好好找这位沈学长聊聊。

有此打算后,艺锦在图书馆遇到沈颐丞的时候,顺手塞给了他一张字条,约在校外的一家咖啡馆。

沈颐丞见到艺锦的时候,艺锦正坐在位子上不知和谁讲着电话,大概是说到什么高兴得事,艺锦低眉浅笑的样子,让这个英俊的男子异常心动。

收拾好情绪推门进去,艺锦见沈颐丞来了,挂了电话,询问了要喝什么,两人就沉默了。明明是有事要说,却为何竟突然之间不知从何说起。气氛顿时有些尴尬。沈颐丞却在良久的沉默后开了口。

“小锦,我喜欢你,你要不要考虑下喜欢我?”

单刀直入,没有那么多的花言巧语,倒是让艺锦一时之间不懂如何回答。之前想的种种措辞,竟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看着眼前这个男子,艺锦突然想,或许,和他在一起也没什么不好。思及此,艺锦刚打算开口,沈公子就沉不住气了,又开口道,

“我知道这个太直接了,但请你不要拒绝我,小锦。我是很真挚的邀请你参加我以后的人生的。”

言至于此,初恋都还在的艺锦哪还承受得住,轻轻点了一下头,算是同意了。大概是没料到眼前的姑娘会如此简单就答应了,倒是让沈颐丞愣住了。待他回过神来,好看的眉眼因为喜悦略微上扬,笑容似三月里的春风,艺锦才真的意识到,眼前的这个男子,是真的如众人说的那般,俊朗异常。

后面具体说了些什么,聊了些什么,艺锦自己后来都想不起来了,只是觉得恍恍惚惚,似梦一场。

两人正式在一起后,学校里的流言依旧是只多不少,什么沈学长只是玩玩,艺锦肯定是用了什么手段,艺锦很快就会被甩之类的云云,要多难听有多难听。可两个当事人却好像什么都没听到似的,和所有普通的恋人一样,约会,看电影,逛街,闲暇还会一起去图书馆看书,并不交流,各自看各自的书,一待就是一下午。两人的相处模式就像是多年的夫妻,这是宿舍里的人对他们的评价。艺锦每次都是但笑不语,她心里是欢喜的,比起那些轰轰烈烈,爱的惊天动地,她更偏爱这种不动声色,平平淡淡。

要说沈颐丞也不是那种木木的的人,他会偷偷买好艺锦想看的电影的电影票,然后装作巧合带艺锦去看;明明觉得送花和巧克力很庸俗,可还是会在情人节的时候送艺锦巧克力和玫瑰花;知道艺锦一向不吃早饭的坏毛病,每天都会买好早餐给她,看着她吃完才会满意的走。好多小事,艺锦自己可能都没意识到,沈颐丞的出现,给她的生活究竟带来了多大惊喜。

大概,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就是如此,一向清冷惯了的艺锦,突然出现这样一个对她好的人,许多细节,她压根就没发现。在恋爱里过分的迟钝,原是感情里的大忌,幸好沈颐丞够有耐心。很久以后,艺锦才从一些人的口中断断续续的知道,沈颐丞究竟为她付出了多少,对她有多好。就拿学校里那些流言来说,可能艺锦觉得,那些流言的渐渐消散是因为时间的沉淀,也因为他们的感情一直很好,所以一切便不攻自破,久而久之,大家也没了兴趣。可她不知道的是,每次沈颐丞听到这些中伤她的话时候,都会毫不犹豫的厉声指责那些人,因这层原因,那些流言才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渐渐消散。本是那种不轻易喜形于色的人,却每每遇到有关于艺锦的事就会变得不冷静。沈颐丞的朋友们每次都会打趣道:我们的高岭之花,这是折在艺大小姐的手里了,难得呀。

两个人在一起也不是没有红脸的时候,闹得最凶的大概就是那次沈颐丞大四实习的时候。凭着优异的成绩,卓越的能力,早早地沈颐丞就被一家国际大公司相中,但是这家公司要求沈颐丞必须去本部实习一阵子,实习期满,可以考虑安排他回S市的分公司。两人都是理智的人,暂时的异地恋也不是撑不下去,有了艺锦的支持,沈颐丞毅然决然的应允了这件事。

起初,沈颐丞还会时不时的趁着短暂的假期回S大看看艺锦,后面随着工作越来越深入,沈颐丞越来越忙,两人打电话的时间都少了。等到沈颐丞实习的第二月的时候,我们的艺锦姑娘总算意识到,自己真的很久没有见到亲爱的沈先生了,且每次都是沈先生主动,也是时候表表自己的真心了,当下定了飞H市的机票,招呼都没打,想着要给沈先生一个惊喜。

谁曾想,惊喜没有倒是受到了惊吓。当风尘仆仆的艺锦提着小行李箱和一大堆菜站在沈先生公寓的门前,按下门铃,当下看见沈先生打着石膏的手,瞬间无法淡定了。大概是没料到艺锦会突然来到,沈颐丞也是愣住了,都忘记让艺锦进门了。

进门后,艺锦都还未坐下,就询问了伤情,语气里满是焦急,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沈颐丞心疼的不行,巴不得拆了绷带,告诉艺锦自己好了。

原来是那天从公司回来,遇到一个醉鬼开车,发生了一个小型车祸,沈颐丞的左手光荣的负伤了,害怕艺锦担心,所以每次联系的时候,沈颐丞都不曾对她提及。

了解了来龙去脉的艺锦真的是又心疼又气恼,对沈颐丞的示好视若无睹,转身进了厨房,做起了饭。向来了解艺锦的沈颐丞知道此时绝对不是和艺锦道歉的好时机,弄不好,还会适得其反,只得无奈的站在厨房门口,看着艺锦忙来忙去。暖黄的灯光下,女子随意的扎着一个松松垮垮的马尾,绑着围裙,熟练地洗菜,切菜,炒菜,沈颐丞突然觉得,自己这一生真的非她不可了。

因艺锦还生着气,一顿饭吃得有些沉默。饭后沈颐丞想洗碗,刚动手收拾,就被艺锦一记眼神给阻止了。仍旧是漫长的沉默,待一切都收拾好,两人躺在床上,沈颐丞靠过去搂住艺锦,本想挣扎的艺锦顾及他的伤,放弃了。沈颐丞借此机会,像个委屈的孩子对艺锦说:“小锦,别恼了,我错了。下次我绝对事事和你报备,什么都不瞒你了。”

艺锦语气瓮瓮,轻声道:“沈颐丞,你知道我最不喜欢你什么吗?就是你遇到什么事都不想让我和你一起面对,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是这种每次遇到困难或者不好的事你都把我排除在外,让我觉得你始终没有把我当做最亲密的人。这么说,你可能会觉得我不可理喻,矫情。可是沈颐丞,我希望我自己是能够和你比肩而立的人,不是只能和你分享喜悦,无法共苦的人。”

沈颐丞知道这个看似坚强,实则内心柔软的不像话的姑娘哭了。搂着她的手,更紧了。千言万语,只剩下无力的三个字;“对不起。”

那晚之后,艺锦仍旧不怎么和沈颐丞说话,因为她知道,这次要是不和沈颐丞说明白,他以后还是会这样,可她最不愿的就是做爱情里那个被过度保护的女子。然而沈颐丞也有工作上的事情要忙,几次示好都没什么成效,分身无术的他,决定尽快处理好工作,然后好好哄哄这个闹别扭的小女友。

还好大三并没有什么课程,有舍友帮忙掩护,艺锦在H市待了小半个月,等沈颐丞好的差不多了,私下一个人订了机票,走的那天,仅仅只是在登机前给沈颐丞发了一条微信,回了S市。

还在上班的沈颐丞收到这条微信,慌到不行,当下拨了电话,听到的却是提示关机。想着给艺锦发条微信,让她下飞机后给他打个电话,刚刚打开对话框,严璐就过来和他说李经理让他过去开会,放下手机,匆忙拿了早就准备好的开会资料,沈颐丞就走了。

严璐自打见到沈颐丞的第一眼起,就对他各种示好,明知他已经有女朋友了,还是不肯死心,一直纠缠着他。沈颐丞不是没有明确的拒绝她,可人家姑娘就是不愿意放手。眼尖的她看见沈颐丞的手机没带,屏幕还亮着,就拿起他的手机,看见微信对话框上显示着“夫人”二字,那条微信还在,心下想,看来这沈颐丞对这位正牌女友也没多好,都来找他了,也没见抽时间陪她,甚至如今都回去了,也没送她上机。想到这,她打开键盘,打了一条,我们分手吧。等消息发送成功,又将这条消息删除了。做完这一系列事情,又把手机放回原位,窈窈窕窕的走了。

公司最近正在谈一笔很大业务,沈颐丞又是这笔业务的负责人,这会一开就是一下午,等结束的时候,他才惊觉手机一直没带。回到办公室,立马拨了电话,想询问艺锦是否安全回到S市,可是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无奈之下,拨通了她舍友的电话,舍友告知他艺锦已经回来过了,不过有事出去了,现在还没回来。挂了电话,沈颐丞打开微信,迅速打了一条:小锦,看见给我回个电话吧。我很担心你。按下发送键,发现微信竟提示你已不是对方的好友,心顿时凉了半颗。

自己的小女友一直都很倔,有些过分的的执拗,他不是不是不知道。只是这次两个人也算不得有多大的矛盾,他也极力示好了,不曾想,她竟会这般决绝,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近来为了尽快完成手上的工作,沈颐丞忙的不可开交,明明可以慢慢完成的,被他活生生压成一周就可以搞定,已经累到有些筋疲力尽的沈颐丞,觉得艺锦这次真的有些不可理喻了。

无力地放下了手机,想想让她自己冷静一下也好,毕竟以他对艺锦的了解,这个时候,只有她自己想通,这一切才能真的过去。况且,自己的小女友还是很通情达理的,这次估计是自己钻了牛角尖,等她想明白,他再服个软,撒个娇,她肯定就不忍心再生他的气了。想到这些,沈颐丞按下内心的烦乱,想到艺锦生闷气的可爱样子,嘴角微微上扬。

刚下飞机,艺锦就立马开了机。一个人在飞机上想了许久,很多事情都想透了。大概也是因为又要分离吧,那种不舍渐渐冲淡了她那本就微弱的别扭情绪。在飞机上,能想起的也只是两人甜蜜的过往,心下柔软的不像话。不愿再和沈颐丞生气,所有的问题,矛盾好似从来不曾有过,恨不得立马飞回去,告诉他自己不生他气了。然而开弓没有回头箭,这一切也只能是想想罢了。

刚开机,未接来电就显示着一个熟悉的昵称,轻点开屏幕,正要回拨,方晨的电话就来了,让她赶快上微信,辅导员正在微信群里找她呢。登陆了微信,回了辅导员,便看见消息界面上和沈颐丞的那个框里有一行字:我们分手吧。似是难以置信,艰难点开,犹如晴天霹雳。

两人在一起也快三年了,不曾想“分手”二字他竟会如此轻易就说出了口。这次她的脾气是有些闹过了头,但也是因为他隐瞒她在先,而今,倒成全了他或许早就想放手的心。越想越觉得心寒,不是不了解他,可以他后来对她的态度,艺锦不得不相信,这个男人或许真的厌恶了她。

一狠心,点开了删除好友的那个界面,看着“沈先生”三个字,艺锦只觉得心里一片荒芜。在按下删除那一刻,眼泪再也克制不住,人来人往的机场,艺锦第一次不顾形象的哭了。

一想要强的她,纵然再难过,也迅速整理了心情。回到学校的时候,她还是那个不苟言笑的姑娘。给舍友分了自己带的特产,简单的回了几个问题,他随意的找了一个借口便离开宿舍了。实在不愿意在人前软弱,她就像是一只受伤的小兽,伤的再重,也只想躲起来独自舔舐伤口。

没有谁离了谁生活就过不下去,转眼间,艺锦已经一周没和沈颐丞联系了。舍友也会好奇的问:你家沈先生最近怎么不和你煲电话粥了?艺锦只是说他忙,并不想多做解释。一旦开口说他们分手了,肯定免不了又要被“三堂会审”。况且,现在的她,真的还做不到笑着提起这件事。

沈颐丞这一周过得也是焦头烂额,因为数据分析的人员粗心,导致整个项目出现了极大的失误,总监已经不止一次找他谈话了。一面要应付总监的催促,一面还要安抚相关人员的情绪,沈颐丞真的有些力不从心了。连日的加班,一向爱整洁的他,也显得有些颓唐。等事情总算处理的差不多了。他才惊觉,自己的小女友已经一周没有和自己联系了,微信被删除,打的电话和发的短信也都石沉大海,刚刚因为项目有惊无险的拿下的喜悦,瞬间消散。

本来晚上安排和这次的项目组一起庆功,现在也无心了。交代了秘书晚上聚餐的所有费用他来出,便匆匆赶往机场。

再次见到沈颐丞的时候,艺锦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明明也才一周而已,如今倒是有点故人的味道了。想到这,艺锦不禁觉得自己有些多愁善感了。

沈颐丞看见艺锦,疾步上前伸手就要抱住他,艺锦却迅速退了几步,他的姿势就那样尴尬的僵在了原地。察觉到艺有得过分疏离,沈颐丞有点手足无措了。刚要开口,艺锦就先出了声:

“学长,有事吗?”

“有事吗?”这么久没见了,也不和他联系,见面竟然只有这句,还有,什么鬼学长,谁要当他的学长。

“小锦,我.......”

“换个地方说吧。”不等沈颐丞讲完,艺锦就再次开了口。这个真的不是谈话的好地方,而且,他看起来好憔悴,瘦了好多。这是怎么了,这不像他。纵然之前对他如何的恨,可是见到他的那一刻,艺锦还是觉得自己放不下。思及此,她嘲弄的勾了勾嘴角,果然很不争气呀。

沈颐丞轻车熟路的带她去了一家他们常去的餐厅,点了许多她爱吃的菜。这才开口,“小锦,还生气我气呢?不要气了,我知道,这次是我不好,我保证,绝对没有下次,你就原谅我,好吗?”熟悉的语气,温柔的腔调,艺锦差点就原谅他了。

“沈学长,好聚好散吧。”艺锦内心百味杂陈,可还是说出了这话。

听到这句话,沈颐丞真的是云里雾里了。“沈学长?学长?TMD 谁是你学长?还有好聚好散什么意思?”连日来的加班,加上几个小时的飞机,他有些筋疲力尽了,再加上艺锦的刻意冷淡,他再也压不住心里的烦躁,声调不自己觉得就拔高了,甚至粗话都出来了。

大概是没料到他会是这个反应,艺锦有些愣住了。许是是觉得这样也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两个人都默契的保持了沉默,一顿饭就在各怀心事下吃完了。

饭后,沈颐丞坚持要送艺锦回去。还是长久的沉默,最后,艺锦打破了僵局。有的事,终归是要说明白的。再拖也不过是互相伤害罢了。

“沈颐丞。”这次见面,艺锦第一次开口直呼他的名字,沈颐丞有些惊讶,可是心里还是很雀跃的。只是他没料到,接下来的话,会让他如堕冰窖。

“分手时你提的,我也算是默认了。只是如今你般姿态,又是何意?我不认为你对我是旧情难忘。既然都到这一步了,就让我们相忘于江湖吧。”

“等等,什么分手?我什么时候说过了。还有,旧情难忘?我们又是什么时候成了旧情了?相忘于江湖?小锦,你是最近电视剧看多了吧。我告诉你,分手,不可能。谁说的谁是孙子。”几乎是吼着说出这些话,纵是往日风度修养再好,听了艺锦那番话,到底是克制不住怒气。不就是吵了个架,怎么就分手了?

“你......”艺锦刚要接话,沈颐丞就欺身而上,狠狠地吻上了她,惩罚性的吻。两人在一起这么久,不是没有接过吻,只是,今晚的沈颐丞有点不一样,几乎是咬着她的唇。一吻终止,一艺锦觉得,沈颐丞真的疯了。这人来人往的,虽说对于现在这个社会司空见惯了,可真的很难为情。

察觉到自己的小女友害羞了,牵了她的手,就往学校的方向继续走去。

“小锦,我不知道你说的分手是怎么回事。但是我是真的没有说过。之前瞒你是我的不对。我只是希望你不要为我担心。如果你不喜欢这样,以后我改。你去找我的那半个月,我原先想尽快完成手头上的工作好好陪你的,谁知你竟然不告而别。而公司项目又临时出了问题,我才这么晚来找你的。”

“我......”艺锦刚要开口,沈颐丞却不给她机会,兀自说了下去。

“我沈颐丞既然和你在一起,就没想过分开。我像是那么不负责任的人吗?你好好想想我说的话,明天我再来找你。还有,不准再叫我学长了,不然我就亲你。回去吧,早点休息。”

说完,宠溺的摸了摸艺锦的头,艺锦就这样被三言两句哄回了宿舍。看着女友呆呆的样子,沈颐丞露出了这么久以来最灿烂的笑容。

那天之后,所有的问题都好像找到了突破口,迎刃而解。两人的感情也迅速升温。沈颐丞依旧忙着他的工作,艺锦还会时不时过去看他。就这样平静的渡过了他们的大学时光。

艺锦毕业的时候,沈颐丞也申请了回S市。起初,两个人假期的时候还会腻在一起,可是渐渐得,沈颐丞越来越忙,艺锦也频繁地出差。明明生活在一起,但是相处的时光还不如当初分隔两地的时候来的多。毕业后半年,一天晚上躺在床上,沈颐丞对艺锦说:“小锦,把工作辞掉吧。我养你。”本该是大多数女生都求之不得的事,可是,艺锦听来,却异常的刺耳。那天晚上,艺锦没有回答沈颐丞。而沈颐丞在没有得到的回应的情况下,第一次没有抱着艺锦睡觉。两个人背对着背,中间的的空出一大块,好似一道永远无法跨过的沟壑。

究竟是沈颐丞变了,还是自己变了。

明明大四实习的时候,每当自己遇到上司的刁难,同事的排挤,工作累到想吐,给沈颐丞打电话哭诉撑不下去的时候,他都会鼓励自己,并且对自己说:“这都是必须经历的。小锦,你虽然有我,但是,我想,你更渴望自己的成长。你定然不喜欢活在我的庇护之下。所以,挺住,勇敢一点,你还有我陪你。”当时的话,还在耳边,如今,却也是他让她放弃。已经选择了,习惯了在外面受尽风雨,回家仍有你宽大肩膀依靠的生活,你怎么忍心让我折断翅膀,过那种家庭主妇般的生活?沈颐丞,你如何忍心?

不欢而散的的谈话让二人冷战了一周。倒不是有多生气,只是艺锦觉得,这是原则问题,她本来就并非那种倚仗男人生活的女子,这点,沈颐丞该是一开始就知道了。再加上艺锦的性子极倔,先打破这僵局,完全不可能。最后,先妥协的还是沈颐丞。那天,沈颐丞早早下了班,做了一大桌艺锦爱吃的。两人一周来,每天回来都是各吃各的,只是都默契的选择回家自己做。起先,艺锦做饭的时候总会多做沈颐丞的,可沈颐丞总是视若无睹,宁愿吃泡面也不愿意吃艺锦做的。两次后,艺锦也便只做一个人的。这晚饭桌上,沈颐丞开了口。

“小锦,我知道那天可能是我表达得不对,让你生气了。其实,我是想和你说,公司决定派我去总部,担任执行总监。这样一来,我们避免不了又要两地分居,我想让你和我一起去。”

沈颐丞的这番话,让艺锦有些措手不及。撇开所有不说,二人也在一起这么多年了,确实事关未来的都需摆上台面来考虑。沈颐丞将她考虑在未来里,的确让她心里很暖。可是,她很喜欢眼下的这份工作,是断不愿去一个新的地方,重新开始,毕竟,变数太大。何况,现在的这份工作,她是努力了好久才得到的,其中多少心酸,只有她自己知道。如今,刚刚稳定下来,就要放弃,她是真的有点委屈。

“颐丞,我......”

“小锦,我知道这么做有些自私了。可我希望你认真考虑下。”大概是料到艺锦会拒绝,沈颐丞不等她说完,就径自说到。

直到晚饭结束,二人都没有再开口说过一句话。晚饭后,收拾完毕,二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艺锦开了口。

“颐丞,我不想辞职,真的。我们可以暂时异地恋呀。之前不也有过吗?而且,我们可以和以前一样,假期的时候,相互去看对方。这不影响我们的感情的。”

“艺锦,我们不小了,也要考虑结婚以后不是吗?再说,我们都那么忙,有时候我都怀疑我们是不是共处一室了。这些都没有什么。我知道,这是我们两的家,再晚再忙,家里都会有一个人在等我。可异地之后呢?我们见面的时间,是不是可以改为半年?一年?艺锦,你哪来的自信,我们不会比现在更忙碌?”沈颐丞有些生气,直呼艺锦的名字。

听着沈颐丞有些愠怒的话,艺锦沉默了。两人再次陷入冷战。沈颐丞越来越忙,最长的时候,艺锦一周都没有和沈颐丞打过照面。一个月后,沈颐丞收拾了行李,去了总部。艺锦下班后,回到家,发现沈颐丞出差时常用的拉杆箱不见了,才惊觉他走了。连声招呼都没和她打,看来,是铁了心要和她撇清关系了。有些慌乱的拿起手机,拨了那个熟记于心的号码,却只有那个冰冷机械的声音: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尝试了几次,她无助的放下了手机。原来,一个人执意要走,当真是留不住的。

I am sorry ,

sorry for the things i said

I am sorry

sorry for the things i did

and i 'm sorry that i ever let you go

......

思绪被手机铃声打断,她立马拿起手机,以为是沈颐丞,然而却是经理打来交代她离职需要交接好的一些事宜。挂了经理的电话,艺锦突然觉得,少了沈颐丞的房间,空的不像话。那些往昔的点滴,时刻在侵蚀着她。两人在一起这么多年,除了那次分开,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沈颐丞会弃她而去。可当这一切真的发生了,她却什么都做不了。想到这儿,她有些自嘲的勾了勾嘴角。

看来已经无心再继续工作,艺锦索性就放下手头的材料。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后一个热静静的站在窗前。看着灯火阑珊的城市,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痛。对于沈颐丞,她不是没有想过不顾一切的和他走,毕竟在一起这么久,每一次都是沈颐丞迁就她。这段时间他也很挣扎,好几次,她都想和沈颐丞说:“颐丞,我跟你走。”可是沈颐丞对她太冷漠了,根本就不给她说话的机会。虽然万般不舍,虽然对于沈颐丞对他的态度有点生气,可是艺锦还是向公司递了辞呈。明天就是去办交接的最后一些事宜。她原本打算给沈颐丞一个惊喜,倒又让沈颐丞提前给她一个惊喜了。

一夜无眠,沈颐丞也没有给她回过电话。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去了公司,办完交接。艺锦几乎想都没想就打了车去机场。她的沈先生偶尔傲娇一下,那她便哄哄这个“巨型”婴儿也无妨。在飞机上,艺锦这样想着,不自觉的笑了。

下了飞机,几乎是在开机的同时,沈颐丞的电话就来了,不等艺锦开口,沈颐丞就说:“沈太太,午饭一起吃饭吧。老地方。两个小时后,我去接你怎么样?。”

又是沈颐丞先低头,和每次一样。只要是两人闹脾气,一定是沈颐丞先哄她。听到这句话,艺锦失语了。见艺锦迟迟未回应,沈颐丞以为她还在生气,又接着说:

“沈太太,还在我生我的气呀。别气了好不好。我投降。我拒绝了公司的调任。因为我的沈太太很爱她的工作,我又舍不得沈太太,就只能陪沈太太留在S市了。”

明明是调笑的语气,艺锦却是湿了眼眶,好半晌才糯糯的说到:“怎么办,沈先生,我现在在H市的机场。午饭可能无法一起吃了。我觉得,晚饭一起吃也不错,你觉得呢?”

“沈太太,你在哪个位置?我来找你,我们一起回家。”

其实,那天知道艺锦的态度后,沈颐丞就拒绝了公司的调任。因为艺锦的沉默,他也需要给公司一个交代。公司最后决定给他升职,让他全权负责S市分公司这边所有的事。交接等各项事宜让他越发忙碌,每次他回去艺锦都睡着了,早上走的时候,艺锦又还没醒,这件事就一直没来得及和她说。这两天他也只是代表分公司来总部开会。今天就要回去了,谁知道艺锦竟阴差阳错的以为他走了。

不管如何,还好没有错过你,还好我们足够爱对方。

H市的机场,艺锦抱着沈颐丞哭的梨花带雨,还一边吐字不清的说着:

“沈颐丞,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笨。为什么你就不能自私一点呢?”



作者是一个很爱码字,却又码字很慢的怪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