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诗我译(玛丽·奥利弗篇)——Hummingbird Pauses at the Trumpet Vine(停歇在凌霄花蔓上的蜂鸟)

译文、配图:真念一思

作者:玛丽·奥利弗

Who doesn’t love  

roses, and who

doesn’t love the lilies

of the black ponds

floating like flocks

of tiny swans,

and of course, the flaming

trumpet vine

where the hummingbird comes

like a small green angel, to soak

his dark tongue

in happiness -

and who doesn’t want

to live with the brisk

motor of his heart

singing

like a Schubert

and his eyes

working and working

like those days of rapture,

by Van Gogh in Arles?

Look! for most of the world

is waiting

or remembering—

most of the world is time

when we’re not here,

not born yet, or died -

a slow fire

under the earth with all

our dumb wild blind cousins

who also

can’t even remember anymore

their own happiness -

Look! and then we will be

like the pale cool

stones, that last almost

forever.

有谁会不爱  

玫瑰,又有谁,会不爱那睡莲 

它们在黑暗的池塘中

轻轻漂浮着,就像一群

小小的天鹅

当然,还有那如火焰般的 

凌霄花蔓

在那儿,蜂鸟来了

像个绿色的小天使,把它

暗黑的舌头浸泡在  

幸福之中——   

有谁不希望  

带着如轻快的小马达般

跳动的心生活 

像舒伯特那样    

歌唱  

眼睛  

不停地看啊看

就像梵高在阿尔勒的

那些日子里一样

心醉神迷?    

看啊!因为几乎整个世界  

都在等待  

或在回忆——  

几乎整个世界就是时光    

我们不在这里

尚未出生,或已逝去——  

一团缓缓燃烧的火焰 

就已经在大地之下,我们所有那些

不会说话、未曾开化

和没有视力的远亲们,同在

他们  

甚至都不记得  

它们自己的幸福——    

看吧!到那时,我们便会 

如同那苍白、冰冷的岩石,近乎  

永存!

相关内容延展阅读

作者简介:玛丽·奥利弗

Mary Oliver,(1935-2019年1月17日)当今美国诗人,以书写自然著称。 1935年9月10日生于俄亥俄州枫树岭, 13岁开始写诗 1952年枫树岭高中毕业。1953年前往纽约。并与诗人诺玛米利认识并与诗人的姐姐成为好朋友。1962年玛丽前往伦敦,任职于移动影院有限公司和莎士比亚剧场。回到美国后,玛丽定居普林斯顿。她长年隐居山林,其创作多以山野自然为对象,探索自然与精神世界之间深刻而隐秘的联系,被称为美国当代“归隐诗人”。在思想谱系上,奥利弗深受惠特曼和禅学影响,创作题材涵盖自然、信仰、存在等话题,诗句短小隽永,富有灵性,且深具哲理。奥利弗并不总是受到评论家的赏识,但她仍然是美国最受欢迎的诗人之一,受到很多人的喜爱,先后获得过普利策奖和美国国家图书奖。《纽约时报》评论她为“美国有史以来最畅销的诗人”。

2019年1月17日,玛丽·奥利弗因淋巴瘤病逝于家中,享年83岁。

奥利弗与自然有着与生俱来的亲近感,正是这种亲近感成就了她的诗歌。按她自己的说法,孩提时接触世界的方式建立了一个人成长之后的意义模式。在少女时代,奥利弗就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然后,一生的时光,她都在做这件事:写诗。她始终按照自己的方式感受,写。对她而言,写诗不是一种事业,更不是一种职业,它就是生活,是幸福本身。她最喜欢的是散步,行走,体验。她总是随身携带着笔和本子,当一些零碎的句子出现时,她就记录下来,用她自己的话说,"我只是削尖了铅笔等待着。"

为了使自己专心沉浸在诗歌世界中,她小心翼翼地回避了任何一种有趣的职业,将物质需求降到最低。因为"如果你愿意保持好奇心,那么,你最好不要追求过多的物质享受。这是一种担当,但也是朝着理想生活的无限提升。"她唯一需要的是"独处的时光,一个能够散步、观察的场所,以及将世界再现于文字的机会。"普林斯顿为她提供了她所需要的隐秘生活,使她得以在一种不受干扰的情形下写作。

在将近25年的时光中,她隐士一样地生活,不为人知地写,很少将作品示人,也很少发表。但是对她而言,她的孤独并非一种折磨,而是一种全身心的沉浸,是一种快乐。当她赢得1984年的普利策诗歌奖,受到人们的普遍关注之后,她也没有因此改变自己的孤独状态,这使奥利弗成功保持了自己的风格和品性。她没有受到时尚的干扰,也拒绝加入任何诗歌圈子。她认为诗歌圈子由众人组成,加入其中往往意味着要去迎合众人的口味,尤其要迎合组织者的口味,这必然会损坏一个诗人独特的个性。同时,她也愿意隐身在她自己的作品之中,不仅她的诗歌极少涉及个人生活,即便在新书出版、获奖之后,接受必要的采访时,她也避免谈及自己的私生活。她认为,作品说明了一切,"当你更多了解作者时,就是对作品的一种伤害。"

奥利弗于美国当地时间1月17日因淋巴瘤病逝于家中,享年83岁。她曾在她的诗歌《当死亡来临时》中写道,“当它结束时,我想说:我的一生/是一个嫁给了惊喜的新娘。”(When it’s over, I want to say: all my life/I was a bride married to amazement.)

延展阅读内容来自网络,向原作者致敬致谢!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专题:名诗我译

不断更新中,敬请关注赐教!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