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尘忆 · 玲珑梦【3】

阅读其他篇章请点击——

《前尘忆 · 玲珑梦》目录



襄国长公主府坐落于永兴坊内,距离皇宫颇近,周围亦属宁静,远隔纷繁喧嚣。

熙梦随宓瑶步入其中,待侍从通传完毕,穿越回廊进入内庭院。

几株古木繁盛蓊郁,为石径小路投射大片清荫,曜晔穿透树隙,散落荷花池中,泛动粼粼波光。

花树前,奕璟忱正与长宁公主闲谈,见熙梦与宓瑶遂微笑致意。

“师父。”宓瑶奔跑近前,又向长宁公主行礼道:“宓瑶拜见公主。”

纪忻瑢颔首,目光望向熙梦,神情瞬息微怔,迟疑中低语轻唤:“忻玥?”

熙梦亦觉诧异,奕璟忱连忙介绍:“云熙梦,昨日新收的徒儿。”

纪忻瑢回神,倍感奇异:“倒与长德皇妹形容酷肖,令本宫几乎误认。”

长德公主纪忻玥为长宁公主嫡妹,性情柔婉娴静,禀赋淑慧颖悟,深为君王喜爱,关怀超越其他皇子公主。只可惜及笄之年意外病故,以皇太子之礼葬于帝陵,又建长德寺以为纪念。

熙梦亦见礼:“拜见公主。”

“无需拘礼。”纪忻瑢近前,携手细问年岁生辰、家住何处,熙梦详细作答。

宓瑶向奕璟忱叙叙讲述沿途见闻,奕璟忱莞尔倾听,偶尔颔首附议,言毕提及:“七宝琉璃灯已回归辅国大将军府邸,可无需再为此忧虑。”

“师父果然从无虚言。”宓瑶高兴之余又忆及疑惑,“为何师父不直接逮捕那两名盗贼呢?”

奕璟忱道明原委:“他们本属陈王幕僚程振之子,名为‘程吟’、‘程啸’。昔日魏王谋逆牵连陈王,程振拼死力证陈王清白,陈王感戴,遂对程振两子倍加照拂,纵然程吟、程啸不务正业,常常惹是生非,然陈王常常出面料理,终归也不予计较。”

宓瑶颔首:“原是碍于陈王情面。”

长宁公主已与熙梦交谈完毕,向奕璟忱道:“已探望姑母半日,此刻也该回宫,烦请转告姑母长宁告辞。”

宓瑶与熙梦亦向公主道别,目送纪忻瑢与众侍女离去。

“师父,今日你还教徒儿们武艺罢。”宓瑶央道,“熙梦也可以早日熟悉离情环。”

奕璟忱略略思索:“可以。”遂先从习武之本源教授。

柔风轻拂枝桠,摇落满树熙光。池水熠熠闪耀,映照浮萍色泽明明灭灭。廊前幽兰甫绽,散曳满庭清芬。

静逸闲适,岁月无痕。纵初涉武学亦不觉索然。

待熙梦练习,奕璟忱复去指教宓瑶剑法。

侍从近前:“启禀督护,昨日瑞锦阁之事已查明。”

奕璟忱令其退避,遂向两位徒儿道:“为师需处理公务,今日授业到此,回去勿忘练习。”

熙梦与宓瑶答应,向师父告辞离去。

走出永兴坊,街市间仍然热闹纷繁,对英王远征谈论犹如火如荼。

熙梦忆及长宁公主之言,遂问:“你可认识那位长德公主?”

宓瑶摇头:“素未谋面。长宁公主喜爱外出游玩,故尔常常照面于师父家中。对于长德公主仅仅耳闻,只知当日葬礼极为隆重,长宁公主为之哀恸不已,数月不离宫中。”又望熙梦道:“之前只觉你貌若长宁公主,故尔想师父必然肯收你为徒。孰料你竟貌若长德公主,可见如今连公主也肯疼爱你。”

熙梦默然无言,目光望向远处。蔚蓝空际间,轻云薄若丝缕,面前帝京万物悉数普罗笼罩曜日光辉,尽显无限兴荣煊盛景象。

置于其中,仿佛与周围交汇融合,任凭抑郁满怀亦可轻易消散。

“师父讲七宝琉璃灯已被送回,带你去瞧瞧如何?”宓瑶提议,“据闻由通晓玄法之士制成,观之的确精妙绝伦。”

熙梦闻言亦觉新奇,遂颔首同意。

辅国大将军宅邸位于亲仁坊,由御赐敕建。当年先帝为嘉奖项徵侯爵攘除北漠戎夷侵扰之功,钦授辅国大将军,赐封爵位永袭,子孙可代代承继长居帝京。又拜项徵为太子师,教授太子武学,太子即位犹常念师恩,每逢年节或外邦进贡必行赏赐,七宝琉璃灯即其中之一。

穿越几条街巷,转角隐僻处忽见几名男子正与某年轻女子纠缠,宓瑶望之近前制止:“论事商议,何必拉拉扯扯?”

熙梦细观那位女子正是醉霄楼舞魁,周围那几名男子皆为仆役装扮,纷纷称舞魁欠债抵赖故行围堵,舞魁矢口否认,只道被无赖纠缠。

宓瑶道:“若果真欠债抵赖,也该诉诸官府,郎朗乾坤间岂容你们鬼鬼祟祟?”

仆役们恼羞成怒,欲动手却被轻易打退,唯可忿忿散去。

熙梦问及舞魁具体情况,舞魁向宓瑶道谢,遂详细作答。

舞魁名为慕雪晴,家住大业坊内,其父本为礼部典乐侍郎,十六年前由于卷入魏王谋逆案被罢官免职,从此抑郁成疾,年前病逝,家中亦由此背负债务。暮雪晴遂入醉霄楼以舞谋生,吸引无数追逐者,其中不乏费力探寻获知慕雪晴家中住处、登门送礼。其母贪图小利,枉顾女儿叮嘱,常常将礼物收入囊中,以致送礼又觉不能遂意者常常对慕雪晴拦路截扰,慕雪晴对此颇感头痛又无可奈何,唯可先力求躲避,待赚足积蓄再彻底搬离隐退。

宓瑶与熙梦闻之颇觉怜悯可叹,决意先送慕雪晴回家。途中闲聊彼此往事,由于言语投契遂渐渐熟稔,临别之际约订翌日前去京郊林苑游玩。

转路往辅国大将军宅邸途中,目光被前方塔寺吸引。

熙梦莫名若含隐约预感:“那是……慈恩寺塔?”

宓瑶颔首确认:“其内典藏佛宝无数,每逢科举,进士及第者常爱去塔前题名,如此蔚然成风、场面热闹非常。”

熙梦颇觉新异:“那师父当年可也去吗?”

宓瑶轻轻摇头:“师父从不爱凑热闹,只参加了曲江游宴。”

熙梦闻言亦属意料情理之中,言语间街头路转,慈恩寺塔渐渐从视野离去,复被市井荣煊景象取代。


(未完待续)


❤️感谢阅读,欢迎关注~


阅读之前篇章请点击——

《前尘忆 · 玲珑梦》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阅读之前篇章请点击——前尘忆 · 玲珑梦【1】 熙梦家中本住隽州,由于父亲官职调任,遂举家迁居帝京。 几日内仅仅漫...
    文抒苑阅读 146评论 3 6
  • 通过今天的入职培训,对公司的认识有了进一步认识。9台盾构,20几个项目,这个家族不断在壮大。知悉公司将会新增2台8...
    海洋里的波浪阅读 116评论 0 1
  • “你怎么会在这?怎么会成了我的兵士?” “刘叔你还认得我。” “那是自然,你的印记我可不会忘。” 几句简短的对话,...
    飒飒秋风爽why阅读 43评论 3 1
  • 《摔跤吧,了不起的爸爸》 ——忙里偷闲看电影,来《摔跤吧,爸爸》 ...
    珊珊得久阅读 117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