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不能说的秘密

我不知道距离故事结束的时间还有多少,而回忆的断断续续让我想起曾在一个秋天刻下了一本最原始的美丽。

夏末的夜晚,她接到了中考成绩。

对于成绩,她没有任何想法。初中三年的成绩加起来也不够上高中的分。也许就是这样做长时间的差生,她也就习以为常。平淡的过,平淡的活。

她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简单的外表,简单的想法,普通到落在人群都很难看见。

她的名字又是很普通很简单的笔画。

她叫雨。

秋初,家里人最终还是通过一些关系,将她送到了高中。

她不是捣蛋鬼,也不是不愿意学习,或许是天赋,她不适合学习。接到高中的录取通知书或许会给她带来一段难以忘怀的故事吧。分班那天,她看着榜单上排在最后面的名字,联系着花落花开的年纪。

音乐会随心情开播,这是一个关于青春的一段感情吧,其实我也不知道该以怎样的名字给这段时光,而故事的主人公我以为可以坦然的出现。只是在这些年当中,当初的画面对于你我还是她,是不痛不痒,还是每个人不能心甘情愿忘却的念想。

那年,他们只有十六岁。曾想过多爱几回,可最终拥抱不到也避不开那些狂欢的岁月。

回忆是件危险的事情,也附有太多的想念。

此情可待成追忆,拖欠再见与不见。

没想到今年初秋的天气就这么冷了,伴随着秋叶秋雨洗刷夏末的空气,这一切似乎在雨眼里是那样的让人忧伤。她一个人蜷缩在角落里倒数开学的日期,她不知道下一站的季节是像秋天那么孤独的,还是像秋天那么浪漫的。

北方的秋天,秋夜无眠。凋零的季节,雨的心底总会有些莫名的伤感,可又不知道为什么? 明天就是去学校报到的日子了,开学季也许对于大多数人是向往憧憬的,对于雨来讲,高中只不过是个可以让她暂时让内心平衡的地方。

当太阳缓缓升起,枕边的手机闹钟从这一刻开始响起,闹钟不知道,这叮咚叮咚的声响将作为一段主题曲,紧跟三年的春夏秋冬。

青岚高中,是H市的一所重点高中。雨从未想过光靠自己零头的分数,居然能来重点高中。家里人希望她好好读书,考个大学。雨知道能来这里不容易,嘴上说着要下定决心读书,可心里想着混过一天是一天。

学校里家不是很远,步行二十分钟就到了。来学校的第一天,雨站在青岚高中年久的教学楼下,看着新的氛围,新的脸孔,新的形形色色,从这一刻开始雨就觉得跟大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大家快点坐好,开始点名了。”说话的这位大叔看上去挺年轻,戴着眼镜笑咪咪的说到。

“文小洛”。

“到。”。

下一个“汤阳”。

“叫我呢?哦哦,到!”。班里一阵哄笑声。

雨抬头看一下这位叫汤阳的女孩,心想,汤阳?像个男生的名字。

“来来,都安静点,下一个沐风”。

“到!”洪亮的男声。

“于洺!”

没人应道。

“于洺!?到没到?”

“到!到!嘿嘿!老师我在着呢!”

“开学第一天就走思啊!”大叔扶了扶眼镜说道。

全班又是一阵哄笑声。

没想到这个叫于洺的男生还在嘿嘿的笑,还在嬉皮笑脸的跟着起哄。

“安静安静!下一个,陌雨。”

“到。”声音小的就连她自己都没听到。

眼镜大叔点完全班的名,又开了一个班会。安排军训跟军训后的课程安排,老师们都喜欢这样唠叨个没完。雨不屑的看着这位大叔,心里想着废话真多。絮絮叨叨了大概有半小时,总算说完了。

“明天军训大家都不要迟到!”大叔临走之前还是要啰嗦一句。

“男班主任,我上这么多年学还是第一次遇到,希望他不要太严格了。”雨心里想。

跟着大家离去的脚步声,雨起身也跟着离开。就要军训了,雨都不知道地方在哪里,大家都走了,都没来得及认识一些同学。

从地图上看军训的地点就是H市的最北边。雨在这座城市生活了16年,要不是将要来这里军训,她根本就不知道这边有个预备役基地。这天一大早雨穿好迷彩服背着大包小包坐着公交车去预备役,路程走了将近两个小时,一路上雨看着窗外曾以为不会有的风景,心里捉摸着自己在高中生涯中能不能交到朋友。

她就这样胡思乱想着,“下一站,预备役,请各位乘客准备好下车。”

“到了,真荒凉。跟进了村口一样。”雨自言自语道。

雨站在十字马路中间,看到一位笑咪咪的女孩。这个女孩戴着一顶迷彩帽穿着白半袖,骑着一辆很破旧的自行车,笑眯眯的看着面无表情的雨。女孩旁边的叔叔问雨“青岚的吧?”

雨点点头,那位叔叔接着说:“她也是青岚的!”

笑眯眯的女孩还在笑眯眯地看着雨。雨简单的说道:“你好。”

就这样,雨相跟着这个女孩走进了大院,一路上,两个人话不多,气氛不紧不慢。

雨开口说话了,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文小洛,你呢?”也是一个话不多的女孩。

“我叫陌雨,你几班的?”

“陌雨啊,你是我认识第三个叫陌雨的了,我在5班,你呢?”

雨突然眼睛一亮,高兴的说道:“真巧,我也5班的!哈哈,我的名字大众化。”

这一刻,似乎两个人找到了一种亲和,也或许只是一段偶遇的讶异。

然而此刻雨的心情,似乎找到了一种归属,也似乎开始接受容纳新的环境。

这个秋天,秋风起,落叶黄。可又有谁想过当秋天再来之时,这条路上的你我她将是一份孤独和寂寞。

背着回忆的行囊,青春的故事刚刚好。

“我来帮你拿吧。”雨看着文小洛拿了好多行李,都拖着走不了。

“哦,好,谢谢。”文小洛还是那么不怎么喜欢说话。

文小洛的个子很娇小,看上去一点也不像个高中生。雨在心里偷偷地笑,笑她像个小学生。其实雨看上去也不像个高中生,似乎大家都这样想吧,都在心里互相偷偷的笑。

帮文小洛拿着的行李,居然是小孩子才喜欢的羊羊诶,她的被褥还蛮可爱的啊,可爱的有些幼稚吧,难道她喜欢很幼稚的东西吗?雨自己在猜想着。

文小洛大概是个文静的女孩子吧,她的眼睛很漂亮,长得也好看。雨一直再想,但是两个人话还是不多,不知不觉走着走着到了集合地点。

戴眼镜的大叔怎么变成了一个小老头?雨不知道是自己认错了班主任,还是怎么的。

其实,这位被雨称作的小老头才是5班三年的班主任。

小老头班主任也戴着一副眼镜,感觉没什么精神。他说他叫吾元。

我们之后给老师取了一个外号,叫悟空。

听着悟空老师不断的唠叨,点名终于之后要分宿舍了。雨跟文小洛分到了一个大宿舍。预备役的宿舍很简陋,都是上下铺,还没有床垫。笨笨的雨只带了一张夏被跟枕头。

这么木这么硬的床板,该怎么睡啊?而且下铺都有人了,看来文小洛跟雨只能睡在上铺。

雨看着文小洛自己带着厚厚的床垫,表示很羡慕。文小洛非常笨拙的将自己的床铺铺好,雨以为从这一刻开始,或许就可以跟她做朋友。可是雨没有料到,铺好床铺的文小洛又收拾起行李搬走了,她说,隔壁宿舍有她的初中同学。

其实雨表示很失落,但是没有办法,自己也得睡这里。宿舍里容纳了24个女生,有大大咧咧的,有低声细语的,有默默无闻的。对于雨来讲,这三类人,她都不属于。

就这样,之后军训的日子里,雨再也没跟文小洛说过话。也不会有人想到在之后再见到的时间里,她们会有那么多共同的乐趣。

第一天,用黑夜覆盖了。她们聚集她们的欢乐,她有她的孤立。

军训的日子开始总是漫长的,白天总比夜晚来的要快。

每天训练着各个项目,雨总有动作做不好。教官有时也会说她两句。

关于教官,是一个22岁的大男孩,教官很帅,唱歌也好。雨貌似有些喜欢这类的男生。

军训伙食真的好差劲,雨基本每天都吃不好。而一周的军训,家里只给她27.5元。

27.5元,按之后每天上学一元的生活费,算是一笔比较多的零花钱吧。

但是在这个饭桌上,雨见到两个人,可以说是穿梭在她高中生涯乃至以后的故事。

一个是沐风,一个是于洺。

从第一次点名看于洺时,就觉得是个机灵鬼。现在看来于洺还是那么不着调,不好好吃饭,把食物当玩具。在饭桌上又说又笑。让人觉得好活泼,但是又有些不可理喻。

而沐风是一个皮肤黑黑的男生,话也不怎么多,自己吃自己的。

雨当然还是不怎么说话,就光看着大家吃饭,看着他们在一起玩耍。

每天还是过着一样的生活,直到汤阳的出现。

汤阳,听名字就像是个男生。然而这位“男生”真的把自己当男生了。这姑娘留着一扎很长的大辫子,看上去留了好多年。她头发扎的高,帽子基本上戴不牢,一列队,汤阳的帽子就掉,因此教官给她取了一个外号,叫卫兵。

日子还是平淡的过,谁也不知道聚集在一起之后会有怎样的联系。

雨也没想过在高中会跟汤阳成为死对头。

转眼间,军训的日子将结束。一直没有出现的文小洛被选为标兵,汤阳的帽子还是一直掉,沐风还是那么安静,于洺依旧在打闹。也许在列队里的第几行几列中有人望着你,也许当你的转身之后,也许看到的是画给你的风景。

她从未想过自己会在某一天,将一开始到现在每篇的每个字符,说给我听。

也许事与愿违。

当清晨的缕缕阳光透过窗外的世界陨落在雨的身上,她按下滴滴作响的闹钟,她起身,她拉起被窗帘遮住一半的目光,开窗迎接散落在手中的片片落叶,那些如花如歌飘散着的,朦胧着的,好的,坏的,是一场往前张望的青春,还是一场幻想中的渴望。

不用花太多时间来收拾,不用花太多时间去打扮。雨的装扮很简单,穿起一身校服,将镜子里的短发梳理一下,背起书包,关上门,关紧她从未拥有的美丽。

那一天风起花落,一路上来来往往是一股年轻张扬的暴风雨。他们路过每个街角,路过雨的身边。他们是带着梦来青岚高中,而雨带着却是仅存的光亮。

教室里已经打闹成一片,雨默默的往最后走,初中三年差生的她,知道自己永远都是属于最后一排。她渴望有人坐她身旁,渴望有人可以和她说话。

“前面这个人好像是于洺吧?”雨看着嬉皮笑脸的男生,再次确定,这就是他了。

在于洺旁边坐着一位皮肤黑黑的男生,低头不知道在写些什么,仔细一看,原来是沐风。雨突然感觉自己与这个群体,稍微有一些联系吧,不知道他俩记不记得军训我们在一张饭桌上吃饭。

雨刚坐在于洺的后桌的时候,“哎呀,差点摔死哥!”雨一瞧,是汤阳啊。

“我去,差点把哥绊倒,这教室也太小了。”汤阳甩着大辫子自言自语道。

雨心想这位女生自称自己是哥,是多么想做男生啊。

这时,汤阳问雨;“你旁边有人没,前面没地方了,坐你旁边可好?”

“哦,好的。”雨挪了一下身子说道。

“来来,都坐下!开班会。”戴眼镜没有精神的悟空老师来了。

班里一下子安静下来,那种清晰可见的安静将悟空老师说的一字一句过滤的一干二净。大家都兴奋不已,没人会去听长篇大论的班会。当悟空老师没精神的说完,当悟空老师没精神的离开,当他们充满精神准备开怀大笑的时候未料到上课铃声的打响,他们只剩乖乖地在讲台下,仰望黑板。

汤阳就坐在雨的身边,摆弄着头发,左看看右看看,感觉一下也坐不住。

于洺在前面嘿嘿嘿地笑,跟着汤阳的节奏左看看右看看。

沐风只是一直看着黑板。

雨以为自己很安静,其实在汤阳跟于洺眼里,雨也在左看看右看看。

就这样左看右看一节课下了,一天过去了。

你我她不知谁会先开口,不知谁会给谁纵容。

时间悄悄滴在汤阳跟于洺隔着座位在打闹,沐风回头微微一笑,雨在他们之间观望。

当文小洛偶然的坐到了陌雨旁边的那天,能不能把释怀变成从头再来。

她依旧不怎么说话,依旧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你要对她说什么。

文小洛的到来,雨很开心。但汤阳从未想过她们的三人行,文小洛从未想过三年的高中生涯该怎么维系,陌雨从未想过的有些事情就不该拆穿。于洺的转身斜对文小洛眼神的瞬间,沐风翻开了日记的下一页。故事写的已经很明显,接下来的将是友情爱情和明明不习惯却舍不得忘的感觉。

那是高中的第一页,这是高中的最后一页。将青春的热血,时光的错觉,未写完的诗篇永远的埋葬在青岚高中。

日子一成不变的再走,开学的点点滴滴在陌雨的生活里依旧是一样的平淡一样的安静。身边的人围绕着吵闹,围绕着学习,围绕着沉默。

高中的学习,对于陌雨来讲不是一件跟轻松的事情。初中落后了很多,接纳高中的课本或许需要下很大的努力和很用心的学习。

陌雨不这样认为,她觉得只要自己不是全班倒数第一,只要自己后面还有其他人,那么她还是有未来的。但是对于成绩排名。对于她来讲就是一件噩梦。学习成绩代表着你是好孩子还是坏孩子,成绩好家里人期望大,老师喜欢,身边朋友多,这一系列的光环,只因为成绩好。就算他做错了事,可人家学习好,你比得上吗?

陌雨让成绩排名打击的不是一天两天了,好在家里没有给她过什么压力,只要比上次提高一分那就是进步。成绩不好的头衔,或许该拥有一个恶魔的光环,应该放开自己去做一个真正的差生。可是陌雨却在垂死挣扎,去挽留那点成绩,可最后的结果还是那么差。

她害怕自己因为成绩不好,没人跟她玩耍。

她知道自己因为成绩不好,所以很怕老师。

考试成绩排名试卷家长会,翻不完的压力 。

教室里的书声,讨论声,念叨声还有我们的一脸稚气。翻开课本第一页,我们的注意,我们的思绪,我们的漫不经心。

相处了几天陌雨了解到,前桌的于洺数学很好,英语很差。名字排在最前茅的于洺,看上去一点也不像个好学生。他一脸的不屑,还有高傲的内心。简直就是一个机灵鬼,带着一股小混混的气息,没想到他学习居然这么好。

而沐风最爱的是音乐,文静的他,犹如一曲舒雅的音乐。沐风唱歌很好听,还会弹琴。他有着自己的梦想,一直追随着自己的目标。他跟于洺坐在一起,两个人有着很大的反差。

汤阳的样子,一看就是不学好。但她的成绩也很好,她有着一股大姐头的样子,还有很霸道的大辫子。她真的很像个男生,只不过这个性格可惜了她完美的身材。

文小洛的脑门很大,铮亮的反光。她是最爱学习的。来青岚高中时的成绩也很优秀。她每个课间都在学习,很少见到她离开座位。

陌雨,什么不知道的她,是一片空白。

这些年里,陌雨是不折不扣的失败者。

就算再过许多年,陌雨依旧是个失败者。

晚自习汤阳依然还是那么大大咧咧,拍打着前排的沐风。于洺变得很安静,他转过身一直在跟文小洛说着什么。陌雨夹在中间,不知该赶在谁的前面,该在谁的身边。

老师每天留的作业真的好难,还需要买什么英语字典。陌雨好悲伤,一道题不会,教材参考书还没来得买。她想请教问题,看汤阳在那甩着头发,就不想问了。看文小洛低头掰着指头瞪着大眼睛算题,她又不忍心打扰。沐风在前桌做什么呢,陌雨起身偷偷的看,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没得选择了,她拍了一下于洺。

“怎么啦?”于洺头也没回的问道。

“你有参考书没,借我一下?”陌雨平淡的问道。

“像我这么帅的人,需要什么参考书啊!”于洺自傲地说道。

他遍转身问文小洛“你干嘛的?”于洺一脸傻笑的问道。

将陌雨落在一边。

“哦,算题。”文小洛简单的回答。

“参考书借我啦!”陌雨再次拍他他。

“都跟你说了,我这么帅的人不需要啦,有本英语字典给你!”于洺迅速地把字典放到了陌雨的桌子上。

“你不会啊,我教你怎样?”于洺跟文小洛窃窃私语。

汤阳说道:“哎呀,你是不是喜欢人家啊?”问于洺。

陌雨接到字典之后,便不想搭理他们。

汤阳探着脖子一直问:“你是不是喜欢她啊?哎呀,呦呦!”

于洺说:“喜欢怎了?有问题吗?你知道还问啊?哈哈”依旧的嬉皮笑脸。

而文小洛,只是淡淡地一笑。没有什么回答。

汤阳跟于洺只要话匣子一开,就没完没了。

沐风这次转过身来也参与了进来一起吵闹。

陌雨更不想做题了,接着他们的话,偷偷摸摸地一起欢笑,一起打闹。

文小洛,于洺,陌雨,汤阳,沐风,他们从这一刻开始聚在了一起。每天有说有笑,每次课间的打闹,作业不会做互抄,还有谁爱着谁,谁欠了谁的青春。

陌雨承认,她眷恋这段时光。眷恋如同梦一般的疲惫,疲惫这段如同眷恋一般的记忆。

陌雨跟文小洛慢慢地共同语言,汤阳跟文小洛也慢慢地有了共同语言。而汤阳于陌雨之间,存在着一些不同路。

掰着手指数了七天,该怎么换座位才能离你近一些。

于洺这样想,陌雨这样想。

于洺跟文小洛坐了同桌,陌雨离得不算太近,沐风汤阳离得不算太远。

他们在同一个教室做梦,做着愈是在乎的关系,愈是相处不容易的梦。

而文小洛是他们无法分离的执着,

霸占在他们的心中。

爱情,就像一阵风。

吹过来离得快,你不知道他的来意,也不知道他会随时离开的原因。爱情或许会有始有终,或许会消失匿迹。这是一段错觉的开始,也是一段缺席的记忆。

迟钝的人,整理耳听爱情的年纪。

大家还是一样的好,做着自己的事情。而陌雨却做着虚度光阴的事情,她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老师每天讲的东西,对她来讲是天书。作业不会做就去抄,每天徘徊在上学回家放学三点一线的生活中,她对学习没有目标,对爱情也从未想过,她一直再告诉自己不可以耽误学习去恋爱,我想,你的学习还需要耽误吗?

今天的陌雨坐在我面前还是依旧的疲惫陌生,或许她又想到了什么,其实我什么都知道。从她的面无表情的脸我就早已看出,她在遮掩她那个颗澎湃的心,又要开始对我说谎。

不知道为什么,大家一到课间都会跑到文小洛那里,短短的十分钟,感觉可以讲很多话,当然陌雨也不例外,也过去跟他们聊天。对于一个冷冰冰想跟全班孤立的陌雨来讲,她自己都没有想到会每天盼着赶快下课,赶快到那个有文小洛的角落,去跟他们一起玩耍。这段时间就像一场随时会惊醒的梦,等它醒来之后,在睡着,再去寻找那个梦境,傻傻的去认为,我们还是可以在一起。回忆是甜的,可专属的甜,已经丢了。

陌雨每一次过去都会有这样的场景,汤阳跟于洺在争吵,文小洛会在座位里呆到上课,沐风眺望着远方,他们一起吵一起闹,从天黑闹到天亮。

又是一节课的上课的铃声,大家磨磨蹭蹭离开这个快乐的角落,回到座位,回到面朝黑板。没人知道,于洺的心此刻终于安静下来,因为他的世界,现在只有文小洛。汤阳在打瞌睡,一脸不屑的看着黑板。沐风认真的听,脑海还会打点小主意。陌雨已经什么都记不清,她害怕老师下一个问题要点她的名。

每天反反复复的重播,不知道谁会在这平淡的日子里掀起一阵浪潮。将直播我们的热血青春。

陌雨早晨总是不想起床。每天没怎么用功,可还是觉得睡不醒,睡不够。她想往常一样不用花太多时间来收拾,不用花太多时间去打扮。她的装扮很简单,穿起一身校服,将镜子里的短发梳理一下,背起书包,关上门,关紧她从未拥有的美丽。

走出大门,陌雨却碰到一个人。

他是禾城。

禾城骑着自行车路过陌雨身边,两个人只是微微一笑,打了招呼。很简单很礼貌的碰面,之后陌雨还是一步两步的走着去上学。

跟陌雨同路的人很多,只不过他们通往的不是一个世界。

上课,下课,提问,马上的月考。一切的一切还是按步就班的走,这天的陌雨貌似格外的开心,课间依然跟文小洛他们打闹,上课时做着白日梦,她在渴望什么,没人知道。

直到有一天,禾城在晚自习给她了一张口香糖纸。陌雨以为垃圾,直接放桌柜里了,没有在意。

“喂!你打开看。”禾城探着身子悄悄说道。

“什么?”陌雨还是那么的迟钝,一脸无知的样子看着他。

“打开,打开,看里面。”禾城更加探着身子悄悄的说道。

“都安静点!上晚自习!”老师突然一声,把他两吓了一跳。

“哦哦,好的,我知道啦。”陌雨用OK的手势并也探着身子悄悄说道。

陌雨打开这张纸条,里面写到“这是我的手机号。回家发信息给我。禾城。”歪歪扭扭的字迹。

这是陌雨高中生涯有的第一个同学的手机号码吧。我问她,她说她不知道。

晚自习过去了,要放学了。陌雨还跟平时一样,等着文小洛跟汤阳背起书包,一起聊天到校门口,再拜拜回家。

“今天的作业我还是不会做啊!”回到家后的陌雨开始抓狂。

“我先休息一会儿再说吧。”陌雨她把书包一丢,跳到床上开始滚来滚去。

“对了,我得给禾城回条信息。出于礼貌嘛。” 陌雨把书包打开,把里面的书倒了一床开始找纸条、

“你好,我是陌雨。”发送。

陌雨把课本摊开放在书桌上,假装学习。

“叮。” 手机微微一震。禾城回复了。

“我明天到你家门口等你一起去上学。”消息来自禾城。

“不用啦,明天我们学校见就好啦”消息发送陌雨。

“我明天在你家楼下等你。”消息来自禾城。

“真的不用了,学校见吧。”消息发送陌雨。

这晚手机再没有想过,这就是青春,大概是吧。

第二天,禾城真的在陌雨家楼下等着她。

陌雨本身就是一个不善于说话的人,虽然是禾城并不是第一个在她家楼下等她的人,但是陌雨要做到礼貌,要委婉。

一路上,禾城推着自行车,陌雨走在他的右边。开始从简单的生活聊到各自的爱好,聊到毕业,聊到大学。

禾城每天上学要去接她,放学要去送她回家。陌雨慢慢不好意思开始找各种理由不让禾城跟她同路,但是根本就没有办法,禾城还会坚持跟着她。

文小洛他们好像感觉出他俩什么了,但陌雨她什么都不想知道,她就想一个人过,一个人活。

禾城继续接送陌雨上下学,陌雨从不好意思开始选着逃避。

学校的生活还是那么的平淡,于洺的温柔只给文小洛。汤阳还是跟个男生似得疯疯癫癫,他们都做着自己的事情。音乐课上,老师要组织合唱团,他们又聚在了一起去参加,去练歌,沐风本身就是学习音乐的,文小洛唱歌也很好听,汤阳唱歌就像是在哭,于洺那是男高音,禾城也一样。陌雨是个五音不全的人。

在合唱团的日子里。每天的任务就是练歌,玩耍。一帮女生凑在一起叽叽喳喳,追着男生到处打,演出的日子也一天天的到来,他们继续唱歌,继续编织他们的青春。

我问陌雨,你们现在还聚在一起唱歌吗?

她说,曲终人散场,不能倒带只能清唱。

禾城还是每天晚上以不知道作业的理由发消息给陌雨,陌雨还是以他只是问作业一样的回复。第二天禾城还是继续的等,陌雨还是继续的逃避。

课间活动的大扫除,陌雨被垃圾桶划破了手。这点小伤不算什么,但还是需要处理一下,她去找文小洛,问她有纸巾吗? 文小洛瞪着大眼睛说没有,还是那么的呆萌,让人忍不住想摸摸她的头。

“手怎么了?” 禾城突然地出现。

“ 没什么啦。划到了没事没事。“陌雨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

禾城走了,陌雨舒了一口气。

“把手拿来!“ 禾城又突然地出现。

"我没事,真的没。。”陌雨挥着手着急地说。

禾城抓住陌雨的手,帮她贴了创口贴。

文小洛在旁边看着他们,脸上流露出一种表情,不知道是尴尬还是惊讶。

禾城又走了。

陌雨很不自在,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所以也走了。

是否要说服自己的灵魂,不碰触不跨越,还是选择什么都记不清 。

青春里最纯的感情,就是你一直往前走,我一直跟在你的身后。

爱是一个无法解开的难题。

靠的的越近就越需要呼吸,离得越远就越需要执着。

与其两个人一起难过,不如一个人遗憾的过。

我们每个人心中有一个角落,拥有着从未拥有的自由。每天的清晨,每天的日出日落,每一天吹走的时间泡沫,不可停留不可紧握。

走在深秋的尽头,望着他的背影,该向左还是向右?

本质上,事实上,你们只是朋友。

陌雨是不是想了太多,越是逃离越是不自在。她想以朋友的方式来相处,她不想去过两个人的生活,或许她还没有准备好,或许她心里有另外一个他。你不知道,我不知道,没人能知道。

禾城还是每天跟着她。陌雨再怎么拒绝再怎么去委婉的回应,但是他表现的很明显,需要的只是一个答案。

而你给她的,不一定就是她想要的。

崭新的一天,写着崭新的回忆。而回忆的脆弱飘落满地,伴随着片片秋叶,带来的萧萧虚伪。

陌雨初中的时间铭记着一句话,你喜欢我的时候,我不喜欢你,当我喜欢你的时候你已经有了属于你的天空。一路来,几年辗转,谁能保证谁可以一直陪伴着谁一直走,未来很遥远,我们都将会慢慢改变,不变的不是心,而是我们那些年那些陷落在脑海里仅存的回忆。

你不是我,你怎么能体会。

“早。”

“嘿,要出去买早点吗?”

“于洺,站住,帮我买!”

“就不给你买,来打我啊!”

“有一起去晨练的吗?”

“昨天留的作业写没,借我抄抄。”

青春的问候,我们是所谓的朋友。

沐风一个人在教室门口玩羽毛球,张扬着阳光,展现着青春的活力,从一天清晨开始。

“其实他也不像我想的那么文静。”陌雨想。

“嘿,一起玩。”陌雨喊道。

“OK。”沐风微微一笑。

对于没有运动神经的陌雨来讲,她能接到球是运气好吧。而陌雨以为站在一旁的禾城在勉强的笑,是在笑她技术不好吧。

禾城,很久很久以前,我和你的距离是平行线。他将背起行囊,将这份冰冻的心收起。她望着你转身离去,只怪我们太年轻。

其实,爱与不爱之间是不需要理由的。

而陌雨只是不愿意与你们每一个人在将来形成陌路。

这是世界上,总有一些你不知道的事情。在心里弥漫着,自问自答我们怎么了。陌雨将最终的话语化为沉默,因为她什么都懂,也知道你为她做的任何。只是她编了一个谎来催眠自己我们不适合。

告别一段时光,忘记一个朋友,谁有所谓或无所谓?

时间还需往前走,将会有人打破沉默,陪着一起狼狈。

月考成绩的公布,让本已像个贼的陌雨更加颓废。是的,全班倒数第一归她莫属,直到现在她也不知道当时的难过是难过成绩,还是难过写坏的那一天。

开学第一次考试就考成这样,学校会不会开除她,文小洛他们会不会嘲笑她,不和她在一起完善。悟空老师会不会训她,该怎么跟家里人交代?

感觉过的每一天都好煎熬,成绩赤裸裸的那么可怕。陌雨的世界更加的黑暗,她觉得周围的每一个人随时都可能过来插穿她的心,质问她的成绩怎么会这样,每天持续不断的自我挣扎,逃离着对学习的审判。

等待着成绩榜单撕掉的那一天,将是陌雨的重生之日。

文小洛他们并不是陌雨想象的那样,他们并没有将成绩作为一种规则。

悟空老师也没有特别的严厉训她,也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糟糕会被开除。

新一轮的换座位,陌雨有了新同桌。

家里人不需要成绩的多好,下次考高一分也是进步。

那时距离大学还很远,距离我们在一起相遇是何夕。

很多的回忆就在嘴边想说出来,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我不知道陌雨与我说的故事在她的回忆里,是一段委屈,还是一段想要的连续。

窗外明明是晴天,她的心却在下雨,一字一句写在日记本上的泪滴,我却不知道该以怎样的词汇开口,问她要不要继续,继续将这份不能说的秘密装订。

故事里没有太多的真话,不多也不少,只是把这些留下当做回不去的那天。

天空透明的刚刚好,你的头发依旧那么的黑,骑着单车从不觉得累,我却从未坐上你的单车,一起赶赴青春里该有的约会。

她最爱的是谁?

她不知道,他也不知道,你若再等她一分钟,你的右边座位就不会那么的空荡,我们就不会那么的难过,如今深爱的人在哪里,又在哪里抱着最爱的谁?

每天还是做着同样的梦,大家都一样过着平淡的生活。新的一周,陌雨下定决心,下次考试绝对不能考倒数第一,陌雨为自己制定了学习计划表,必须得赶在下次考试之前,让自己提高成绩。

一天一天的过去,陌雨慢慢地调整自己的心态但她看到禾城的背影,总想逃掉,忘记了微笑,青春里总有一些说不出原因的矛盾,只能回过头,偷偷的把眼泪擦掉。

陌雨成绩不好,总觉得低人一等,压着着很多快乐,压抑着很多想给一个人的拥抱,新的同桌,是一个看上去很可爱的,很憨厚的男孩子,有点微胖,很腼腆,一直在做自己的事。然而新同桌并不是陌雨想像中的刻薄,他很随和,他每天盯着一部直板手机看小说,基本话不是很多,看他发呆的样子,很像一只猫,而他的名字叫昆凯。

有很温柔的同桌,陌雨很欣慰,也很开心。每天平平淡淡的生活,记着看不懂的笔记,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和谐。于洺对文小洛也是如此,一直的跟随,一直的等待答案,汤阳依旧每天我行我素,没人知道她每天想着什么想做什么。有一天,太阳依旧的明媚,他站在讲台上,深邃的眼神望着陌雨,说:“小陌,早上好!”沐风看上去,心情格外的好,陌雨礼貌的回应:“沐哥,早啊。”

上课,下课,记笔记,写作业,发呆的时候被老师叫起提问,总觉得有个人在远处看着自己。这首情歌,是煽情的,还是很平凡的。

放学了,陌雨不急不慢的,无心的看着陆续回家的同学,与其回家,陌雨更愿意呆在学校里。那双深邃的眼睛,再一次抓住了陌雨,沐风像清晨的阳光再一次站在讲台上,说:“小陌,再见!”来不及给沐风一句回应的陌雨,同样只能说:“沐哥,再见。”

接下来的几天,沐风的早安晚安,只对陌雨一个人,好像这个世界只有他和她,陌雨觉得特别,而沐风只字不提,是种关心,还是谁给的对不起。

汤阳每天甩着头发,跟陌雨说:“哎呦,那谁跟你表白呀!”

“谁啊?”陌雨质问到。

“就那谁呀,就那个谁啊,哈哈哈!”汤阳没头没脑的讲完就跑开了。

陌雨心想,说什么呢,神经病啊。

文小洛似乎再瞒着什么,但她也不说。你不说,谁也不说,让陌雨自己猜,又能猜到什么呢?只是那段时间,沐风一步步地靠近陌雨,陌雨一步步的拉起警戒线,看着他深邃的眼神,不知道该对他做如何的回应,也不知道他爱的是谁。

运动会过后,一年级的第一个圣诞节要来了,是该准备礼物了,给最好的朋友,陌雨经济有限,买不了特别好的东西送给朋友,走过一家又一家礼品店,那时想送给禾城的手套也没有送出。想起他,得过且过吧。反正也有很多的误会,反正也有很多说不清楚的原因。

就这样,陌雨选择了几幅海报,打包送给身边的朋友们,于洺回赠的一颗糖,那味道青涩的就像陌雨初恋时的味道。沐风送的玩偶和贺卡,陌雨说一直在柜子里沉睡。

元旦晚会上,沐风跟禾城一起唱了一首歌。是陌雨最喜欢的一首歌,也是曾经最快乐的时候,聊天时跟他们讲的,这首歌的旋律,再怎么听,附上的回忆是沐风和禾城。而不是初中那个无知的少年,一个人走在大街上,一路上单曲循环的歌。

翻开日记 整理破碎的心情

不知怎么 你什么都已记不起

但我相信 只要相爱就有魔力

但是换来 一次又一次失意

你我的爱 像融化的冰激凌

虽然很甜 却没有了那种晶莹

我会每天 反反复复给你温习

找回那份 遗失的专属甜蜜

怎么会忘了情 让我丢了你

傻傻的 还以为能够一起

划过了流星 身边没有你

就算梦实现也没意义

你我的爱 像融化的冰激凌

虽然很甜 却没有了那种晶莹

我会每天 反反复复给你温习

找回那份 遗失的专属甜蜜

怎么会忘了情 让我丢了你

傻傻的 还以为能够一起

划过了流星 身边没有你

就算梦实现也没意义

还以为能够一起

划过了流星 身边没有你

就算梦实现也没意义

记得2010年的秋天,她读高一,班里有个男孩子喜欢她,天天接她上学送她回家。当时他有个学习机,知道她最喜欢潘玮柏,下满了潘玮柏的歌曲。有一天放学,他还是坚持要送她回家。他的学习机在他的大衣内兜里。她戴着耳机在前面走,他被线拉着在后面紧紧跟随,他说,她是在听他的心跳。当时放的是潘玮柏《左右》。

秋天的运动会上,他也知道我喜欢潘玮柏,他静静坐在她身边,为她清唱了《路太弯》,她的确喜欢会唱过的男孩子,喜欢和你们在一起,但是并不是她想要的温柔。

路太弯,梦再转

错过的人已不再。

以为我,能习惯

一个人的安全感。

2010年的结尾,跌跌撞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