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已发出,但被对方拒收了

自己手写 文素来自《向往》歌词

早上一睁眼,就拿起手机查看Y先生的消息。

昨晚他从老家回S地,动车晚点,我聊着聊着就睡着了。凌晨00:02,他回了句“OK”,02:02时回了句“我到家了,洗漱好了”。心里暗笑了一会,这个二货连回复的时间都这么二。

我习惯性地回了句“嗯嗯嗯嗯~”,但是发出去的那一瞬间一个鲜红的感叹号出现在屏幕上,再猝不及防地来了句“消息已发出,但被对方拒收了”。

那一瞬间,我似乎明白了什么,也谅解了什么。

Y先生相识于高中,一起在学生会部门里待了两年,并没有太多的交集。

他话不多,对他的印象只有内敛稳重。高中的时候我被称作是“招手姐”,就是那种一见到熟人就会很热情地打招呼,远远地就开始打招呼的那种。

Y先生自然也是我招呼的其中一个,以至于后来跟他谈到高中时候,说我总是这样跟他打招呼让他有点难堪。

我忘记了大部分高中时候有关他的记忆,可能那时候交了一个优等生男朋友,每天被催着看题看书写作业,所有的日常都是满满的甜蜜无法顾及旁人。又或者他不像那些在我身边又离开的人,我也没有必要去追忆以前的时光。但是,现在好像不一样了。

但是他永远是那个在他过生日的时候在教室外把小蛋糕和苹果递给我的人,是那个在高考分数出来我的小男友不顾我的万念俱灰早早说了晚安之后,唯一一个打电话给我,让我抱着电话哭到了凌晨的那个人。

上大学之后天各一方,他去S地念了法学,我在H城学设计。

我也从来没有想过后来会跟他关系变得那么好。我从来就不是什么心思细腻的女生,我也相信异性之间有纯洁的友谊。

没错,实不相瞒,在下女汉子一枚,跟男男女女打得都比较火热。

这种性格让我的高中的初恋男友甚是担心,加上异地恋积累下的时间和空间的隔阂,在苟延残喘地坚持了一年多的异地恋之后终于以分手结束。

也许那时候Y先生就这么好巧不巧地给我发了信息,以至于我抓住一个人就不断地吐苦水,再次难过再次万念俱灰。

就这样,从前不温不火的友情就开始变得无话不说了。

我们把这个归根于同为火象星座产生的默契,我们聊理想聊未来,当然更多的是聊彼此的情感。聊他喜欢的女生,聊我后来交的新男朋友,聊他追女生的辛苦,聊我分手的痛苦和绝望。

我们很少分享恋爱或者追求女生过程中的幸福,因为那时候我们是幸福快乐的于是也就不会想到去找对方分享。

我很享受这种友情,他让我没有负担,我也很乐意他在不开心的时候找到我,我觉得是一种信任,同样的,在我不开心的时候我也会找他倾诉求他开导。

幸运的是,我们并没有因为跟彼此传播负能量而变得更加消极,相反的,在最难过的时候感受到了对方的倾听和安慰,负能量也就顺利被击溃了。

L君是我本科时候交的男朋友,恩爱常在,矛盾常有。有一次L君问我,我一般什么时候会找Y先生。我说大概是最难过无助的时候吧。

L君懂我所说的难过无助指的是什么,我也没有办法在吵架的风口浪尖上向他去述说我内心的委屈,但对于一个男生来说有这样一个人存在在女朋友身边,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都不会太舒服。

那时候的我太年轻,不懂得去照顾L君的感受,只是一根筋地认为如果Y先生是Y小姐,我同样也会找。只可惜他是Y先生。

Y先生是个温暖且深情的人,他花了很多的心思去对隔壁班的女生好,陪她辗转各校园上辅修,在下雨天等在她出现的地方给她送伞,所有我能想到的他能做的他都做了,默默地做着,却一直等不来那个女生的一个点头。

直到那个女生牵起了另一个男生的手。我忘记了他花了多久从这段单恋中走出来,我更没办法想象那两个人牵着手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又是怎样地孤独无助。

一年之后,他告诉我他恋爱了,是一个来自T市的同门师姐,每天给他送沙拉追的他。

终于,有人收了这个深情的种了。

“我过两年可能不在S地了。”

“去哪?”

“T市。”

“哦。”

自从Y先生恋爱之后,我们便很少联系了,也再也没见过面。

只是知道他也选择在本校继续读研,也偶尔有几次我吵着要去S地找他们见他女朋友,他也提过他们可能会来H城,但至今我始终没能见到她。深知他脾气秉性,会最大程度顾全女朋友的感受。可能她懒得出门或者她想过二人世界,我们仍旧像以前一样过着自己的日子。在我眼里,即使联系的次数少了并不影响什么,我们还是几年前的彼此。

中秋Y先生问我回不回家,于是开始微信上闲聊。

我开玩笑说现在念研究生的地方去S地特别方便,于是有了上面那段对话。出于对他的了解,他做出这样的决定我并不感到意外,但总是觉得有些失落和伤感。

我没有多说什么,毕竟日子是他们两个人的,我不应该去做任何说服的行为去左右他的决定。只是为接下来的日子他要承受着来自他爸爸妈妈的反对而担心。

但我仍抱着最大的希望去期待一切的水到渠成。

直到昨天他回校,半夜动车晚点很迟才到S地。早上起来之后就是发现自己被拉黑了。

我不清楚昨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怕他有难以言说的苦衷。

我回过头去审视发生的一切看看其中是否有答案。最大的可能就是我成为了他和他女朋友之间的一个不舒服的存在,成了他们闹别扭的一个原因。记得他在刚跟女朋友在一起的时候跟我说过,他差不多跟异性朋友都断了联系,但是女朋友对我似乎很放心。

当时的我还有点沾沾自喜,于是也像个孩子一样吵着要见她。

现在想想确实是欠考虑,如果自己男朋友有这样一个异性朋友,真的会放心吗?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测,我并不知道他拉黑我的具体原因。

看着跟Y君的聊天记录发呆发了很久,虽然对于这段友情问心无愧,也感恩这段时光有彼此的陪伴,但很可惜,作为朋友的我不能陪着他走过人生接下来的时光,但是她可以。

不管最后我能不能被他拉回到好友名单,也不管我们能不能履行过年回家再聚的约定,我都抱着对他最大的理解和祝福。

每个人都有年轻气盛的时候,他们可能不够稳重不够成熟,但是他们还有没被时光磨平的棱角,可以爱我所爱,做我所想,不关乎未来不关乎性别。

End

我不知道若干年后,若在陌生的街头与你不期而遇,是否能像高中的时候那样挥动着右手大声叫你的名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