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骰子的大小

1

“1最小,6最大。我们一人掷一次,谁大谁赢。”父亲说。

“好的。”年幼的儿子回答。

掷了五次,都是父亲赢了。

“这样吧,我们加一条规则。只有1可以比6大。”父亲为了补救,想到办法。

“为什么小的可以比大的更大?”

“因为老鼠可以吃大象,斗兽棋里的规则。老鼠可钻到大象鼻子里去。”

于是,又掷了五次骰子。依然是父亲赢得更多。这和技巧无关,纯粹是运气而已。显然父亲的运气不好,如果想避免孩子哭闹罢玩,他必须继续补救,想出新的规则。

“我们只有一颗骰子,那我们猜大小吧。123是小,456是大。”父亲说。

“好的。”

……

“接下来,我们猜单双数吧。”

……

“你看,1和4是红色,其他数字是黑色。如果掷到黑色算你赢,红色算我赢,好吗?”

显然这种游戏方式的概率比较合理,儿子终于赢了。


2

“以后结了婚,谁做家务?”同居的男女谈起了即将到来的婚姻。

“要不,买个骰子,每次掷骰子比大小?”男人提议。

“数字大做家务,还是数字小做家务?”

“数字大赢,输的做。”

“如果我累了不想做呢?”女人问。

“可以调休。我替你做一次,你可以欠一次。”尚未结婚的男人,还没有学会生硬的拒绝。

“以后结了婚,谁管钱?”女人在找碴了。

“要不我们这样吧。”男人一定考虑过这个问题,事先准备了答案,“以后你的钱归你,我的钱归我。我们每天都给对方买礼物。比如我给你买菜,你替我付网络宽带费,我替你充值手机通话费,你替我充值交通卡……”

“互相给对方买单?”

“对啊,你看多浪漫。咱么不谈钱的多少,算得太精明伤感情,我们只谈心意。这样的方式,你每天都有惊喜,会突然发现,原来我给你充值了,原来我给你买好了。”男人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


3

“我们不能吵架,这里有一颗骰子,要不掷骰子比大小吧。赢的人说话。”两个合伙人终于有了分歧。最年轻的那位提议。

“你们年轻人习惯了随意解决问题吗?”中年的合伙人反对。

“我们都有自己的道理,所以掷骰子比大小来决定吧。”

“上帝不掷骰子。”中年的合伙人固执道。

“这是爱因斯坦说的气话。掷骰子的是你,不是上帝。所以,还是你在决定。”年轻的合伙人劝说。

“那么,大的赢,还是小的赢?”

“这没什么区别,概率是一样的。你说了算。”年轻的合伙人显然不想纠结这种细枝末节。

“如果平局呢?”

“三局两胜。”

“为什么不是五局三胜?”

“随你的意。”年轻人无所谓道。

“既然你这么随意,为什么不能直接听我的决定?”中年的合伙人反问。

“我觉得我的建议更好些。但我不想和你争吵,最终不可能有结果。掷骰子各凭运气,我就服气了。除了运气,如果你用其他方式压我一头,我都不服气。”


4

“六比一大。但如果对于无价的生命而言,六条命与一条命,谁更重要?”

“无价却不是无限大。都是无价,那便都是一样。六个一样的,和一个一样的,谁多谁大。”

“大的总比小的好?多数总比少数正确?”

“数字大,数字小,都是正确的。多数派与少数派,都可能说出正确的话。”

“那么谁错了呢?”

“输的人错了。”

“因果倒置吗?赢的总是对的,输的总是错的。那么正派的总是那些赢的,邪恶的就是那些输的?”

“不不。比大小没有对错之分,只有输赢之分。大的不是对的,小的不是错的,规则说大的赢,他就赢了。在规则里承认输赢的结果,遵守秩序的,就是正派的;不讲秩序的,不遵守规则,随心所欲的,就是邪恶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