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慢要不得

       一直以来,小区的门卫都不太好说话,主要是为了开车进出的事。因为我没有车,所以我没有买车位,开车进小区时常被门卫拦住。有一次我拉个很重的东西回家,又被门卫拦住。我说我拉着很重的东西,没法往回带。门卫说你拉飞机都不行,当时我很气愤,推开车门盯着他说:你再给我说一遍!还有一次我带朋友回家,朋友生病,精神很是萎靡。我打开车窗说朋友生病了,门卫说让他看看。看后又说我怎么知道是不是生病,是真的还是假装的。那次我是真生气了,还是推开车门说:你他妈再给我说一遍!

       客观来讲,门卫的做法是很不妥当的,而且因为这个事情曾经发生过数次业主和物业的剧烈冲突。且不从法的角度说,仅从理和情的角度来讲,谁家都保不齐有个要紧事,开着朋友的车进出几次是正常的。再比如遇到恶劣天气,你把人挡在大门外面实在不妥。至于车进去以后乱停乱放乱占车位,是管理层面的问题,不能因噎废食。但最近几天很是欣喜,因为我每次都能畅通无阻。究其原因,是因为我最近在密集读关于佛教的东西,心境比较平和,为人处事也变得平和起来,于是每到小区门口我会事先把车窗打开,伸出手打个招呼,再笑着请师傅把门打开。而近几天无论是哪个门卫看到我的手势和表情,都很开心地把栏杆升起来了。那么为什么以前不是这样呢?这其中固然有物业公司管理改善的原因,我想应该还有另外一部分原因。可能是之前在见多了门卫和业主的冲突以后,我先入为主地对门卫存有了敌意,认为他们是不讲情理的,是无知的,是不具有基本的人文素养和法理常识的。所以我面无表情地把车停在门口等着人家升杆,人家当然也会感受到我倨傲的态度而对我亦产生敌意。

       用佛家的话来讲,我的这种态度叫我慢,可以简单理解为傲慢、侮慢他人。所谓贡高我慢,究其原因还是太过执于自我。有大师说:“一切诸慢,凡慢有我,比贪嗔痴三毒更毒。前三毒虽毒,终有休时,独我慢一毒,在人道慢人,在鬼道慢鬼,在畜道慢畜,任居何处,有处生慢。”

       人在自己了解的较少的领域容易产生我慢的态度,尤其是当这个领域是大众都较感兴趣而又不知其详或者普遍处于错误认知的状态,同时自己又对该领域有着一知半解的了解的时候。而在自己熟稔的领域反而不容易滋生这种情绪。比如有人和我谈法律或者谈金庸,我特别乐意仔细听别人的观点,以和自己的观点印证。相反,昨天一个朋友在朋友圈里说了一个六时布施的概念,认为布施要时时放在心上。她发起的一个小活动,有人一次捐了500元钱,朋友认为很可惜,因为这个人完全可以将500元分成许多次来捐助,这样可以稍微培养一下布施之心,或者至少体会一下经常布施和一次性布施之间心理上的细微差别。当朋友为这个抱憾时,我说:一次捐就一次捐呗,何必着相呢?在说这句话时,我是有着我慢心理的。试问,我看佛学才几天,真正搞明白什么叫着相了吗?我只是凭着自己对佛理粗浅的理解随口妄语而已。如果我真的深通佛理,断不会说出这句话来。再比如经常有些人说“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试问,又有几人能有如此深的慧根和如此高的觉悟,不通过任何戒律便能证道?这也是我慢的一种体现。

       怎么对抗这种心理呢?我想,应该始终保持平和的心态和较强的求知欲,始终保持惭愧心和谦卑心。纵然在某个领域有所了解有所得的时候,也不自矜夸。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不凭着自己的一知半解和主观臆测去给他人答疑解惑或随意发表意见。去掉好为人师的毛病。这样,我慢应该会慢慢远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