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时光是琥珀

每天晚上回家的路上,我都要抬头看看天上的星星和月亮。知春路一带楼宇低矮,便使得天空面积非常大,抬起头来需要左右扭动脖子才能把头顶的星空一眼看全。

最近的天气越来越冷了,呼吸起来像是鼻腔中吸满了吹过冰块薄荷的风,清冽刺骨。但我并不讨厌,因为它能让人从低矮办公楼里浑浊稀薄的空气中抽身出来,把自己归还给大世界,变得清醒而活泼。

入冬后的月亮格外地清晰明亮,我甚至时常发现月亮明得像路灯一样,透过镜片看,还能洇出四散的光线。看久了,会发现星星也越看越多,我总是试图拿手机去拍,但总是拍不出来,空有喜爱无人分享。
很多个日子就这样过去,抬起头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盈月、弦月、亏月,循环往复。但一回头,却发现一月一月已经倏然间走远了。

今年,我看了很多次星星,却再也没翻开过村上春树的书。再也没翻开过北岛的诗集,没有写过很长很长的内心自白,也没再表达过对这个世界的细腻感受。
我越来越频繁地发现,自己很难再找回年少时对世界的敏锐感知,我的心思仿佛从有着细密脉络的青叶,变成只剩枯筋的落叶。那时听到一声海浪、看到一株小黄花,甚至瞧见一墙碧绿苍翠的爬墙虎,内心都会有一千句一万句冒出来,争抢着描述一个想象中的故事,一抿突如其来的感动。
现在的我仿佛失去了身体上的一个感觉器官,看到什么都觉得理所当然——它就是那样子啊,不然还能是怎么样? 我正在像一列过桥的轰隆隆的火车一样,向变成一个麻木空洞的人驶去,还不以为然,甚至沾沾自喜。

我进退两难,人总归是要长大的,也总归需要变得坚硬、粗钝起来。才能应对环境变化的风风雨雨,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


今年的关键词,是彷徨。度过了做确定性事情的时期,工作慢慢进入了深水区,每走一步都非常艰难,且总会动到一部分用户的利益(笑

我自己也是一样的,我甚至不想闭目回想起今年在工作上的一幕幕场景,想起来就会觉得心里像钝器划过一样难受。

列在纸上数一数,今年也没有做多少项目,纸上的字干瘪瘪的,单薄薄的,仿佛在提醒我的无能与无知。我克服障碍深入进那几个字里,想起了做项目时的种种,脑中像层层剥开的洋葱一样酸辣刺人,难以承受。

哪能没有快乐的时候呢,但是随着深水区的水位越来越深,简单的快乐也越来越少了,每一份快乐里都夹杂着复杂与酸楚。

我越来越喜欢玩游戏,因为游戏里的快乐才最简单。这其实就是一种找补偿、逃避现实的方式:快乐和不甘都是十几分钟的事情,输赢也明确无疑。什么都不会持续太久,好也罢,不好也罢,很快就又是新的一轮挑战了,又有一个新的结果了。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反而在犹豫,是否继续沉浸在这种“简单的快乐”中。你看,我不仅毫无反思,还觉得理所应当。这是不对的。

我从不拒绝困难、失落、挑战,因为无论是怎样的情绪和结果,它总归是一段完整、优秀的新的旅程,我们从中收获了无比宝贵的经验,这可比什么都没经历要好得多。空白的时间就是被这一段段连续却各有侧重的旅程所填充,填充成这世界上各具特色的人。

况且,无雨哪见晴之可爱,没有夜也将看不出昼之光明。


今年也还是有一些收获的,但这些收获放到一年的回顾里却又变得不值一提。

拿到了好几个喜欢的游戏皮肤,也认识了很多非常有意思的新游戏。

去了迪士尼、去露营、去漂流、去看话剧、去庆祝了公司第一次取消大小周。

陪字节度过了9周年,和大家拍了大合照。

这其中的每一个字,于我而言,都是一幕幕闭上眼就能开始旋转的跑马灯,回忆的热气氤氲着灯罩壁,让美丽而斑驳的光影投射在一片漆黑的眼前。声、光、气味、那些安静奔驰的午夜、喧闹有节奏的音乐、拂面而过的晚风、童话般美好的场合,都让人珍惜。我看到了很多美妙到无可言说的记忆,以及希望时间就此静止的时刻。

可是时间并不听我的,他架着他的四轮马车,头也不回地呼啸而过。于是我睁开了眼。

迎接新的一年吧,在我人生的华服上,绣上第26颗珠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