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马篇

鹏澍 | 2011-06-11

“世间多千里马而少伯乐”,现在总算深深体会到此句之精辟。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也明白了曹操当时求贤若渴的心情。因为,此时此刻,我也渴望贤才志士,大展宏图。然而这世间固然多千里马,但于千千万万中选良马,不求之,亦不可得。今日,心中鼓噪不安,烦闷郁结,英雄气短,做求马篇,聊以解愁。

所谓英雄相惜,志同道合,志不同道不合者,不相为谋。但世间之事,不随人愿,常常伴之左右的或鼠辈,或小人,少英雄尔。世间常说,乱世出英雄,在下十分认同,也有自责之感,责自己身不逢时,生此太平盛世,整日便虚伪做作,碌碌无为,苟且偷生而已。其实,这并非吾之所愿,只是无奈,我的意见和思想说与鼠辈小人,犹如对牛弹琴,更甚于以卵击石,最后弄个鱼死网破,我就连生活也是个问题了。

有道是,众人皆醉我独醒,人家笑我太疯癫,我笑人家看不穿。此天下世间,有几人能真识我之真意,苍生不过匆匆来世,又匆匆去世,求个一生平安,自身安定。非千里马不能与其畅谈。当年英雄气概,今日便都是苟且偷生,攀权附势之徒,如今为主者,也庸碌无为,喜谗言媚语,再不理会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之鉴,当真一个小人当道,英雄气短的世道。

孔子也迂腐,人为何不能英雄抱负,气概云天,非得低声下气,虚伪做作,以为谦逊和礼数?若真君子者,自当胸怀大志,气吞山河,谦逊爱民也。当世之道,厚黑大行,人人争名夺利,相互猜忌,礼乐崩坏。愚人以为,此只有君子之道能救也。

但此乃盛世河山,为主者,不思进取亦能安居乐业,于是,主子高兴,大家便得高兴,虽主每日或决绝其志向,但也不过为彰显虚荣罢,绝不愿损此时半点利益而为万世子孙谋福利。有小人鼠辈常投其所好,其工作或能完成任务,却是十足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主上什么都不知,其实祸根已然埋下。倘若问题已经发生,他们又能使出巧言令色之功,推诿责任。君子纵是百年难遇的千里马,也终被庸主埋没。

但又看中国现在强盛的国力,也是江山代有人才出,可惜啊,英主太少,不识人才,不能尽其大用。且现在与韩愈那时有样,羞于学习修身之道,纯图个晋升罢。真人才难觅,英主难寻,我也苦闷无人能与我开怀畅谈天下之事,谋定天下大志。故,在此求马罢,聊自发泄发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