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寂寞可不只是没有爱情

王安忆的《长恨歌》写的是一个女人在情与爱之间纠结了几十年的故事,因人物身上凸显强烈的时代感而被誉为“现代上海史诗”。许多人对此褒贬不一,有人赞扬女主角要强、伶俐、坚忍,同情她的寂寞,也有人说她是绿茶婊、玛丽苏,活该寂寞。关于这种“缺乏爱情的寂寞”,我就不多说了,哪个年代哪个城市都不缺这样的女人,也有不少人说在女主角看到自己的影子。没有爱情并不是什么稀罕事。

只是没有朋友,就比较少见了。


王琦瑶是典型的上海弄堂的女儿,爱八卦,赶时髦,混小圈子,俗气平常。唯一不大普通的是她长得特别好看,又比别人多懂一些时尚,在40年代的上海,这是十分亮眼的。

为此她很是自得,在朋友圈里矜持含蓄,像个不轻易对俗世动心的仙女。《上海生活》成就了她,红了,却不服气,嫌摄影师把她拍得太乡气、太小家子气,她应该以摩登女郎的形象出现在杂志上,而不是邻家女孩。

她有的是成为名媛的魅力,和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底气。


1|

王琦瑶的第一个好朋友是吴佩珍,这两个人仿佛是为了和彼此互补才做的朋友:美和丑,细致和粗疏,矜持和张扬,淑女和逗逼。说是朋友,倒不如说是粉丝和偶像,吴佩珍对王琦瑶的崇拜是轰轰烈烈的,她实在是太热情了。

但他们的友情在王琦瑶试镜失败后就淡了。对王琦瑶来说,这很丢人,满怀信心而去,铩羽而归,她为自己不被赏识感到生气,更对引她入片厂的吴佩珍生气。吴佩珍也生自己的气:之前那么高调张扬,现在不但给自己打了脸,还让朋友出了丑——她太崇拜王琦瑶了,希望她成为真正的明星,对她好,对她抱有期望。这落空的期望令她们难堪。

没有被导演看中的王琦瑶参选“上海小姐”,一路顺风顺水。期间她们见了一面,寥寥数语,默默流泪,为逝去的友谊,为终将成为两个世界的人。一种意识到再也做不了朋友的难过。

最后一次交集,是吴佩珍去香港前来向王琦瑶告别,她还是不舍,邀她同去,得到的是冷嘲热讽。吴佩珍说“你知道我对你的心,我从来都把你看作比我好”,言下之意,我不是来炫耀的,我已经是体面人家的太太了,我衬得上你,我们稍微平衡了一点儿。

重新开始,我们还是好朋友。

此处应有友情徽章

她拒绝了。她当然相信吴佩珍是真心的,只是放不下爱情。她想要男人的爱情而不是女人的友情。男人会仰慕她,会对她负责,而女人是平等的。


2|

如果说吴佩珍是王琦瑶的粉丝,那么蒋丽莉可以说是脑残粉了,她的崇拜是雷霆万钧的,时常满怀一种王婆卖瓜的自豪——仿佛王琦瑶就是她卖的瓜。

其实她们并不是特别要好,虽然整天腻在一起,却好得不是很真诚,王琦瑶住蒋家,除了方便准备选秀也是因为不想在家。在蒋家的她是受欢迎的,能够被喜欢、被重视。这份友情在一段三角恋中几乎走到了尽头,即便在十二年后重逢,那个男人仍是过不去的坎。

重逢后她们之间常有一种奇妙的对抗:蒋丽莉为得不到的男人恨王琦瑶,王琦瑶为自己在情场上压过蒋丽莉而得意,甘愿忍受她的发泄。只是她们都放不下过去的情谊,大多数时候处得很别扭,心头总有话哽着,不好说,不好受。

蒋丽莉去世之前,她们抱着大哭一场,算是对彼此摊了牌,她哭王琦瑶和那个男人害了她,她哭蒋丽莉为那个男人毁了自己。

一个执迷不悟,一个玩世不恭,直到最后她们都没有达成和解,就那样永远停留在对彼此的相杀相念里。


3|

认识严师母时,王琦瑶已经25岁了,她不再是少女,自然也没了少女的纯真坦率。作为一个深谙“弄堂文化”的阔太太,严师母理所当然地看不起她,只能和她做玩伴,不能有再深入的关系。王琦瑶是知道的,她还知道自己的魅力会让其他女人不安,正是这种优越感让她安于低调。她们交往起来更像是出于场面上的应酬,而不是友人间的往来,从穿衣打扮到宴客菜肴,她很识相地不让自己的风头盖过严师母,一种“我比你好,只是出于礼貌才让着你”的以和为贵的让步,一种优胜者才会有的谦卑。

可她是王琦瑶啊,她能对女人不拘小节,却无法对男人视若无睹。她越过了警戒线,和严师母的表弟发生了关系。她的朋友再次离她远去了。

时间冲淡了一切,或者说王琦瑶对这段关系的处理方式冲淡了一切。女儿薇薇出嫁前,她邀请严师母过来缝鸳鸯被,说自己是碰不得的,“你知道我什么样的人”。严师母早已原谅了她,主动提起表弟,被她巧妙地回避了。

她终于不再高高在上、等着人家主动示好了,总算是放低姿态,展示真实的自己。虽然过往可以不咎,却也不能深交(毕竟以前也没有),她们只是平平淡淡的“长相随”。


4|

对潮妈王琦瑶来说,世界上可能没有比张永红更知心的朋友了,她懂她的时尚,她和她有共鸣。吴佩珍、蒋丽莉是崇拜者,严师母是泛泛之交,她们不在同一个磁场里。张永红是个意气相投的同好,辈份上的差距让她可以坦诚相待,无需担心自己的锋芒会给对方带来威胁和困扰。

张永红简直就是年轻版的王琦瑶,时髦漂亮、清高自傲,也是更叛逆的王琦瑶,内涵稍逊而野心更大。

薇薇出嫁前她到她们家看嫁妆,“王琦瑶与张永红对视一眼,有一种同情在两人之间升起,很快地闪开了眼睛。”她穿过两次嫁衣却做不成新娘,她拼命攒嫁妆却无对象可嫁,她们爱过,被爱过,寻寻觅觅,没有归宿。失落,迷茫,心照不宣。

她们到底没有成为忘年交,王琦瑶的“过来人的劝告”伤了张永红的自尊心,她频繁地换男友,向王琦瑶炫耀她的青春无敌魅力无限。

王琦瑶只是叹气,然后收手,这大概是第一个她愿意为之着想的朋友。她从来都是高傲的,从来都是别人对她好而不是她对别人好。


等到她终于开始真心诚意地为朋友好,却显得自己一点儿都不友好了。这才是最难过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在我曾经的一篇文章《送给女儿的成人礼》中提到,将来若是有女儿一定要送她一本王安忆的《长恨歌》。我给它的含义是,从一...
    叶糖糖阅读 3,697评论 10 95
  • 游走于凡尘寥寥,才终看透,爱我的人是在乎我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那时候拼了命付出的,放下自尊与底线,爱了又倦了。...
    小小小茜阅读 135评论 0 0
  • 文 | 卿卿子衿 十里红妆百花争,满枝珠翠衬娇娥。 盈盈宫腰作细步,轻曳罗裙上朱阁。 半遮红袖顾流波,珠盘玉落启朱...
    柳子卿阅读 147评论 0 6
  • 我的目标 A 财富的目标 : 1, 2017年3月底银行账户入账三万元人民币 2, 公司四个月以内有收入 3, 自...
    雪痕情阅读 77评论 0 0
  • 芦苇写给深秋的情诗 是 一夜白头。
    布朗熊的可妮兔阅读 7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