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摩擦力,就无法前进

自从在简书写作以来,每当有人在我的文章下方留下评论,在看评论之前,我总会有点紧张。

我觉察了一下,我之所以紧张,是怕读者在评论里批评我、指责我,总之,是害怕面对不同意见。

其他人,有多少类似我这样的想法呢?

平时,当有人对我们说:我给你提个建议或意见吧,你会不会心里紧张,然后在心里预先作好承受的准备呢?不提前做好准备,好似一下难以承受似的。有这感觉吗?

我承认,我有。

人为什么害怕别人提不同意见呢?

因为,我们的自我,要得到肯定才舒服、才愉悦、才完全、才有一种被认同感。有了这种安全感和被认同感,人才能活下去。

人无法靠否定活下去,持续的否定会让人自我撕裂,确实是非常的痛苦。所以,求认同,是人的生存本能。求认同,也是人际交往的基础。

自我特别强大的人,很难听得进不同意见。当别人给他提出不同意见,他会觉得自我扫地、受损、丢面子。

因此,他会强力维护那个自我。有时,是直接证明、争辩或反驳,坚持己见;有时,是表面强支豁达淡定的笑脸,心里实则紧闭心门,强烈地抗拒他人的不同意见。

是不是?有木有?在以往很长久的时间里,我是这样的。

很多官员、领导、单位、组织不允许别人提意见,不允许反对的声音或不同意见,也是如此的心理,他们的自我不容许被冒犯。

他们就是要用自己的意见统一别人的意见。它的危害是:领导或官员的意见,未必是正确的。每个人或组织,都有自己的思维、见识局限。

所以,还是听听不同声音、不同意见好。俗语说:兼听则明,偏听则暗,是谓也。

这也是民主集中制的好处,它可以避免一个人的局限。

过去有些朝代,专门设有谏议的官职,其职责就是专门负责向执政者提建议。

但谏诤真的不容易:一来,让别人听他人的意见,本身就很不容易,尤其是让居于高位的人,听取职位低下人的建议;二来,敢于直谏、据理力争的官员,常常有被革职、甚至被杀头的风险。

像商纣王时期的箕子、微子、比干等,都因谏诤而惨造横祸。这类例子,历史上太多了。

其实,我们的一生都活在各种说服和听取里。比如,在家庭里、与朋友交往中、在工作中。要么,听取、采纳别人的意见;要么,尊重与保留别人的意见,而继续维持我们自己的意见;或者,糅杂这两者的意见,成为更好的意见。

总之,人与人相处、一切的互动,就是一个思想、观念、信息交换的过程。

如果能跳出自我,像玩个认真严肃的游戏一样,冷静理智地看着这个沟通、交换、论证、说服、统一的过程,那么,说服、谏诤、提意见这件事,将变得有趣、有意思多了。

它甚至是一项艺术,是爱心、真善美、进步与发展等的展示与碰撞。

我们的每一项有益的建议,都可以导向真善美爱,以及进步与发展,以及人类的幸福。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

放下小小的自我,打开心胸,让不同意见在各个舞台上交汇、碰撞、激荡,在一种秩序里进行,那是多么美好的愿景!

不害怕被评论,就是勇敢地,以敞开的胸怀与雅量,去面对评论、去听看评论,去听看那些不同的意见与声音。

所以,一定要培养与锻炼自己的勇气、胆量与胸怀,让自己可以毫不犹豫地点开他人的评论,听看他人的评论。我们常常可在此获益良多。

只求赞美,貌似可以增加一点自信心,但沉浸于这种自我满足、欣赏与陶醉,自己看不到自己的局限与盲点,是难以进步,或进步很缓慢的。

没有一点摩擦力,车辆是无法前进的。感谢所有给我们提不同建议、意见,和留下评论的人。

欢迎大家多多地给我的文章提不同意见,您的每一条建议、评论或批评,是您的智慧,也是对我的关心、爱与督促。

您的建议与批评,我都非常重视,会认真反思,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不断提高与完善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