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那个巨大的天眼永世凝望

婉清至今还记得,六十年前的那个春天,当她站在群山之巅,俯瞰山谷中的巨大天眼时,心中那久久无法平息的震撼与感动。

西南山区的春天,暖意融融,山花在风中摇曳,和煦的阳光照耀着世间万物。

站在婉清身边的,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爷爷。他们俩在两个小时前才刚刚认识。那是在半山腰上的一个村庄里,婉清走出家门口,拿着一把米准备喂鸡时,看到了这位戴着安全帽的老爷爷。

老爷爷慈眉善目,留着花白的胡子,面孔黑黑的,一看就是长期干体力活的人,但之前从未见过他。婉清于是好奇地问道:“老爷爷,您是来我们村里种地的吗?”

老爷爷莞尔一笑:“哈哈,小朋友你好啊!我不是种地的,不过我的工作和种地很像,我和我的同伴们在对面那个山谷里做了一个很大的东西。”

婉清一下子来了兴趣:“很大的东西?是什么呀?”爸妈一直不让她去对面的山谷玩,看来那里很神秘,一定藏着老爷爷口中的那个很大的东西。

“要是你有时间,可以跟我一起去看看。”老爷爷指了指山脚下,“正好我们要去检测那个大家伙,山脚下停着我们的车,开车上山的话,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爸妈在后山的林子里采笋,一时半会还回不来,来不及跟他们说了,婉清很果断地决定和老爷爷一起去看那个大家伙。

等到婉清看到那个巨大天眼时,她才知道,老爷爷口中的那个大家伙,比自己脑海中的“大”还要大无数倍。

见婉清还沉浸在震撼中,老爷爷说:“这个天眼,快要开始工作了,为了做这个东西,我们十几个人在一起,工作了将近二十年!”

婉清慢慢将视线从天眼移开,问老爷爷:“是不是眼睛越大,就能看得越远?它能看见孙悟空和王母娘娘吗?”

老爷爷笑了:“哈哈,孙悟空和王母娘娘是故事里的人物,我们看到的天空里,藏着很多很多的秘密,有了这个巨大的天眼,我们就能看到很远很远地方的东西,解开那些秘密。”

下山的路上,婉清问了老爷爷好多问题,她那幼小的心灵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好希望能通过这个天眼,看到她从未见过的世界。老爷爷告诉她,以后一定有机会的。

婉清才知道,老爷爷姓南,是东北来的一名科学家。

之后连续好几个夜晚,婉清都梦见那个天眼,它忽然变得很小,贴在自己的额头上,就像二郎神一样。婉清通过天眼,看到了一个漆黑的世界里,一条银色的河在流淌……

有一天的梦里,她见到了南爷爷,南爷爷微笑着对她说:“孩子,我要走了,要去那个遥远的地方了。如果你想念爷爷,就站到上次我们一起去过的那个山顶,我在天上看着你。”

一觉醒来,婉清发现自己的眼眶湿湿的。梦里的情境,历历在目。她没有当回事,吃完早饭就去上学了,和老师同学们在一起很开心,婉清很快就忘记了那个梦。

时间不紧不慢地过着,四年后,婉清考到了县中读初一,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在图书馆里看到了四年前的报纸,报纸上说:“天眼之父南仁东因病离世,他制造的射电望远镜,为国人留下了可以捕捉1351光年外电磁信号的宝贵遗产。”配发的照片里,正是那天带自己上山看天眼的南爷爷!

刹那间,婉清仿佛被电击一般,四年前的那个梦境瞬间填满了脑海,两行热泪流了下来——原来那天以后不久,南爷爷就离世了,他在梦里邀她见面。

婉清一边哭,一边冲下楼去,走向校门口的小巴站。四个小时以后,她出现在了那天看天眼的那个山顶上。

在夕阳的余晖下,巨大的天眼泛出夺目的光芒,山谷间有一条河在流淌,是天眼流下的泪吗?婉清的眼眶又不争气地湿润了。朦胧间,远处的天边出现了一幅巨大的幻像,竟是南爷爷的脸庞。

南爷爷的目光仿佛从遥远的外太空射来,慈祥而温暖,他看着婉清,开心地咧嘴笑了,轻轻地点点头,然后整个脸庞慢慢消散……

如果不是山谷里传来几声野狼的叫声,婉清还不会觉察到自己还坐在山顶,没有离开。月亮已经升得好高,山下传来人声,慢慢地,声音越来越大,一群人打着手电往她这里走来。婉清看清了,走在最前面的是爸爸!爸爸看到她,没有责备,而是扔下手电筒,把她紧紧抱在怀里。婉清在爸爸怀里放肆地哭着,哭了好久好久……

十年后,婉清在麻省理工学院的天体物理实验室里想起故乡的时候,脑海里最难忘的两个场景,都是关于那个山头、关于那个巨大天眼的。在那里,她曾与世界最顶尖的天体物理和无线电科学家对话,又因为怀念这位大师而潸然泪下。

这些年,她几乎是沿着南爷爷的足迹,从清华毕业,又游学荷兰和日本,最终来到拥有最顶尖天体物理学科的MIT博士后站做研究工作。

仿佛是遵从内心的召唤,婉清博士后出站之后回到了故乡,回到了那个叫做FAST的天眼研究所工作。

南爷爷花了22年建造了这个500米口径的“天眼”射电望远镜,而婉清花了22年走出故乡,又回到故乡,在这里,她可以继续仰望苍穹,为国效力。

22年过去,500米口径早已扩大至800米,2000光年以远的那个世界,已经可以和我们对话。而南爷爷那慈祥的笑脸,还会出现在天边吗?

一个夏夜,夜幕低垂,婉清和爸妈在山间散步的时候,天眼忽然发出了低低的轰鸣声,婉清诧异地望去,只见天眼的底部出现了一幅巨大的素描,那是南爷爷的自画像!

婉清和父母驻足,朝着那个巨大的素描深深鞠躬……

后来,婉清才知道,那是南爷爷和自己分别后,回到研究所设定的小程序。以后每年的那个时候,婉清都要和父母站在那里,凝望天眼中的南爷爷。直到自己成家了,直到父母老去,直到自己也两鬓斑白……

在纪念世界著名天体物理学家南仁东逝世五十周年的大会上,婉清代表国内天体物理学界致辞时说道:“我们怀念南仁东先生为这个民族仰望苍穹做出的卓越贡献,他也影响了我的一生。在春光灿烂、山花摇曳的山头,我被那个巨大的天眼永世凝望……

背景资料:他放弃300倍高薪回国,造出震惊世界的“天眼”!可最痛心的事发生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