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朝当种马(六)下乡路温馨满满,宰土匪种马首功

太一况,天马下,沾赤汗,沫流赭。志俶傥,精权奇,籋浮云,晻上驰。体容与,迣万里,今安匹,龙为友。

——刘彻《天马二首·其一》

其实马自铎是个好男人。

一路上,马自铎不时回头看看马兰花和马车,眼神之中流露出无比的温馨和关爱。

马自铎想起自己今后的马生,虽然依旧很是迷茫,但是他至少已经有了需要保护的爱人。

马车已经能愉快地跑动了,这让马自铎非常的吃惊。但回头想想和自己同马兰花这一夜激情就瓜熟蒂落相比,马车能够愉快地跑动实在太普通不过了。但这也不能打消马自铎对于自己同马兰花这一夜激情就瓜熟蒂落的疑虑。但回头同想想自己从二十一世纪穿越到了这个时代相比,自己同马兰花一夜激情就瓜熟蒂落也是实在太普通不过了。

但普通归普通,这些疑虑还是需要自己去搞明白的。不论如何,在经过了一夜风雨之后,马自铎不知为何感觉自己发生了一点其妙的变化。马自铎无法弄清这究竟是心理作用还是生理作用,总之从浦江城出来一路走来这段路,是远比去往浦江时的那段路要轻松多了。身上扛着大堆的大包小包也不觉得重,此时马自铎欢快而预约地走着,而厂长似乎也看出了这一现象,也没有再用鞭子去驱使马自铎了。

而厂长的心中,却是远不如看起来这般平静。

面对即将迎面扑来的清兵铁蹄,厂长的心中是无比的激扬澎湃,曾几何时,厂长无数次感叹,如果在这一时期可以保住大明江山,那么历史又会如何。而命运居然给了他这样一个机会,若是能够将这神乎其神的生殖能力善加利用,是否可以扭转局势?至少如此恐怖的快速繁殖能够解决江南地区军队的马匹缺乏的问题。若是江南军队能够建设大规模的轻骑兵军团,是否可以同南下的八旗兵以及投靠了清廷的边防军一战?

当然事情并非就如此的简单,厂长很明白,南明之亡,除了北方的压力之外,还有来自内部的分裂和斗争。但不论如何,目前他首先要做的,就是积蓄足够的马匹,不论是用来换取生活用的粮食银两,还是提供给军队。

正当厂长胡思乱想之时,前方的草丛之中,传出了稀稀疏疏的声音。厂长连忙拉住了马自铎的缰绳,马自铎也一伸前腿,将马兰花和马车护在了身后。就在此时,草丛之中刷刷地跳出了三个人,三人居然统一地裸着上身,而且这赤裸的身上居然统一地裹着白布条,手中拿着的是样式相同的明晃晃的马刀。厂长和马自铎不由得一惊,这个场面不用多说,是遇上了劫道的了。

那三名大汉见得发愣的这三人三马,将手中的刀挥得刀花闪亮,为首的那一人看起来身材最为壮硕,当下大吼道:“要想从此过!”

他身边的一位高瘦个子立即接道:“留下买路财!”

剩下的那位矮胖的男人则说道:“啊对,留下买路财!啊不,除了钱,马和女人也留下!没有讨价还价的啊!”

刚听矮胖男人说完,马自铎感觉身后传来了震动,不由得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只见得陈丽红和李晓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在板车的一侧瑟瑟发抖。看得这两人的样子,马自铎不屑地打了个响鼻,一种微微的酸溜溜的感觉涌上了心头,而当他又看到了站在一旁发呆的马兰花和马车时,这种酸溜溜的感觉顿时自马自铎心中消失无踪了。马自铎将头转向了厂长,用鼻孔指了指马鞍上挂着的板车。厂长登时明白了马自铎的意思,转身便去解那板车。

“诶,我说吧,只要这么一吓,他们就会乖乖的就范……”那为首的汉子说道,“今晚我们就可以吃着马肉玩着妞了……”

“对对对,还是阿庆哥有经验……”旁边的高个子附会道。

厂长唰地操起了板车上的一柄柴刀。

厂长当然不是个使刀的行家,但是就论身板,一身肌肉的厂长面对这一高一矮两个土匪也没有太大劣势,这番要是真的打起来,土匪也占不了什么大便宜。

我应该表现的像个好男人一点吧。

为了马兰花。

马自铎想着,伸出了一只前腿拦住了厂长,又指了指自己屁股后面拖着的板车。厂长登时明白了马自铎想要做什么,点点头,将板车自马自铎身上卸了下来。没有了板车累赘的马自铎的身上,明显充满了力量,只是这种力量不知是来自于勇气,还是来自于昨夜的风雨。

厂长的一只手,轻轻抚摸着马自铎的鬃毛:“去吧!”

马自铎略为抖了抖身子,算是做了热身运动,紧接着,就是快步向前冲去。

为了马兰花,今天也不能怂啊!

三人万万没能想到这匹马竟是径直冲了过来,惊的连忙试图向两边躲闪;而马自铎怎会给他们这样的机会,当下一双前脚高高举起,“啪”地一声就踢在了那为首的汉子胸口。

马自铎的这一下,比起踢李晓强的那一脚还要多用上了三分力,而自浦江出来之后,马自铎又是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更加好使了,这加上的三分力获得的效果其实远胜于原先的五分力。

马自铎的马耳清晰地听到了这人肋骨断裂的声音,以及肋骨断裂后刺穿心肺的酥软触感。

而被这双马蹄击中的匪首,已是向后飞了去,在半空中喷出的血映射出了一道彩虹,紧接着又是“啪”的一声,撞在了一棵树上,伸长了脑袋喷了一团血雾。然后就垂下头坐在树下,再也不动了。

“阿庆哥……阿庆哥……”高个和矮个被吓了一跳,连忙跑到了那被马自铎一脚踢死的男人身前,一人一根手指地去探鼻息。而这一探之下,两人又是猛地缩回了手,愣了一瞬间,高个子猛然站起了身,挥舞着马刀直向着马自铎而来。

只听得“嘭”的一声响,高个子又飞回到了原地,双手捂着胸口,也是垂下头,死了。

剩下的矮个子吓的又是一愣,扔掉了手中的马刀,嗖地窜入了草丛。厂长抽出了一柄刀便要追,而这矮胖子钻草丛的本身同他的身材完全不相匹配,不多时便没了踪影。

厂长没有去理会吓成了一坨泥黏在一起融化成一体的李晓强和陈丽红,弯下腰去仔细地在两具死尸身上翻了翻,倒是发现了这两人的背上都有着一处不大的伤口,伤口也不深,看起来像是流矢造成的,而两人身上除了一点干粮外,并没有太多东西,唯独有些奇特的,是腰间挂着的腰牌。厂长将腰牌解了下来,只见得上面清晰刻着的是“海宁卫”三字。

“看来海宁卫已经丢了。”厂长叹了一声,这两个海宁卫的士兵看来是兵败逃亡到了浦江,背上的箭伤倒是能够证明了他们也曾经历过一场战斗……虽然明显是一开战就跑了,否则也不会伤到背,更不会伤的如此之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