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分,秋分

九月中旬撒下的种子

文/添一抹岚

俩孩子分别抓住爷爷的手,沿着乡道边缘走。不知他们打算去操场或者老太那,但不管去哪,要玩的只会是沙子,谁让沙子是许多孩子的最爱呢。夕阳还留着余晖,老少三人的影子,被耀得长长。

而我,正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是去往家中的路上。沿着学校围墙走。围墙在几个月前被粉刷一新,粉白替代了土灰。不过,日光炙烤,风雨吹蚀,它又一次回归土灰。围墙上,是探头探脑的大叶榕,它们高矮参差,浓密不一,但绿得统一,几乎要流淌出来了。路过最浓处,会听得热闹非凡的吱吱声,那是麻雀们在归巢时的你诉我说。

沿着围墙走,却觉光影要比往日深些。头顶上还没麻雀们的欢腾呢,可知我并未行至树影最浓处。慢下脚步,我扭头看了看身后,夕阳已没入山头渺无踪影。侧了侧脑袋,我打算浅浅思考一下。是天气不好?是时间的确不早?甚至,是我近视加深?

秋分秋分,对,时已至秋分之后。我后知后觉。

赶紧往回跑,得叮嘱爷孙仨早点归家。秋分秋分,昼夜平分,秋分之后,夜入得快且急,晚了回,老人孩子都不好走路。还有,秋分过后,夜更凉如水,孩子在门口洗澡时会不会太凉呢?

追上爷孙仨时,他们正悠悠然走着。我叮嘱孩子爷爷早点带他俩回家,爷爷还没答话,儿子便哦的一声,大大地应了过来。我偷笑,这孩子,明明就是他老不愿意早回,竟好意思响亮应答,还那么的不假思索。

毫无疑问,爷孙仨是踏着朦胧夜色归的家。一如既往地,儿子是急先锋,女儿则如闺阁小姐般走地滋滋悠悠。

水已打好。在听得急先锋于转弯角时吼着“爸爸,爸爸,我们去哪里呀”时,我便把洗澡用的物品一应备好,只待那急先锋向我报道,我便马上擒住他,脱衣洗头,再捧他入盆中。

“妈妈,我还不想洗澡!”儿子大声嚷嚷。

“噢,这么说,你还想玩啊?可是,天都黑了,你才回来,你不是答应妈妈会早点回来吗?”我才不管他无理的申诉,得动作快些,天黑得急,起风了,更觉凉。

“就是这个哥哥,沙子玩得是总不提回家。”

孩子爷爷在身后发声。在儿子洗过头被我捧进大盆时,他回来了,当然,一同回来的,还有我那慢悠悠的女儿。

给孩子洗澡过程中,我不时望一望山那头的天空。天空的暗,比刚才又浓了些,刚只见月亮,现时连星星也闪烁出来了。夜,来得很急,时间尚在傍晚六点半左右,眼前的景象已越发朦胧。

记得,孩提时,某个时节,我也老听母亲说,早点回来,天很快就黑啦!那时的我,也如儿子那般玩兴浓,总在那天黑得所有玩伴都归家时才恋恋不舍地回去。回到家中,映着小灯泡已着起来的橘黄,我才真正发现外面的天确实黑了。因此,母亲在一旁对我的责备以及唠叨,我也接受了。

莫说,秋分的昼夜平分,随后的夜长日短,也自有它的好。

总觉得秋分后的夜,倏然便降临,但孩提时的我哪里知晓这些,可每每看到母亲回得比往常早时,心里就高兴。为何会高兴,还是暗地里那种?在夏日,夜短日长时,父母总归于夜幕降临时。那时,我们也是疯玩够了,说不明的想念总会随夜色而加深,于是兴冲冲往家里奔。以为远远便会看到那橘黄色灯光,但并没有。彼时,我对母亲的依赖可能并不强烈但当然会有。比我小的弟妹们呢,绝对会想要母亲每天都多陪陪他们,于是,秋分后的夜,橘黄色小灯泡早早亮着,对我们而言,在懵懵懂懂间,如斯美好。

“妈妈,好黑了。”儿子脆脆的话语把我游离的思绪拽了回来。

“天黑黑,喜欢吗?”我一把将孩子抱上膝盖上,用温厚的浴巾包裹着他,给他抹去身上的水,给他穿衣。

“喜欢。”儿子大声喊着。我心中暗暗发笑,还期待他有哪种回答呢。

秋分后的夜,在我急急给孩子穿好衣服时,彻底环绕了整个小村庄。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感觉自己的斩笔有点像日记,或者说流水账。是自己写完绝对不想再看一眼那种。我好像丧失了学写字的能力。因为我失去了思考...
    答答_阅读 36评论 6 0
  • 这个世界上一碗水能真正端平的人有么?没有,这本来就是一个假命题,不管你用什么样的仪器或者先进设备,你都不能做到,因...
    度人自度阅读 183评论 0 1
  • 给女儿的一封信 文|吴辉 宝贝,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襁褓中咿呀学语,庭院里蹒跚学步,都早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不知不...
    诗语远方的温度阅读 5,596评论 2 2
  • 你正要开始一趟旅程,这趟旅程会通过你自我的各个层面,这趟旅程会通过你的生活,你的内心和周遭的世界。起点就在这里,在...
    乐行居士阅读 254评论 0 0
  • 记得大学毕业那会也很喜欢成功学,可能这是每一个想出人头地年轻人都经历过的。那时在上海外滩书店买了一本安东尼的书,如...
    进化的基因阅读 5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