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花心的毛叔

96
槐荫愚叟
2015.06.15 17:11* 字数 3870

文_槐荫愚叟

回到离别三年的家乡,听到的第一个消息就是独身二十多年的毛叔自杀了。听到了这个事情,我除了痛心难过外,还带着满腹疑问,日子过得好好的,他老人家为啥要走这条不归路呢?

在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我和他的儿子二旦,一起来到他的坟前,望着这堆黄土,我的泪涌眶而出,他对我的好立刻闪现在我的脑海,毛叔是位德高望重的中学老师。是我中学时代的跟班班主任。他平易近人,和蔼可亲。教我三年从没有大声吵过人,就是再痞再赖的孩子,他总会把你说的心服口服。他的老婆在生二旦时,难产死去。后来别人时常给他张罗着再续一房,而毛叔总是笑着给回绝了。原因就是毛婶临断气时的那句:“芝麻叶黄蔫蔫。有后娘就有后爹。”他总是说,二旦这孩子太苦!从小就没有娘,我不疼他,谁疼他?如果再找一个就对不起他死去的娘,结果这二十多年,他爷俩就相依为命。

去年二旦大专毕业后,在镇政府当公务员,日子过的还可以,可他为啥还要寻这个短见呢?我脑海中的问号越来越大,胡乱的给毛叔上了香,磕了四个头,纸灰随风乱飞。在朦胧中我似乎听到毛叔在对我们说:孩子们,莫哭,回去吧!

二旦递给我一片纸巾说:“大哥,纸也烧了,香也上了。擦擦眼泪,我们走吧?!”

我抹了把泪说:“甭慌!让我再陪陪毛叔。”

二旦说:“大哥,你也别太难过,让我爸看见的话,又该生气!他老人家最讨厌男人家哭哭啼啼的。”

这个我知道,那是上初一时的一节体育课,被同学绊倒的我痛得直哭,毛叔走到我身边,严厉的丢下一句话:男子汉不能接受一点挫折,动不动就抹眼泪,姑娘托生?没一点出息!

我点了支烟,席地而坐,听二旦讲起毛叔的前前后后:

我俩相对而坐了半天,我习惯的把烟屁股弹了一丈多远,见二旦默默无语,我又点了一支,叼在嘴里。二旦伸出手向我要了一支,也点着,猛吸了几口。呛得他咳嗽了半天,我望着他的样子,知道他有话无处诉说,我打破僵局,问道:“毛叔走后这半年,你还是自己过吗?是不是该找一个人也该成了家?”

“唉!大哥,我爸是被我害死的啊!是我坑死的老爸…他含辛茹苦拉扯我二十五年最后为我而死,我真他妈不是人啊!”

我直了直腰劝说:“二蛋,话不能这样说。怪寒人的,到底怎么回事?他掐灭了烟,擦了把泪断断续续地给我讲……

我和林娜是高中时的同学,在大专又是同系,大二我们就好上了,感情好的没法说!大二的下半年我们就住在一起了,期间林娜也打了几次胎,我应聘在政府上班,她分配到水利站上班,可她非要我拿十万元聘礼再谈婚论嫁,把我爷俩愁的整天也不说一句话。你也知道我爸一个教书匠一月六七百元还扣除养老金什麽的,供应我十八年学也不容易了。我又刚踏入社会,莫说六位数就是五位数对我俩来说就是天文数字。老爸为了多挣钱除了在公立学校教书外还谋两个私立学校的外差。望着他满头的白发,日渐消瘦的身体我的心里比难受。在一个周末的上午,他破例做了几个好吃的菜,吃饭时他告诉我彩礼钱快有眉目了。明天她要去海南一趟,我知道他的学生有好几个在海南都发了。做起来经理总管什麽,凭他的面子每人借个一万两万是什麽问题。我哼哼着看着老爸他的脸色并不好看。第二天早起他就坐早班车南下走 了。他走后的第二天《也就是6。18号》我也随着防禽流感小组下乡了。在7.2号下午我突然接到林娜的电话,说我爸死了。我到家时大伙已把他移到水晶棺里。据林娜说我走后林娜也被抽调到一个偏远的行政村蹲点搞防禽流感去了。7、1号她回去给她母亲过生日,她二号回我家去拿她的随身听。未开门就闻到一股臭味。他怀疑是死老鼠,就叫来了你爸和你弟弟。他们打开门只见爸爸挺在床上,已经开始腐烂。床头柜上有个安眠药瓶子,床上放着遗书。安葬了老爸,在他的遗书和日记中我找到了爸爸的死因。给!全在这里,你看了之后咱们还还给他吧!俺爹一辈子就信任你。

我轻轻的接过二旦手里的小纸包,在矿灯下慢慢打开······

东方:

叔叔后悔没有听从你的劝说,为了钱走了这不归路。在琼五天我如履针毡,思前想后不如一死。在我的人生长卷上留下者不可原谅的污点。叔走后没有什么挂牵,只想让你劝劝二旦,婚姻这个东西如同在商店买双鞋,光讲外表好看,小了要夾脚;大了要跌落。把婚姻捆绑在金钱上是不会幸福的。二旦:爸没脸见人,可又对你放心不下才托付与你东方哥。望你听话。

                                                                                   《6.。25》天诗绝笔;

我看得一头露水,他又递给我一个硬面抄。我点了颗烟,挪了挪矿灯继续看下去。

4.28号晴《周六》《与妻默语》

小娟;我刚从你那儿回来,可对着你总觉得有说不完的话,你一睡二十五年,孩子也长大了挺有出息。这一点最像你。去年大专毕业应聘到镇上当公务员,奥、对了。公务员你不知道是干什麽的。说土点就是当官啦。做的是民政助理-----就是管发救济、婚姻登记的,有出息吧?还谈了个女朋友,满了我好几年。明天我要去女方商量定下来,呵呵;你等着乐吧。好了;止笔。

5、1号;阴:《周三》这两天愁的我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好像得了大病。见了阿娟连吭都不敢吭。怕她在那边愁坏身子——十万元呀!有十万元才能给儿子定亲——难啊!先不让孩子知道,我尽力去办吧。

5·5号{雨}【周日】《与妻默语》

雨点打在伞上噼里啪啦,我在你的门前站立很久,可你睡得还是那麽香。本不想打扰你的梦,阿娟;可我自己真迈不出这个坎啊!儿子和女朋友谈了三、四年,现在女方要十万元财礼,这几天我愁的想变鳖。昨天女孩和儿子哭了个通宵。我外出关门听到女孩说又怀上咱儿的孩子,听话音以前已经做了好几个,这一次医生警告如果在流的话以后就不能再生了。嗨!女孩的父母太不是东西啦,把两个孩子逼坏怎麽办?娟娟你说咋办呢。

5·6号{阴}【周一】《坟前默泣》

今天雨停了,我去凌云中学讲课,在办公室闲的无聊。随手拿了一份报纸,看到上面一则启示。大概内容是:某女:28岁,体端貌美、性感可眼。现有加工厂一处。因丈夫车祸丧失生育能力,丈夫家五代单传。家中急想要个孩子。经家人同意特向中原三省【冀豫皖】征取精源。男子限30---50岁之间,0型血身体健康。如同意后同床一周付金1.5万元,怀孕后附20万元。若生一男孩付50万元。以后不能认亲,可以长期和本人保持情人关系。娟你不要怪我没有和你商量就给他们联系了,并寄去500元的介绍费。娟;你不要怪我!我是被逼的。并非是花心。若有花心的话-----五雷轰顶!

6.14号{阴}【周五】

今天我和东方通了电话,那孩子是我的骄傲,——是我最得意的门生,我给他说了这事,他劝我慎重。黑中介太多了。都是一些骗人的东东。我告诉他曾在网上查过他们的相关资料。他告诉我不可过于相信网络,网络是虚拟的,你想咋说都可以。根本没有人去核实。再说了网的本意就是捕鱼的工具,你------他也许是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话语,但我知道他的意思。

我沉默了大约有五分多种,任他再叫我手握着电话一字不吭。我呆呆的想,哎!不管哪张网友多大,为了儿子,为了10万元我也去投。

6.15号{晴}【周六】

今天晚上我给儿子做了两个菜,本想告诉他我南下的真正目的。可看见淳朴憨厚的儿子话到嘴边又只好改口说。想去海南一趟给他筹钱。他没有问具体情况,只是憨厚的笑笑。只要儿子开心,做父亲的投一次网,被人捉弄一次又怎样呢?

6.16号{阴}【周日】

..上午海南方面给了我长途电话,告诉我徐小姐下午与我电话联系。七点多钟南方来了电话,谈了半个小时。他告诉我他对我二十多年守身自好而敬佩,如果没有特殊情况的话可以考虑。十一点多婚姻介绍中心来电话告诉我。带1000介绍费五日内来琼过期作废。说实话我的心还真有点激动,就那么轻松一周15万元就到手了。我并不想成为巨富,只想为儿子、儿媳未来的孙子谋份幸福罢了。

6.20号{风}【周三】经过二天三夜的旅途颠簸,几经转乘来到琼市,在车上我已经和他们联系过,他们让我住进一个星级宾馆,一个小时后一个自称刘主管的姑娘接待了我。她非常热情地对我说:徐女士这个线天天爆满,她也有意早早收场,防止意外。所以只要另交二百元钱今晚就可以约出徐小姐。如果谈的顺利的话就可以进入角色。我点了点头随后交了1200元。她给我开了一张收据后,出门打了个手机,约莫过了半个小时,进来一位看上去有二十多岁珠光宝气的女子。话儿谈得很投机,后来殷勤的宽衣,进入我要进入的角色,巫山云雨刚刚兴起,门开了保安和警察进来逮个正着,········

后来我才知道,保安见女子长时间未出,根据经验就认为卖淫嫌疑。

哎!本不想写出来,但为了让你们知道我的死因也只有这样了。

经过两天的交涉,我把那天他们开的收据给他们看,他们看也没看他们笑了,笑得令人胆颤心惊。其中一个操着信阳腔的河南老乡不紧不慢的说;‘你这老头还怪花心呢,你们安徽多少鸡没有?千里迢迢跑到这招性感少妇,美你的吧?不怕烂了小弟弟吗?回去见了孩子老婆,脸儿装裤裆里吧。------以前我是什么人,人类灵魂工程师。人们对我尊重直至。今天被这毛头小子骂的狗血喷头。哎!还有什麽脸面活在世上,真想一头撞死算了。可一想到二蛋的婚事,我必须要活着。还好来这一切证件用的全是假的,牙儿掉了肚里吞,并没人知道。罚了500元后我出来了。我气愤愤地去找哪家婚介公司,按他们给的地址找到了大通路58号侨兴大厦,我傻眼了。大厦只有八层高,可那有十层大厅呢?我当时就昏了过去,梦全碎了,更不幸的是我回来后不久,下肢那地方起了很多小痘痘,我怀疑是那个女子传给我的。哎,真应了那个毛头小伙的话。儿子对不起,爸爸没有弄来十万元,反而毁了我一生的清白。(本不想告诉你真情,可又觉得欠你的太多,儿子对不起,请你原谅我。

我把日记和遗书叠在一起用火机点着,默摩地念叨;二叔你安息吧。你唯一的记挂,我以已亲手奉还与你。在孩子们的心里你是你永远最好最完美的毛叔,火星闪闪飞溅,火光中仿佛又看见毛叔微笑的面孔。


                                                               【旧文:2007-8-19】

短篇小说集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