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年再相会 ——记一个走失的姑娘寻亲成功的故事

今天,参加了一场特别的聚会,庆祝走失二十八年的女儿回家的聚会。

平时经常看央视一台的《等着我》寻亲节目,虽然对主人公的不幸遭遇报有很大的同情,很多时候也被打动的潸然泪下,但毕竟不是身边的事,看过了也就过去了。

可是今天,却陪着主人一家流了很多眼泪,其实,我很不愿意参加这种活动,我的心太软,受到些许打动,眼泪就不受控制地掉出来。喜庆的婚礼现场,我都能被主持人的煽情话语刺激的流泪,更别说遇到伤心的事情了。

与主人家是后来认识的,早就听说他家当年丢了一个五岁的小女孩,费了很多心力到处找,也没能找到。后来也断断续续地找,就算是道听途说的消息,也要前去寻找。随着时间的推移,找到的希望也越加渺茫。但家里人从没有放弃过,从电视上看寻求节目知道有DNA比对,老父亲也在公安局抽血做了检测。有心人,天不负,终于在今天找到了孩子。

万幸的是孩子遇到了好心人,一个即将退休的派出所民警,将她抚养长大。当亲人们小心翼翼地问这个已经是孩子母亲的姑娘,“过得好不好?受没受苦?”姑娘眨眼间泪流满面,一句至亲的问候瞬间击穿了姑娘的泪腺,哽咽了好久,说:“很好,别人家孩子有的,我有,别人家孩子没有的,我也有!”

养父养母的好是天大的恩情,但来自血液里流动的骨肉亲情的缺失,是永远的痛与缺憾,是任何物质和各种情意不能弥补的。

可惜的是,收养姑娘的养父母年岁已大,相继离世后,姑娘才开始了寻亲之路,幸好,亲生父亲已经留 了DNA样本,系统自动配对成功,但是姑娘因为手机换号,又费了很大周折,才联系上,直至在当地的公安局帮助下再次DNA确认。

在相见的这两天里,激动的泪水流不尽。就是我们这些亲朋好友都被打动的泪水涟涟,孩子本来的生日是五月初一,今天虽然已经到了五月十六,但老父亲执意要给孩子补办一个生日,邀请亲朋好友前来庆祝,兴奋的老父亲,半夜三点就把几个孩子叫醒,装罗中午请客的事宜,中午亲朋好友围坐在桌前,老父亲在这桌前站站,那桌前瞅瞅,不说话,只有笑,心情激动的不知道该怎么着,多年紧皱的愁眉也舒展开来,仿佛年轻了十岁。

大家询问那个已经疯癫的老母亲哪去了?正在忙活的儿女们都说一不留神就不见了,二儿子已经出去找了,还没有回来。

过了不久,二儿子扶着老母亲回来了,老母亲看上去精神很好,就是表情呆滞、淡漠,与院子里的喜庆气氛仿佛隔了一个世界。众人看了不由心酸。

中间一个敬酒的环节,姑娘双膝跪地,一声“爸爸”叫的一屋子人都吃不下饭,老父亲连忙扶起了孩子,又哭做了一团。

我们这里一般的仪式都不用下跪,但这个姑娘的这一跪,着实让人心酸。漂泊的心灵终于有了归属,远方的游子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

一顿中午饭时间,姑娘与家人都是在泪水中度过的,可以说泪水有多少,曾经二十多年的思念就有多少,泪水既是是宣泄,也是抚慰。

大家都以为疯癫的老母亲,不晓得家里发生了什么,当一桌人吃饭时,她独独只给失而复得的小女儿夹菜,没有言语,没有抚慰,没有泪水,只是简简单单的夹菜,就让一家人泪水涟涟,说明在老母亲那混乱的脑海里,始终还有小女儿的一个角落。

饭后,大家寒暄了一会儿都走了,可是在家里的气氛又上了一个高潮,合影留念,从微信里发出来的照片看,一大家子齐齐整整,其乐融融,最开心的、最欣慰的就是老父亲、老母亲、还有那个失而复得的姑娘。

那个搂抱着女儿,脸紧紧贴在一起的,还是那个已经疯癫二十多年的人吗?这大概就是人世间最高贵,最无私的血肉亲情吧!

这件事的经历,又给我上了一课,多年前,我们私下闲话说过建议这个老父亲去做DNA,这也许是找到他女儿最后的手段。可是,我们又一致否决了这个提议,因为,老父亲惜钱如命,女儿丢失了太久,已经听不到他提说女儿了,大概时间已经抹平了一切。老父亲也一定舍不得花钱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没有想到的是,老父亲早已在我们计划提议前做了DNA检测。

看来,金钱虽然重要,但还有比金钱重要的东西!

通过一中午的相处,我深深地感受到,最难过的是那个回来认亲的姑娘,一说话就流泪。其实,在她的成长过程中,在物质生活上,在养父母的家里她应该生活的并不差,甚至可以说比亲生父母家里强许多。 但在心灵上,永远有一个缺口,总是觉得和别人不一样。总的来说,做为一个人,总要有来处,寻找来处的这种执念,在孩子身上更加强烈。孩子不是父母的唯一,可是,父母是孩子的唯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