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近在千里(4)

第四章 或有神明?



    “对啊!”

    “再拍张照片”,冯之仪略带怀疑地想了想,又补了一句  ,“自拍,和旁边那天鹅”。

    “想要照片早说嘛~”

    “[嘿哈]”,冯之仪回了一个表情,这会儿才懒得跟他废话。

    界面刷出一张照片,冯之仪点开大图,郑望津微仰头,俯视镜头,故作高冷装酷,冯之仪盯着照片细细端详,上次聚会也没来得及细看,这样看着这家伙还挺帅……想什么呢!冯之仪摇了摇头,栗色短发,黑白条纹内搭,黑色外套……嗯?衣服不一样,刚刚那个人的外套是白色的运动装。“难道我认错人了?可……分明是一样,连发型都一样!”冯之仪心里犯着嘀咕。

    “怎么样,帅吧?你要真对我有意思,咱俩凑合凑合我也不嫌弃。”

    “。。。。。刚刚看见一个和你超级像的人,连发型都一样,你没有什么失散多年的兄弟吧?”冯之仪都习惯了这家伙的厚脸皮,也慢慢觉得自己可能是看错了。

    只是,她忽略了刚刚那张照片上,没有白天鹅。

    “哈?像我这么帅的还能撞脸?”过了几分钟冯之仪收到这样一条回复。虽还是隐隐觉得神奇,但也不再多想了。

    “你……”

    “之仪!”冯之仪还没有打完字便被拍了一下,轻声啊了一声,手机差点摔掉,“看什么呢?这么入迷,喊你好几声啦。”雪碧不知道从哪儿蹦了出来,扎着两个小辫子,一顶白色渔夫帽,七分袖的白色上衣,黄色半裙配上尖头浅口反绒平底鞋,俏皮又少女。

    “哦……就刚刚看到一个长得超像郑望津的人,不过他本人倒不在这儿,吓我一跳!”

    “你们俩……”雪碧坏笑地看着她,“这段时间有故事啊~”

    “这个真没有!你看你八卦那样儿!”冯之仪哭笑不得。

    “咦……”雪碧一副才不信的表情,拉着冯之仪便往商场走。

俩人服装店、化妆品店、鞋店、饰品店……买也好不买也好,商场算是踏了个遍,累得不行的时候去吃酸菜鱼,一起谈雪谈星星谈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啊呸!明明就是谈化妆谈衣服谈鞋子,从雅俗皆宜的大叔谈到呆萌小鲜肉。

    冯之仪早把郑望津忘到脑后,那隐隐的神奇之感也被暂存起来了。

    晚上九点半终于回到家,冯之仪上算是累瘫了,到家反锁门,立马换鞋换睡衣。冯之仪是真想直接瘫在床上,奈何比起换床单被罩,她更愿意洗澡。

    像冯之仪这样身心皆有轻度洁癖的人,总是矛盾得令自己害怕,可又强迫得让自己舒服。

    双休的日子真好,有时间经营友情,又有时间经营自己;冯之仪打算好好享受一个人的时光。一觉睡醒,冯之仪抓起手机,睁开一只眼,“啊,十点啦”,说着便打了个哈欠,“好像有消息”,冯之仪不自觉笑了笑,好像迟一点事情就会变得不一样,她想:“肯定是那自恋狂,先不理他”,而后爬起来,看着蓝色风信子床单发呆,0.1倍速播放的表情像树懒的大笑,突然感觉自己像是重生了一般,抓了抓头发便穿上拖鞋,烧水刷牙洗脸擦脸一气呵成,打开冰箱拿起前天买的青椒素鸡和青瓜,“不然今天做个菜熬个粥吧”,喝了杯温水,打开厨房抽屉,“emmm……莲子,花生,米……这什么搭配?”嘴里嘀咕着,心里却暗笑自己自言自语什么啊。熬粥,淡淡地炒了个青椒素鸡,“哎呀,好吃~”还不忘把自己夸夸,明明是个爱吃火锅酸辣粉的人,自己做饭却总是清清淡淡,冯之仪也从来没有想过这之间的矛盾或者她认为这压根不矛盾,就好像她自己,明明是个火热咋呼的野孩子,心里却是一潭清冷的水月镜花。

    收拾完打开手机,果然,是那自恋狂。

    8.41,“冯二姨?”紧接着是一张照片,冯之仪点开图片,这建筑,这街道,这天桥,“不会吧……”

    10.53,“你不会还睡着吧?”。

    “这……家伙怎么会突然来找我?”冯之仪心里想着,“他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住着?”冯之仪疑惑着,心中泛起一丝自己尚未发觉的欢喜。说好的享受一个人的时光呢?

    “怎么啦?”冯之仪简单回了句。

    “呦~您睡得可好哇”,郑望津基本是秒回。

    “那可太好了”,冯之仪的心里翻了个白眼,“干嘛?”她回道。   

    “出来请你吃饭”

    “吃过了!”这家伙以为自己霸道总裁啊,冯之仪怀疑要是跟他话说多了,眼睛都会变大。

    “这不是有事求你,不得先巴结巴结你啊”

    “说事”,冯之仪故作高冷。

    “这不是流落街头,求你收留吗?”

    “恕不收留。”冯之仪无奈地笑了笑,却一边开始在那为数不多的衣服中拨来拨去。

    “啊哈哈哈哈……那我只好寄几住啦,尚安咖啡厅等你,求前辈指导~”

    “发个定位”,冯之仪挑好了一件碎花吊带漏肩长裙套在身上,随后淡淡地画了个妆,整理整理了头发,出门前在客厅的穿衣镜前左右看了看,露出的锁骨加上衬得正好的腰线,显得整个人高挑又苗条,配上自己的米色尖头低跟半拖鞋,精致又不失随意;冯之仪浅浅笑了下,便出门了。

    下了楼才发现这个咖啡厅离家不到三百米,之前竟从未发觉。

    冯之仪慢慢走着,深红色的碎花在裙摆跳跃,街道依然热闹。

    “出门了吗?”郑望津发来消息。

    “过个十字就到了”,冯之仪一边走着一边回着消息。

    离红路灯口还有15米左右,冯之仪突然听到一个声音,自己明明置身于街道的热闹却又像在千里之外,一切都成了背景音,只有那个声音那么清晰,360度环绕着她:“回头,走50步。回头,走50步。回头,走50步……”冯之仪什么都没想,不,应该是什么都办法思考,听从那个声音的指示转身,“一,二,三……四十九,五十!”

    “嘭!!!”

    “啊!!!”

    伴随尖叫声的一声巨响,冯之仪才回过神来,惊慌失措地回头,发现自己刚刚站的地方有一辆卡车冲破了护栏,好像没有路人受伤。冯之仪强装镇定地看了看自己所处的位置,回想起刚才的声音,脑子一片空白。

    低下头摇了摇,试图平复自己的慌乱,这才发现,车祸撞破的护栏警示灯,正好到自己的脚尖。




 ——禾西与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二章 误会结束,误会开始 “我靠,你不是死了吗?” 对方听了,脸上不正经的笑先是僵住了1秒,随即便爆发出止...
    禾西与猫阅读 106评论 0 3
  • 第一章 陷在逝世的回忆里 “嘀!嘀嘀……” “看着点路!”鸣笛声以及突然凶巴巴的声音,打断了哇哇大哭的冯之...
    禾西与猫阅读 149评论 0 3
  • 夏天,是学生的天堂,两个月的暑假,总是羡煞了我们这些上班狗。 一轮金乌高高挂,满地热浪腾腾起。白天埋在格子间,晚上...
    犬系猫娘阅读 390评论 4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