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病过后,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图片来自花瓣网

小家伙生病了。

先是睡的极不踏实。虽说八点半准时上了床,可从夜里十一点起,就演起了一幕幕大戏。

编剧是他、导演是他、主角也是他。唯独要命的是,投资方却不是他,如何辗转腾挪由他做主,可大方向怎么走,他却说了不算。

那么,投资方是谁?不是别的,正是他那小小将军肚里的肝脏脾胃肾,这天夜里,五脏庙发话了:今晚吃的不少,这么多精力留着干嘛?兄弟们听令啊,快闹上一闹!

小家伙梦中听了十分诧异,干啥?要干啥?这是要折腾我呀!不行,我要赶紧告诉妈妈!

于是乎,我耳边便传来“哇”的一声大哭,就这样,被小家伙叫醒了。

他自顾自的叙述着:“呜呜……哇……啊呜……”一刻也不停歇,想要把梦中的发现全部都告诉我,然而我婴语并未及格,一句也没有听懂,只是徒劳的按压着小儿挣扎的双臂,自以为是的安慰着:“啊啊做恶梦了呀……啊啊不怕不怕……啊啊妈妈在哪……啊啊睡吧睡吧……”

小家伙并不甘心,见我不解其意,便奋力起身,挣脱了我的手、爬入了我的怀,我借势搂了搂,想要让他在我怀中安睡,他却并不接受,只是哀怨的看了我一眼,又挣扎着哇哇大哭起来。

如此一来,我便慌了手脚,一个没留神,让小家伙落入了小床,想来是被我伤了心,小家伙自己扭了扭,竟睡着了。

我原以为,这是小家伙闲来闹觉,很快便好了,所以始终以轻松的态度面对他的赖皮,哪知是我太天真了,一晚上的时间,以上曲目演了没有十场也有八场,困的我第二天开车的时候差点睡倒在方向盘上,更糟糕的是,这只是个开始。


图片来自花瓣网

早晨按时上了班,没过多久就接到老妈电话:“怎么办怎么办?心肝宝贝拉肚子了!”

我一直秉承着小孩子不要太娇惯的观念,于是淡定的说道:“许是昨夜吃饱了撑的,没事,消化消化就好了。”

过了一小时,叮铃铃电话又响,还是老妈:“怎么办怎么办?心肝宝贝好像发烧了!”

我心一颤,不行,我是老妈的主心骨,我得稳住:“妈你别急,先量量体温,多喝水,说不定中午就好了。”

再过一小时,铃声大作,我心神已乱,一接,果然是老妈:“没啥事,就是不会用耳温计,你得教教我。”我长吁一口气:“不怕,我教……”教字还没说完,只听老妈一声大叫:“吐啦吐啦怎么办怎么办不说了不说了我要去医院!”“啪”的一声,电话挂掉了,徒剩我自个儿楞在那里,待我反应过来,一个箭步冲了出去,请了假就往回奔去。路上还顺便又给老妈打了个电话:“我很快就到家,等我一块去医院!”

同事们口中的“保守20迈”——也就是我,那天竟彪上了70大关,打破了个人回家最短时间记录。

回到家,小家伙已经蔫蔫的趴在老妈怀里睡着了,小脸蛋烧的红扑扑的,小手有气无力的搭在老妈肩上,任我们如何穿衣、开门、上车、下车,他都睡得沉沉的,我一边开车,一边开始胡思乱想,难道真的是因为昨天吃太多了?我仔细的回忆了一番,昨天小家伙的晚餐是34个小饺子外加150ml奶,对于一个1岁的孩子来说,好像确实是有点多了!况且,晚餐结束后,我竟然没有坚守住立场,给眼巴巴望着我的小馋猫吃了七八根薯条!积食!肯定是积食!在小家伙的撒娇面前,我没有任何抵抗力,小馋猫小手一指,随口一哼“嗯!”我就乖乖把各种食物奉上,之前那些育儿书都白看了,这下好了,自食其果了吧?

这边脑子里还在飞快的自责,那边车子已经开到医院了,中午12点半,挂号还在休息,可是队伍已经排了那么长!我只好静静地等着,我一遍遍的看着手表,可他好似没电一样,走的那么慢!小家伙依然没醒,老妈却已经开始偷偷抹泪,嘴里嘟囔着:“平常这个时候,我们都吃饱了午饭满地乱跑了!都怪我,昨天干嘛带他出去玩呢?”

原来老妈也在自责,面对这场小考,我们已经乱了阵脚,恨不得把所有的过错都拦到自己身上,恨不得所有的痛楚都有我们来承担,只愿小家伙能够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


图片来自花瓣网

老妈把小家伙抱到一边坐着,我看着他昏睡的身影,排着队就发起了呆,小家伙越是病的厉害,我脑子里就越是不断闪现他平常活蹦乱跳的样子:

早晨起床的时候,趴着睡觉的他会先像小乌龟一样划拉几下胳膊,又像小猪一样使劲往床头拱了拱,突然间就抬起头来,露出闪亮亮的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人,就是他心爱的妈妈,便放肆的无声大笑起来,一霎那间,你的心也跟着软了,整个房间的太阳都升起来了,我照例要说上一句:“宝贝,新的一天开始啦!”他照例要翻山越岭,爬过小床的围栏,然后猛的把我扑倒,两人一起咯咯笑上一阵。

吃完午饭之后,他会使劲儿向下抻拉着小胳膊,迫不及待的要挣脱开专属餐椅,开始巡视着他的一方领地,刚放到地面上,便朝前奔去,刚迈出脚,却又停了下来,回头看我确实老老实实的跟在身后,才满意的转身,一溜烟儿的继续奔跑,边跑边用有限的词汇量大喊:“啊!啊!哦!妈!哦!妈!”喊完再回头看看,我是否还在,要是此刻,我恰巧落后了几步,他便停下不走,双手使劲挥舞着,再猛的弹跳几下,嘴里兀自叫着:“唔!唔!”意思是“快点,快点!妈妈快点!”

下班回到家,门一打开,露出餐桌旁边一张期待的小脸,看到开门的是我,立刻像百叶窗换页似的,“刷”的一下展出大大的笑颜,双手不停的敲打着桌面,全然不顾饭渣掉的到处都是,待我走近了,便立刻伸手要抱抱。

晚上要睡觉了,他仍孜孜不倦的跟我斗智斗勇,从大床的那边爬到这边,从小床的围栏上翻过来又爬过去,爬到最远的角落里,看我跟不上了,干脆坐下来看着我挑衅的笑,待我一个猛子扎过去,他却又迅疾的爬走了,这是他当爬行动物时练就的本事,对于我这种早已荒废了爬行本领的人来说,哪里是他对手!可是等一切准备就绪,灯光全部灭掉的时候,他又服服帖帖的躺在小床边,轻轻的用手拍一拍我靠在围栏上的头,然后转过身去,再转过来拍拍,再转回去,如此循环多次,将要入梦前还要口齿清晰的轻叫一声:“妈妈……”我也轻轻的回一声:“哎……”这才正式侧转了身体,沉沉的睡去了。

这么可爱的小家伙,怎么就生病了呢?

图片来自花瓣网

不知愣了多久,终于等到可以就诊,医生做了几番检查,轻松说道:“验血吧!”我心里却咯噔一下,有了孩子最怕生病,生了病最怕要让孩子扎针吊水,哪怕仅仅是指尖采血这样的事情也不要发生,但偏偏就要发生了,小家伙缓缓醒来,看到周围陌生的环境,开始哼哼唧唧扭将起来,要是平常,他不愿意待得地方,绝对一个蹦高就跑远了,今天却毫无气力,只是勉勉强强的扭来扭去,此刻,我倒是希望他大哭一场,也许,哭出来就好了呢?

扎针的医生很美丽,声音也很温柔,我稍稍有所安慰,至少,这下子小家伙不会太害怕吧?说时迟那时快,医生一针下去,红艳艳的血水就从那肉肉的指尖冒了出来,细细的采血管里注入了红红的血液,伴随而来的,是之前希望的嚎啕大哭。然而我猜错了,哭并没有缓解病情,反而让小儿更加抽搐起来,我强忍住抱他的冲动,只是死死地按住他挣扎的小手,看着他哭的天崩地裂,心像被人撕扯似的,纠的难受,瞬间泪水就要掉下眼眶来。

直到前一秒钟,我都还是个坚强的女汉子,总还想着理智的面对问题,可是这一刻,我像是泄了气的气球,彻底的蔫儿了,只想赶紧撒光气、再撒光气,猛的冲到一个角落里静静的哭。

待采血完毕,我赶紧把他抱在怀里,一遍遍的轻哄着:“不怕不怕,妈妈在呢……”老妈看着不忍心,伸出手来想要替一下我,我却只是死死地抱着,不肯撒手,小儿不管不顾,只是撕心裂肺的大哭着,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泪水,有几滴眼泪也还挺在脸盘上未流下来,但他只是闭着眼睛不愿意看我,我心底又是一紧,难受的说不出话来。

结果终于出来了,肠胃感冒,病毒感染,医生刷刷开了几味药,说情况并不严重,公事公办的安慰了几下,便把我们送走了。

回到家后,小家伙累的饭都没有吃,直接睡着了,我和老妈瘫在地上,却好似大病一场不想动弹。

孩子是老天赐给我们的财富,可在变的富有之前,我没有想过,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这代价不仅仅是物质上的,更是精神上的,他像是我头脑里一根绷紧的弦儿,即使有人轻轻拨弄一下,也会引发全身巨大的震颤。孩子更像是一个永动机,他会源源不断的生产爱、幸福和甜蜜,可也会生产各种疲惫、忧愁与烦恼,欲带皇冠,必承其重,如果我们贪心,不想忍受那疲惫、忧愁与烦恼,自然也没有资格享受那一份爱、甜蜜和幸福。

第一次生病,这是我儿必经的成长之路,没想到却也成就了我的涅槃之旅。

这一次,只是生病了,我就已经如此慌乱不堪,那以后呢?上学、交友、找工作,我该有多烦忧?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些问题,只是觉得,家里不过多了一口人罢了,然而事非经过不能言,到这一刹那,我突然心疼起我的父母,想必在我小的时候,他们也曾这样慌乱过、忧虑过、迷茫过,可最后也变成了我心目中无所不能的超人,而我终究也有变成超人的一天,从女儿、妻子升级为女儿、妻子和妈妈的那一刻,变身的按钮已经启动,只待我自己去发现、去平衡、去掌控,最终成为胜利的主人。

因为从此以后,我不是我了,而是XXX的妈妈,我要为小家伙负责,要和他一起努力,一起为美好的明天而筹谋。

我相信,小家伙睡醒起来吃了药,一定会好起来,而我也相信,明天,美好的明天在等着我,Tomorrow is another day!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到周末感觉所有的作息和计划全部被打乱了人也散漫了,打开简书又是找不到内容的苦恼。 昨天周六照例去敬老院看了奶奶,...
    ZN张小楠阅读 86评论 0 5
  • 人生,总是很奇妙!一个极其偶然的机会,莉姐介绍我结识了涛哥。 在这个忽冷忽热的北方四月,正在等待迟来东南季风的时候...
    金箍无咒阅读 131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