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抑郁症

96
木蕊蕊
2019.05.08 11:46 字数 2465

“没人觉得我病了,他们只是觉得我想太多了”。

——在知乎上被高赞的关于抑郁症症状的表现。

像过去这一年半以来持续时间这么长的抑郁,之前还没有过。也许是之前的抑郁没当回事,久而久之成了负面能量,每天积聚,终于在去年找到了爆发点,一下子激发了出来。

抑郁症最主要的来源我觉得是压力释放不出来,所以才折磨自身。这种压力可能是工作,生活,学习......

患抑郁症的大都是老好人,坏人没心没肺不会抑郁。老好人工作上不想得罪领导、同事,生活上不想陷入无谓争吵,又偏偏在努力奋进的路上对自我要求奇高,对能力相应也高估。当有一天同时处理不了这么多压力的时候,就开始陷入自责,自我怀疑,因为干不过别人,所以也不放过自己,这就是抑郁症患者奇特的逻辑。

我为什么会患抑郁症

敏感如我,一开始的时候也不觉得自己是患了抑郁症,只以为是心情不好。可天天心情不好,天天哭,就意识到自己有点严重了。

一开始是上学的压力,时隔5年再回校园,加上跨专业,一切都是那么陌生,节奏又那么快,看着自己在学霸同学面前表现得像个白痴一样,内心充满了焦虑。每周上2天课,光准备作业就得至少3天,中间还得上班,晚上还熬不了夜,首先是这种时间上的不充分造成了初步的焦虑。

接着是去年申报的国家、省、市级课题纷纷批了下来,最多的时候同时做7个课题,且都是同年结项,工作量上的压力,再加上领导的不支持、同事间的推诿和不配合,成了压在我身上最重的担子。这时候我处理问题的方式也是激进的,所以更造成了工作上矛盾的激化,以及自己工作起来老感觉像陷在沼泽地一样,付出了很大努力却还在往身后的无底洞陷下去。

压倒我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去年备孕,想借怀孕卸掉一部分工作,同时也争取一些学习的时间,去医院例行各种检查,抽血一抽八九管,经历了没有九九八十一难,起码也有七七四十九难吧,又一次在最关键的时候发烧了,突然就感觉自己崩溃了,真的被压垮了。

从去年6月份开始一心寻si,而且是无意识的。走着走着就去了路中间,骑着骑着也拐到了路中间,成天逢人就哭,一哭便不可收拾。只要受一点挫马上想到,活着有什么意思啊。然后又开始了寻找解脱之路。幸亏有木木一刻不离的陪着,否则在最悲观的时候我随时可能结束自己的生命。

抑郁症如何治疗

千万千万不要找自己的朋友!

千万千万不要找自己的朋友!

千万千万不要找自己的朋友!

不是我对朋友不信任,而是朋友并不是医生,并不专业。我找了几个自以为很懂我的朋友倾诉,她们无一例外劝我,“别想太多了”。反而加重了我的抑郁。

抑郁的人都是因为自己没有了处理问题的能力,把掌控权都交给了外界,所以才会特别容易受伤。这时候,如果你满怀希望指望朋友能够多听听你说话,让你的压力释放一点,结果对方却轻而易举不等听完就下了结论,而且还不是你想要的答案,你对这份友情也会很失望。对方每“安慰”你一点,其实就把你推远一点。

我知道大众对抑郁的印象是觉得“矫情”,所以我去年没找几个人说过,但凡表露过心迹的都是我以为我很信任,很了解我的。但她们的一句“你已经挺好了,还想怎样?别想太多了”对我造成的伤害,导致我现在即使已经走出来了,关系却再也回不去了。我不怪她们,她们不是医生,是我求错了人,但我不想在我的生活中多几个指责我的人了。

出现转机是因为我们学校做心理测试,我被心理老师挑中做回访,可能我从一入学心理压力就比较大吧。然后我才端正了对抑郁症的看法,开始了每周一次雷打不动的固定治疗。治了半年,也整整哭了半年,以前真的不知道人的眼泪是哭不尽的。跟心理医生哭诉,每天扑在木木怀里哭睡,醒了接着哭,那半年我都要听着童话故事才能勉强睡一会儿。

心理医生帮我分析了我的压力来源,我看待问题和处理问题的方式,我和人的相处模式,从而又追溯到原生家庭。中间我签了《不自杀协议书》,也被医生介绍到更高一级别的医院看过。我告诉自己,陷在这里面很痛苦,但是为了防止反复,我要在这里面多陷会儿,多滴血,多长长教训,真正学会接纳自己,所以我在抑郁里呆了一年半,坐监狱般直到跟自己和解了才出来。

记住,抑郁了别找朋友,找靠谱的心理医生。

自己也可以看看心理学的相关书籍,没有偏见的话看看佛经之类。

这一年半我看过的书有:阿德勒《超越自卑》,张德芬《我们终将遇见爱与孤独》,李雪《当我遇见一个人》《走出剧情》,胡茵梦译《平常禅》,《南怀瑾的16堂佛学课》《金刚经说什么》,《金刚经》,露易丝.海《生命的重建》《渡过:抑郁症治疗笔记》,有川真由美《整理情绪的力量》等。从通俗性和实用性上来说比较适合我,尤其是佛学的一些东西,以前我是一点都不信,现在不带着预设偏见看了一些后心境平和好多。

在我治疗过程中表现严重的时候,医生有让我用药,但我考虑到一是备孕,一是不想对抑郁妥协,所以没用药,坚持觉察和心理治疗。其实相比药物治疗,心理治疗更漫长,这本身就是一场看不到终点的旅行。

从抑郁症暂时走出来的我

我很感谢今年这段漫长又让人死去活来的第三次抑郁经历,虽然现在也并不确定已走出来。它让我再一次勇敢面对自己的内心,看到、听到了内心多年被忽视的声音。从生无可恋到自暴自弃,到逢人便哭诉,到沉入谷底,再到浑浑噩噩,到心如死灰,再到起死回生,慢慢觉知,身心合一,心生宁静……天知道我这一年经历了什么,感谢木木的陪伴,感谢赵老师的耐心开解,感谢这段经历。尼采说,所有杀不死你的都会让你变得更强!嗯,是这样的,明年将依然在情绪上时刻观照自己,不断与内心和解,走向自信豁达从容的人生,我值得更好的生活!

这是我今年感觉好些的时候写下的文字。现在的我会时时保持觉知,和自己的情绪好好相处,虽然还是有一堆的问题,但我写情绪笔记把它记录下来,不肯再敷衍自己半点。

经过了这一年半与抑郁的抗争到和解,工作上和学习上确实耽误了很多事情,记忆力也大不如前,状态不再是打鸡血般,而是提不起多大精神,好多事都觉得无所谓。生活里更是没有了“拼”这一概念。算是后遗症,也算是抑郁症的另一面吧,也挺好的,平凡人,过点随遇而安的生活,对自己要求不要那么高,也是一种不错的人生。

就这样吧,没多说,但也说得不少,算是对前段日子的一个总结。

随笔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