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冷月光(5)》

                  文/亦珺

      5、小姐莫名失踪

        三天过去,城里城外所有地方都找遍了,可半点消息都没有。陈夫人急病了,陈老也慌得六神无主了,这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能不急死人吗!

        思思失踪后第四天的早上,客栈里的丝丝美美的睡了一觉,醒来时太阳已经爬得老高,强烈的光线透过薄薄的纱窗射进来,让她不自觉的半眯着眼睛。

          梳洗打扮好,丝丝下楼点了几样美味可口的点心要了一壶茶慢慢品尝,这个时候人们大多都已用过早点,所以人很少。站在柜台后面的账房先生和站在楼梯口的店小二老往丝丝这边瞄,让她觉得十分的不自在,可她不知道,他们看她是因为陈府在大街小巷里贴了重金悬赏寻找陈小姐的寻人启事,那画像里的陈小姐跟她实在是太像了,若不是她是在陈小姐失踪前就住进了店里,并说自己姓苏的话,他们早去陈府报信领赏去了。

        填饱了肚子,丝丝走出了客栈,心想今天一定要好好玩玩。

        一路走走停停、走走看看,一切对于丝丝来说都是那么稀奇好玩。尽管丝丝看见好玩的、漂亮的东西都忍不住要拿来把玩半天试来试去又都不卖,可店家见是这么一个漂亮可爱的小姐都笑吟吟的任她玩任她试并不恼气。当然路上也有不少人盯着她怪怪的看,让她觉得很不自在。

      “思思?真的是思思小姐,你们赶紧回去通知老爷和夫人,思思小姐找着了。”丝丝正在试一只玉镯,一个管家模样的老头突然朝她兴奋的大喊,把她吓了一大跳。

        “丝丝?你怎么知道我叫丝丝的?真是奇怪。”丝丝盯着管家模样的老头困惑的呐呐道。

        “我怎么知道你叫思思的?我是你们家的管家曹伯啊!我是看着你长大的曹伯啊!小姐,难道你不认得我了吗?”曹管家暗想,小姐该不会是得了失忆症了吧?难怪这些天流落在外不懂回家。

        看着我长大?丝丝心里不禁暗暗觉得好笑,心想,你祖宗的祖宗的祖宗都没我老呢,怕是要往上数十八代的祖宗若能活到今日或许会够得上,可这些也就只能心里想想,说出来谁会信?若信这是真的,那岂不是要吓死人。

        两人都晃了神,正僵持着的时候,刚才被管家遣回去叫人的家丁带着一大群人赶了回来。

        一个长得比较秀气的丫鬟扑过来一把抱住丝丝直哭着说:“小姐啊!你这几天跑那去了呀?你吓死菱花了,把你弄丢了老爷和夫人虽不怪我,可比打我骂我还更让我难受啊!若真找不到你,我就找根白绸绞死找根柱子撞死算了。”

        面对这情形这场面,丝丝彻底傻眼了。

        糊里糊涂不知咋的就被他们塞进轿子,抬回了陈府。

        才刚下轿,一个打扮得很素雅的美妇人就紧紧抱住她哭,半天才哽咽着:“思思啊!以后再不许出去,你吓死为娘了,这些天你到底去了哪呀?有没有吃好睡好?有没有吃亏吃苦?”

        丝丝傻呆呆的说不出半句话来,这一切来得太突然太戏剧性了。

        尽管她不是人,可她变成了人就跟人一样有着一样的身体五官,一样的大脑心脏,一样的情感思维,面对这一连串突如其来的人和事她还真的是回不过神来。

        曹管家神神秘秘的趴在陈老爷耳边说了些什么,陈老爷便脸色凝重的走了过来说:“夫人,思思离家这几天肯定累坏了,有什么话等女儿歇会再说吧!”说完不等夫人回答就转过身对丫鬟菱花说:“菱花, 你赶紧扶小姐回房休息,好好伺候着。”

        菱花扶着丝丝刚走远,陈老爷就严肃的对下人们说:“你们都听好了,小姐在外面或许是遇到什么意外,很有可能失忆了,你们往后要好好伺候着,暂时不要让她再乱跑出去,免得走丢了找不着,这事我们府里知道就好,不必对外说,你们如果伺候好了我会重重有赏,若有什么差池你们就做好准备卷铺盖走人。”

        下人们自是不敢多言,唯唯诺诺的应着。

        不觉间,丝丝被误认接入陈府已过月一个多月,历经千年孤独的她突然被这么宠着、疼着、捧着、照顾着,心中自是暖流暗涌,特别是陈夫人那真挚的浓浓的母爱让她无比的眷恋,几次欲说出自己并不陈府的小姐陈思思而是丝丝,可怕陈夫人伤心终究没说出来。

          这天,丝丝在家呆着觉得百无聊赖,就磨着陈老爷说:“爹爹呀!我要出去逛逛,你都把我关家里一个多月了,我闷都闷死了。”

          陈老爷虽担心女儿出去会有闪失,可也不好总把女儿关家里,就妥协的说:“出去可以,不过你得带上菱花和王妈,再让曹管家派顶轿子和几个家丁随你们一起去。”

        “爹爹呀!女儿是去逛逛街又不是去跟人打架,要那么多人跟着干嘛,就让菱花陪着我就行。”丝丝翘着樱桃小嘴撒娇。

        “那不行,上次的事就是最好的教训,不多叫几个人盯着你爹爹不放心。”陈老爷严肃的说。

        丝丝拗不过陈老爷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说:“好吧,就听爹爹的吧!”

        坐着轿子逛街就跟走马观花似的,看什么都是晃眼而过,特不得劲,丝丝觉得实在是不爽,郁闷的连连喊道:“停轿停轿,你们都身后跟着,我要自己逛。”

        下人们知道她们的思思小姐向来都是任性的,她是主子,自己是下人,唯有按她的吩咐做。

        这么个穿着贵气漂亮的小姐带着这么些个下人穿街走巷自是招来不少路人的目光,丝丝笑笑,也不介意,自顾一路逛一路玩。

        正玩得高兴,没料到一个醉汉从酒馆里醉醺醺的出来,他冲拿着一壶酒歪着脑袋痴痴地看着丝丝,突然扔掉酒瓶一把抱住丝丝嚷嚷道:“思思,思思,思思真是你啊!原来你没有死啊,这太好了太好了。”他激动得流出泪来。


上一节:邪门的陈家大小姐


下一节:一个醉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亦珺 4、邪门的陈家大小姐 千年之后的明月跟千年之前似乎没什么两样,明亮...
    亦珺阅读 55评论 0 1
  • 书名:《素王孔子》 作者:孔健 孔子第七十五代直系孙 腾阳户掌门人 去年一年,孩子们诵读的内容是《论语》。这部书是...
    青鸾gl阅读 168评论 0 1
  • 我永远都知道这样抱怨没有任何效果 可我就是忍不了 好像这世界上的每个人 ‌不抱怨就活不了
    111林昼歌阅读 27评论 0 0
  • 冬至过后,持续的雾霾终于散尽,迎来了阳光灿烂的晴好天气。 把洗净的衣服一件件整齐地挂在晾衣架上,冬日的暖阳透过落地...
    鹰鹰儿阅读 111评论 1 6
  • 永远不帮人看星盘。 这一年的十一假期特别长,不知道别人怎么过的,反正我睡了一大觉,就要结束了。 十七的公司参加《权...
    囡囡酱阅读 192评论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