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雷惹哭了满天的云

自从惊蛰那天,雷神打了个震天响的喷嚏,就把云姑娘吓得泪水涟涟,数日以来,哭哭停停,再也止不住了。

那是饱经忧患的泪水。为了追寻心中的梦想,她跋山涉水,乘风追月,历尽艰难,远离大地这块温暖的故土,来到千里之外的天庭。哪知高处不胜寒,好长时间,她就独自一人爬过高山,越过沧海,被风霜侵凌,受高温炙烤,她飘泊着,流浪着。脚下的路越走越宽阔,眼前的景越看越明朗,心中的情越来越温厚,而她的泪水也越积越多。正如奥尔珂德所说:“眼因流多泪水而愈益清明,心因饱经忧患而愈益温厚”,正是这样,饱经忧患的经历把她修炼成了一个睿智而温厚的姑娘。

那是思念故乡的泪水。在高高的天庭,虽然也有幸福,但她的心中总有一根最温柔、最脆弱的神经,那就是乡愁,常常让她午夜梦回,潸然泪下。因为她怎么也忘不了母亲那斑白发丝下温柔似水的眼神,忘不了父亲那佝偻身躯上坚实有力的手掌。怎么也忘不了那壮丽的山河,忘不了那深厚的土地,忘不了那齐整的车流,忘不了那跃动的生命。每次风捎来家乡的信息,都会震颤她内心深处那根最柔弱的神经,那“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的美丽家园是她永远的牵挂,家乡的春是她最爱读的篇章,她读着“吹面不寒杨柳风”的熙柔,读着“绿杨烟外晓寒轻”的温婉,读着“渭城朝雨浥轻尘”的清新,读着“春城无处不飞花”的绚烂,读着“千里莺啼绿映红”的艳丽,读着,读着,眼角泛起了思乡的泪花。此时更是归思深切,两行滚滚热泪,早已泛滥成海,随那温和的风洒在了家乡有父母在的大地上。

那是幸福的泪水。当春的脚步一跨过季节的门楣,万千气象,焕然一新,也是在这美好的日子里,云姑娘迎来了她生命的春天。曾经在一个霞光满天的黄昏,红日那灼灼的眼神让她羞得胀红了脸,从此,红日总是牵着她的手,与她一起看山、看水、看尽人间春色,她们一起策马扬鞭,从晨走到昏,从天走到地。看吧,在红日笑得最灿烂的时候,云姑娘却洒下了几丝泪花,只是那泪花中带着甜味儿。他对她道出“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誓言的时候,她激动的泪水犹如翻江倒海,老半天才收住。从此,她们便有了诉不尽的软绵绵、温吞吞的情话。他的情话一经吐出,化成天空里的一抹霞,是那么柔和,那么温暖;她的情话一经吐出,化作三月里飘飞的烟雨,是那么朦胧,那么缠绵。

一天,雷神很委屈地对红日说:“你的云姑娘怎么那么爱哭呢,别人还说是我吓着了她。”

红日笑了笑说:“因为女人是水做成的嘛!”

是呀,只有历经足够多的忧患,性情足够温良,才会感情那么纤细,才会泪水那么多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