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了的女人(上)

96
霞_9667
2018.06.11 23:59* 字数 2384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天空昏黄,乌云压顶,没有一丝风,天气沉闷得让人透不过气来,暴风雨好像就要来了。此时,我心里就像这天空一样,也憋闷的难受。这到底是为什么?

今晚,我和老家的人聊天时,他们告诉我,邻家的大姐疯了。她不认识任何人了,时哭时笑,骂骂咧咧,随手不管抓起什么就去打人,连自己年迈的父母亲也打,还经常自虐自己,实在没有办法管住她,已经被家人捆住手脚,送到精神病院去医治了。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会是真的吗!我顿时泪流满脸,记忆的闸门瞬间打开。

那么美丽的红红姐,她竟然疯了!记得她年轻时,可是我们的村花。高挑的身材,皮肤白皙,典型的瓜子脸,眼睛又大又圆,弯弯的柳叶眉更是好看,总是梳着两根乌黑油亮的大辫子,走起路来经常哼着歌,每天快乐的像个天使。

由于她的歌声像百灵鸟一样好听,我们村的娃娃们都特别的崇拜她,整天都成群结队的跟着她,跟她学唱歌,踢毽子,打沙包,做各种有趣的游戏……我们肆无忌惮的笑声回荡在村子的角角落落,谁也不知道忧愁为何物。

红红姐陪着我们,在快乐的日子里一天天长大。我们曾经一起唱“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的叫着夏天,等待着放学,等待着回家,等待着有趣的童年;”“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还有好多我记不起名字的歌。

她还经常在她家里没人时,偷偷炒了自家的玉米豆,黄豆,拿出来和我们一块分享,歌唱得好的就多分几粒,以示鼓励,唱的不好的,就少分几粒,让继续努力。为了吃到几粒人世间的美味——炒豆子,每个人都使出吃奶的劲唱歌,你说唱的能不好吗!我们还成立了歌唱团,红红姐是当之无愧的团长。每天我们的歌声都飘进千家万户,感染了整个村子的人,整村的人都普遍爱唱歌了。

红红姐很快20岁了,她的美貌,聪慧,好听的歌声,吸引了十里八乡的许多男青年来追求她。她就像一只高洁的天鹅,对他们不屑一顾,还是整天跟我们嘻嘻哈哈,过着她逍遥快活的日子。村里的老头老太太和她打趣道:“红儿,找一个花女婿,爷爷、奶奶等着吃蜂蜜凉粽子呢……”“不找,都是俗人,看不上……”我们在一旁啥也不懂,看红红姐笑,我们也就跟着哈哈大笑。

红红姐独自又跟我们快活了三年。她的父母实在按捺不住了,“你这个死女子,要老死在家里啊,今年都23岁了,往后谁还要你呀,要呆成老姑娘不成?”红红妈叨叨起来。她托媒人到处打听“谁家有高楼?谁家有小车?谁家存款多?登门求亲的人络绎不绝,可红红死活都不答应。

我们问她,“红红姐,你到底要找咋样的?“她“嘘”了一声,我在等我高中时的同学,他今年大三了,说毕业分配后就娶我,”你们可要保密哦!我们都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心里想着,红红姐高考差几分没考上大学,那大学生的男孩子还愿意和她在一块吗?我们都替她捏了一把汗。可她不管这些,一直沉浸在甜蜜的等待中。

她那认死理的父母,天天都逼着她找对象。后来她实在被逼得没有办法,就给父母说了她有男朋友的事。他父母一听:“冷笑一声,人家是大学生,你现在是农民,门不当,户不对,你等人家干什么?真是自不量力……”一顿热嘲冷讽。红红姐哭了,但她还坚持等着。她和那大学生的情书写得更加的火热。他们相互安慰着,期盼着鸳鸯成双的那天快点到来。

时间很快又到了一年的冬天,屋外的寒风呼呼的刮着,干枯的老树枝桠一根根,像皮鞭一样抽打着树杆,萧条极了。

红红姐那爱唠叨的妈妈,脸色蜡黄,无力的蜷缩在炕上,一声声的干咳着,随着一阵阵剧烈的咳嗽,嘴里不时就会吐出一口带血的痰。红红姐一直服侍在妈妈的左右,端饭送水,煎药喂服。红红知道,妈妈生病了,肺上有肿瘤,如果不及时手术的话,几个月就没命了。

“怎么办?在80年代,十几万的手术费,对一个贫穷的农村家庭来说,实在是太多了。全家人都唉声叹气,愁眉不展,可谁也想不出什么好法子来。出去借钱吧!可今年刚刚给哥哥娶媳妇借的外债还没还,谁还肯借给他们?善良的红红姐更是急的茶饭不思,彻夜难眠。

这时候,有个好事的媒婆上门了。“红红只要肯嫁给那个有钱人,他们马上拿出10万块钱做彩礼,你们就可以给红红妈做手术了。

全家人就好像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样,都给红红投来了殷切的目光。可怜的红红姐手足无措,她想妈妈为了这个家,真的也非常不容易,虽然没有让她大富大贵,可也没冻着她,饿着她,还一直把她供到高中毕业,妈妈为她做的点点滴滴都涌上了心头,她泪水夺眶而出,可心上人她也舍不得呀!在万般纠结中,她把眼睛哭的肿得像个桃子,眼看着妈妈一天天的衰弱瘦小下去,她的心,疼的难受。

最后她终于下了决心,救妈妈,嫁给有钱人。妈妈的手术顺利进行,他也和有钱人如期举行了盛大的婚礼。但她的脸上始终挤不出一丝笑容。

婚后的日子不咸不淡的过着,听说他们一直没有感情。这个有钱的老公,把她当做保姆,老妈子使唤,稍有不慎,就说:“老子是花了大价钱买的你,让你干啥就干啥,还敢跟以前的那个男的勾勾搭搭写信,看我不打断你的腿……红红姐的日子变得暗无天日,度日如年。

后来他竟然真的一次一次的打她,还说她是“不会下蛋的鸡……红红姐经常带着满身的伤痕来娘家躲避他的毒打。可软弱的娘家人,都不敢去给女儿讨个公道。只劝她回家去,“好好过日子,两口子打架,都是床头吵床尾和……”红红姐彻底绝望了。

她来娘家的次数渐渐的少了,随着一年年苦涩岁月的无情煎熬,白头发却是越来越多,眼神变得迷离涣散,目光呆滞,经常一个人呆在墙角自言自语,或者独自发愣。后来,我很少回老家了,也就不知道她的近况了。

直到今天晚上,得知红红姐疯了,我心里堵的慌。我真想去替她出头,狠狠的把她那可恶的老公揍一顿,让他去蹲大狱。再告诫她那愚昧无知的父母,让红红姐赶快离婚,跳出火坑。不然的话,她的命肯定就要葬送在那个丧尽天良的有钱人手里了。

红红姐,我在遥远的地方为你祈福,希望你快点健康起来,勇敢、坚强的摆脱这一切厄运,让如花的笑容重新回到你的脸上。咱们再相聚时,还能够在一起唱甜甜的老歌。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