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一个35岁的单身女人

1、写在开始

人,作为群居动物,是以家庭为单位存在的。

一个人,从小的时候开始,就在原生家庭成长,享受父母的照顾和培育。

慢慢地,小孩儿长大了,到了能够组建新家庭的年龄,然后和另一个相爱的异性一起,组成新的家庭。

就这样,周而复始,每个人都通过从两个家庭的转变,推动着这个社会的发展和进步。

以上,就是正常情况下,大多数人所经历的一生了。

然而,也有很多不顺利的人,他们会卡在原生家庭和新家庭之间,尴尬无比。

今天想要说的就是一个35岁还没结婚的单身女人。她叫晓萍。

2、颠沛流离

晓萍的老家是河北的,有亲戚在东北的哈尔滨,她母亲的弟弟在这儿,所以在她最近的五年里,大多数都是在东北度过的。

从16岁辍学开始,她就一直出来工作。她当过小餐馆的服务员,也做过超市的收银员、快递的分拣员等,但是要说来东北之前做得最多的岗位,莫过于工厂里的女工,各种流水线上的工作她都干过。

对她而言,很多工作只有做过才知道,那种真的不想再继续干下去了的感觉,总是在一份工作做了一段时间就产生了。

既然厌倦了,也就没有必要留下来了,反正在哪里干都是干,这里也不比别处给的工资高,何必非得难为自己硬撑着做下去呢?

所以,换工作也就成了常态,如果有一个半年以上还没换的工作,反而对她来说是一件稀罕事儿。

3、学门手艺

来哈尔滨是她五年前的事情了。作为一个30岁的单身女青年,她有在祖国大地上任意选择工作地点和生活方式的条件。

之所以投奔她的亲戚,是因为他舅舅铁了心让她学一门手艺,不能再继续过那种颠沛流离的生活了。

舅舅一家已经在东北扎根了,生活了快四十年了,虽然过得不是太富裕,但是也不至于太清贫。舅舅一家有四口人,拥挤在市中心不到50平米的小房子里,可生活还算是过得去,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舅妈的一个亲戚已经50多岁了,经营着一家有着三十年多年营业史的老理发店,生意还算是红火,忙得那些时候也是总加班。这次舅舅让晓萍学的手艺,就是美发。

晓萍在这么多年的奔波中,也意识到了自己 应该有一门安身立命的手艺,索性就跟着老师傅学起了美发这个古老的职业。

这一学就是四年,基本上已经掌握了女人美发所有的项目和技巧。当然,这里的客人对美发的质量要求也不是很高。

可偏偏突然有一天,她在用一款新的染发剂给客人染发时,出现了意外。她的手不注意接触到了染发剂,并且出现了红肿的现象,并伴随着非常痒的感觉。还好师傅及时给她做了清洗,才没有造成太严重的后果。

从这以后,晓萍开始讨厌上了自己的美发的工作,不再想要过那种给别人弄一辈子头发的生活。

对外,晓萍解释她之所以不再继续做美发的原因就是皮肤过敏,身体不允许她继续做这辈子唯一做了四年的手艺活儿。

师傅苦口婆心地劝她继续干下去,她早就已经可以出徒了,如果不做那就真的可惜这么多年的付出了。怕过敏可以选择对手没有伤害的产品,只要戴好手套防护,肯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舅舅和舅妈也很不理解,希望她能在美发的事业上继续坚持下去,别荒废了自己。

可最终,谁都没能说服这个三十多岁的单身姑娘,她还是选择了离开。

4、重新选择

离开哈尔滨,这是晓萍认为最正确的决定。至于去哪里,最好的选择就是回老家了。

她趁着过年的时候,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带回了农村老家。其实,也没有什么东西,简简单单的一些衣服和随身用品而已。

既然东北发展不好,不能给她一个舒适的生存环境,那老家所在的省城终究应该有她的容身之所吧。

既然美发这门手艺不能让她干一辈子,那做一些其他力所能及的工作,也应该不至于饿到她吧。

就这样,回家过年的晓萍,终于决心在自己老家这边发展,不再去那冬天冷得不行的哈尔滨。

5、初次恋爱

作为一个女人,晓萍在34岁之前是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

她也在网络上跟一些也是单身的男孩子聊天,还算聊得来的男生,也会选择见见面,而见面也仅仅是吃饭和逛街。

晓萍,有一个原则,那就是凡是在第一次见面之后对她有身体接触的男人,她都绝对不会见第二面。如果有让她感觉特别猥琐的男人,她就直接将他拉黑,没有任何的犹豫。

晓萍见过的男人很多,可绝大多数在见面之后都让她感到厌烦,特别是那些刚见面就对她动手动脚的男人,她都是直接离开,不想再跟这样的男人有任何的瓜葛。

曾经有一个在网上跟她聊了半年多的男人,第一次见面就强吻了她。她当时感到特别恐惧,直接就像逃跑一样走开了。从那之后的半年时间里,她都没有跟任何陌生男人说一句话,见面约会也就更无从谈起了。

晓萍的第一任男朋友,是她回老家后父母的朋友介绍认识的,也就是相亲。她当时34岁,对方比她小两岁。

男孩子也是未婚,是前几年北漂回来的,现在在石家庄送快递,一个月平平常常六七千块钱的样子,不是太多,但是也足够用了。

在父母的催促下,晓萍勉强同意了恋爱,两个人相处起来也还算是融洽。

既然是恋爱,身体上的接触自然是难免的。牵手、接吻、爱抚,尽管晓萍有些不情愿,但是也还是顺从了初恋男友的这些行为。

可对于那件男女之间最为亲密的事,晓萍还是很坚决的,始终跟男朋友强调,只有结婚之后才可以做。

两个人相恋两个月之后的一天,在一番亲密的举动之后,她的男朋友实在是没忍住,要对她强行发生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头脑一直很冷静的晓萍,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将男朋友推开,哭着跑开了。

从此,她的初恋结束了,她也含泪离开了这个本想在这里扎根的城市。

6、全新开始

这个世界还是很大的,既然石家庄待不下去,那别的城市也一定会有自己的容身之所。

晓萍的小学同学正好在上海发展,听说晓萍暂时没有工作,所以就劝她来上海找工作试试,毕竟是全国最大的城市,选择机会也是最多的。

既然没有别的地方可以选择,那到一个有熟人的地方就成了唯一的选择了。

挤在同学租来的小单间里,晓萍感觉还是蛮好的,至少在这里没有了男人的威胁,可以感到很安全。

在陌生的城市里找一份称心如意的好工作,确实是不容易的。可如果只是想找一份可以糊口的简单工作,似乎又是非常容易的事情。

在她同学租住的房子附近,有一家中型超市在招聘理货员,她决定去试试。结果,面试刚结束,就直接通知她明天来上班。

理货员的工作挺劳心的,也包含了一些体力劳动在里面,工作的时间也很久,有时候还需要加好几个小时的班。尽管如此,晓萍摸着自己的钱包,还是决定咬牙坚持干下去。

7、二次恋爱

手机是个好东西,里边有男人。

晓萍这些年之所以认识这么多的单身男人,功劳都在手机,他们中的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通过手机软件认识的。

在她分手的这些日子里,有一个无锡的单身小伙子对她很是关心。每天都会找她聊天,逗她开心。

他离她也就一百多公里,坐高铁不到一个小时也就到了。

聊了一个多月以后,在他的一再坚持下,晓萍答应了和他在上海见面。

小伙子中等身材,长相也很一般。不过这对处于失意中的晓萍来说完全够用了。

小伙子老家是安徽的,比她大两岁,在无锡工作十多年了,在一家大型工厂的流水线上做普通的技术工作。之所以称他为小伙子,是因为他跟晓萍一样,都没有结过婚,都还处于那种没心没肺的混世阶段。

吃饭、逛街、看电影,经过一个下午的相处,男孩儿向她表白了,直接了当对她表达了爱慕之情。晓萍虽然没有那种特别感动或者是激动,但是也确实能够感受到他对自己的真诚。

就这样,晓萍开启了人生的第二次恋爱,并且是异地恋,每个月见二次的那种。

晓萍对现任男友还是老规矩,严肃表示那件羞羞的事情只能结婚后做,一旦违规越界就立马分手。

男人在追求女人的时候,对女人似乎都是有求必应、言听计从的,可在执行层面却始终会大打折扣。晓萍的新男朋友也不例外,总是变着法的在见面时挑战晓萍的底线。

在两个人确定恋爱关系三个月之后的一次见面,晓萍的男朋友不顾她的拼命反抗,强行做了跨越晓萍底线的事情。这也成了他俩最后一次见面。从此以后,她再也不想见到这个不守信用、强迫她的男人了。

伤心欲绝的晓萍,连工资也没要就离职了,匆忙买票离开了这个曾经让她产生过美好期待的地方。

8、故地重游

时隔一年多,她终究又回到了那个曾把她冻僵过的城市——哈尔滨。这有她的亲戚——舅舅,可以免费提供给她吃住,至少短期内看是最好的避难之所。

哈尔滨这个城市,没有上海那么繁荣。这里的单身男人大多也都是好吃懒做,其中得有一半以上,都是名副其实的啃老族,甚至是有的跟她一样总换工作,连自己都养不起了。

之前在哈尔滨的四年里,让她很难忘,这也是她青春的一部分。难忘,并不代表着喜欢这里,还可能是有一点点恨。她忘不了在这三四年的学徒生涯里,每天都加班到七八点钟,根本没有周六周天,连谈恋爱的时间都被严重挤压了。她每次跟聊得好的男人约会,都没法选在白天,只能是下班后的晚上。这或许也是她总被刚刚见面的男人“揩油”的原因吧。

那件严重的事情发生过后,晓萍始终都无法释怀,所以这次故地重游也是为了能够平复一下自己紊乱的情绪。

9、又见一男

晓萍心情低落,除了吃饭、睡觉外,就是摆弄手机。当然,手机中有男人,自然免不了要找人倾诉一番。

突然,她想起了一个之前要见面没见上,但是一直在偶尔交流的男人。这或许就是她鱼塘中的一条备胎鱼吧,反正临时凑个数也无碍,见面就权当放松心情了吧。

跟她接触的男人,似乎都很“听话”。她说要见面,就可以马上见面;她想要去哪里见面,就在哪里见面;她说吃什么,两个人就去吃什么;她说要做什么,两个人就去做什么。

晓萍对这个男人说,她想留在哈尔滨,只要有一份合适的工作就可以,暂时不想谈恋爱,先把工作稳定下再说。

男人见女人没有谈恋爱的意思,也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失落,反正只要她能留在哈尔滨,他的机会就会有的。

按照晓萍的意思,两个人决定在一个离她很近的商场见面。见面的时间是上午十一点,正好在商场溜达一下就去吃午饭。

男人很重视这场见面,精心打扮了一番,提早来到了约定的地点等待晓萍的出现。

两个人见到彼此的时候,已经过了11点,两个人在商场随便逛了逛,就已经到了中午用餐时间了。在转了一圈饭店之后,晓萍选择了一家韩系烤肉餐厅。就这样,两个人开启了边吃边聊模式。

两个人的见面还算有话说,男人并不太强势,总是照顾着女人的情绪,聊着一些女人愿意说的话题。晓萍则侃侃而谈,表现出一副很老道的样子。男人话虽然不多,却总是在捧着女人说的话,一副卑微的样子,甚是可怜。

快吃完饭的时候,晓萍提议去唱歌,并且选了一个她去过的地方,这可能是她唯一的爱好了。

男人很顺从,表示自己不会唱歌,但是很愿意听晓萍唱歌。

就这样,两个人来到了KTV,选择了一个小包房唱了起来。

晓萍是85后,男人也差不多一样的年龄,可晓萍唱的歌曲大多数都是非常老的歌曲,男人大多数都没听过。

晓萍确实喜欢唱歌,可总是没有在调子上。冷落在旁边的男人,只能是干坐着给她鼓掌,并且还要在她唱吧之后说一句,你唱得真好,厉害厉害。

一个小时后,两个人从KTV走了出来。男人要开车送晓萍回去,晓萍答应了。本身就几公里的路程,送一下也无妨。没多一会儿,晓萍就下车了,简单告了个别,就下车闪人了。

从那个时候开始,男人就开始留意晓萍能干的工作,一旦有了差不多的岗位,男人就会发到她的手机上,甚是殷勤。

每次,晓萍翻看完信息之后就说,这些都不适合我,哈尔滨这边的岗位太少了,连个厂子都没有。

就这样晓萍没有面试过任何一个企业,却总是抱怨这个城市真的不行。特别是男人开车到她楼下,要带晓萍去人才市场找工作的时候,她都拒绝了,硬是没有出来见一面。她宁可躺在亲戚家的床上睡觉,也不想出来找她当下最需要的工作。

终于,在两个人见面之后的第十天左右,晓萍决定离开了。

她走的那天,如果不是男人主动跟她说话,她都不会告诉男人她马上就要坐火车离开了。

至于去哪里,女人没说,男人也没问。

晓萍对这个城市没有留恋,对这个城市里的单身男人,也没有丝毫的好感。

10、写在结尾

可以用两种状态来形容普通人的惨,一个是没有工作,一个是没有对象。

没有工作的普通人,可能是自由的,但是生活中他一定是窘迫的;没有另一半的普通人,可能是自由的,但是他的精神世界一定是空虚的。

晓萍作为一个普通人,既没有工作,也没有对象,只能是在找寻理想工作和找寻适合对象中,忍受人生的悲惨。

人啊,没有一技之长,又不愿意去用一身力气谋求生存,那生活的苦自然会找上门来。任何人都是躲不过去的。

晓萍作为一个35岁的单身女人,尽管身边依旧还是有很多的单身男人围着她转,但是这些围着她的男人又有多少是有实力承担起养家重任的呢?这个真的很难说。

晓萍去哪里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依旧没能找到人生的方向,以后的生活还会延续当下的悲惨。如果她一直只是为了糊口而去做简单的工作,那在她将来没有体力去参加长时间的劳动时,也将会是她最为痛苦的时候。

我们生而为人,终究逃不脱世俗的圈套。

对晓萍来说,解决问题的方法也很简单。找一份能够让自己充满热情的工作,一直干下去;找一个可以让自己永远充满热血的人,一直生活在一起。仅此而已。



2021年6月12日20:00:11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