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赏·醉】醉春风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雪娘一身素衣,右手提着青玉酒壶,赤足啷啷苍苍的穿过一束束桃花丛,这漫地的粉红嫩绿刚触到雪娘似雪的肌肤便结了一层薄薄的冰晶。

东风拂过,夹杂着桃花酒的清香,桃花簌簌,雪娘苍白的秀发随风飘散,布满冰晶的脸颊微微泛红,迎着月光闪闪发亮,滴滴冰珠从眼睑涌出,又滑落。雪娘伸手接过一朵小花,拿到鼻尖微微低头嗅了嗅,便插在了耳边。

醉春风

不知不觉雪娘已走到这束束粉红的尽头,无边无际的海水泛着波光飘着朵朵粉红的花,出现在眼前,雪娘盘坐在一棵桃树下,看着海水,看着明月,看着簌簌飘凌的粉红,提起酒壶,一饮而尽。

雪娘向后一倒,倚在桃树上,将酒壶重重的摔在这粉红中,低下头,轻轻闭上眼。良久,雪娘掏出一把木雕的琵琶,一朵牡丹立于琴头,琴尾则是几簇叶子中藏着几朵小花。

雪娘撩拨着琴弦,过往的种种历历在目。

那年,雪娘被无相法师所伤,奄奄一息。上山采药的雪华,恰巧路过,看雪娘倒在地上,头发苍白,面无血色,立即放下竹编的药篓,拉起雪娘的手冰凉冰凉的,一惊,替雪娘号着脉。

雪娘使劲浑身力气,微微抬起眼皮,看着雪华说道“你救不了我的!”雪华见雪娘的嘴一闭一合的,便俯下身,将耳朵贴近雪娘的嘴边“什么?姑娘你在说什么?”

“我说……你……救不了我的。”说罢雪娘双眼一闭,头微微倾斜,便不省人事。

“姑娘……姑娘”雪华皱着眉,摇着雪娘大喊。

雪华见雪娘一点儿反应都没有,背起药篓,抱起雪娘就往山下跑。

雪华跑回他山下的小木屋,把雪娘尽量轻柔的放到床上,雪华的手臂已经冻僵了,雪华的手颤颤巍巍的号着脉,雪娘脉搏断断续续,但有股有力的气萦绕其中,雪华微微皱眉,随即又轻轻的点了点头,打着哆嗦,来到药炉旁,手臂慢慢靠近药炉。

待手稍微缓和,雪华立即跑到书桌前,翻阅医书,可已到午夜仍未果,雪华只好先开了张补血养气的方子。只见雪华在草纸上写下“当归,黄芪,党参,红枣……”

雪华煎好药,用浸过药的棉絮,一点点喂给雪娘。雪华坐在床旁,盯着雪娘布满冰晶的脸,不知不觉便睡着了。

雪华身子一晃,从梦中惊醒,发现雪娘脸上的冰晶已无迹可寻,连忙帮雪娘把脉,脉搏随仍微弱,但比昨天总是好很多了,雪华微微一笑,仔细的打量着雪娘的脸,雪华一惊“是昨天……梦中的姑娘”雪华脸颊微微泛红。

一个月过去了,这一个月间雪娘的身体在一点点的好转。雪华像往常一样又坐在床边睡着了。

雪华醒来发现,这姑娘侧卧着盯着自己,嘴角微微上扬,雪华见状眼光闪躲着,支支吾吾的说“姑……姑娘……你……你醒了”脸早红了一片“我……帮你再号号脉。”

雪娘伸出手来,脉象一切正常,雪华长舒一口气。原来雪娘修为是靠盗梦,因而这雪娘也便不治而愈。

“谢谢,公子的救命之恩!”

雪华低着头“客气!其实……我也没做什么。”雪华右手搔着头“我要上山采药,你……要一起吗?”

雪娘微微点头。

雪华采着药,雪娘则采遍了这野花。两人坐在树下稍作休息,雪华突然起身,采了些野花,编了个花环,帮雪娘戴上了“好看!”

雪娘低着头,脸颊红彤彤的。

“快要下雨了,我们回家吧!”雪华抬头看看天。

两人起身并行着,雪华的手微微触碰着雪娘的手指,一下、两下……终于雪华鼓足勇气,轻柔的牵起雪娘的手,凉凉的。

回到家,雪娘帮雪华收起草药,随即,“嘌嗒嘌嗒”大雨倾盆而下。雪华坐在窗前,雪娘靠在雪华腿上,头伏在雪华膝上,看雨打落在树叶上,打落在花丛中。

雪娘侧头,看见墙角放着一把木雕的琵琶,琴头一朵牡丹,琴尾几簇叶子总夹杂着几朵小花“好生精致!”说罢,雪娘走到墙角,细抚着琵琶,随即一首高山流水绕过余梁。

……

醉春风

“雪娘!雪娘!”雪华叫了几声都无人应,便来到窗前,只见雪娘呆呆的站在院中,盯着外门的方向,一动不动。

雪华满脸疑虑跑到院中“怎么了?雪娘。”

只见雪娘眼瞪的圆圆的“他……来了!”

“谁?谁来了?”雪华抓着雪娘的胳膊急忙问道。

雪娘还未来的及回答,一阵狂风吹过,迷茫中一位法师左手拿着金钵右手拿着佛仗,出现在门前。

“妖孽!既然你不知悔改,休怪我无情!”法师举起金钵,嘴里小声念着咒语,一道金光打向雪娘。

雪华见状,脖子上的青筋暴起,大喊“不要”把雪娘往自己怀了一拉,一个转身替雪娘挡住了这金光。

雪娘一怔“雪华……雪华”冰滴不住的从眼睑涌出,雪娘瞪了法师一眼,手一挥便带着雪华飞走了。

法师愣在原地,还没回过神,雪娘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也没有再追上去。

雪娘就这样抱着雪华盘坐在地上,直到雪华化为一粒粒尘埃。

往事一幕幕,不知不觉间雪娘、桃花、湖水都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雪娘睡的也越来越沉。

雪娘这一睡便是3年。

又是一年桃花开,只见冰在一点点的融化。雪娘微微睁开眼,粉红色的花瓣随风飘落,湖上波光粼粼,自己则躺在粉红花海间。雪娘微微一笑,拾了一朵插在耳边。

“我,怎么在这里?……这琵琶好生精致!”说罢一行泪从雪娘眼角滑落,雪娘拭了泪痕,盯着粘着眼泪的手指良久,摇摇头,又望了望四周了无人烟,便拿起琵琶撩拨着。

一曲作罢,雪娘收好琵琶,抬眼透过桃花丛看了看蓝天“李公子……雪娘回来了!”

第二期:接龙客栈·鸡年悬赏任务榜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你的儿女,其实不是你的儿女 他们是生命对于自身渴望而诞生的孩子。 他们借助你来到这世界,却非因你而来, 他们在你身...
    小妞育儿阅读 204评论 2 3
  • 昨天在上班时和同事讨论到现在怎么学习,我有一些自己的思考。 二十年前,可能你大学毕业学到的东西可能可以满足之后几十...
    陈凯CK阅读 78评论 0 0
  • 现在流行防火防盗防闺蜜,看看我的前半生,就深有体会了。 我们科里的同事,看了我的前半生就深有感触,同时我们发现了一...
    开心的灵通阅读 60评论 1 0
  • 这一篇是我的杜拉拉职场系列第十篇。前面的九篇分别是:《从“倔驴杜拉拉”说职场(一):关于求职》、《从“倔驴杜拉拉”...
    说书人熊二娘阅读 294评论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