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好朋友姜大宝

          “大宝,慢点跑!”“小杨阿姨,我要找小杨阿姨……”姜姐发来微信视频,一个身穿浅蓝羽绒服脚蹬黑色小皮靴的小女孩正向我家楼下奔跑着。

      这个小可爱是邻居姜姐家的小孙女,今年3岁,剪着齐耳短发,长得倒是挺敦实,笑起来呀,月牙般的眼睛一眯,能瞬间把人彻底融化。别看她才只有3岁,话都说不清楚,但她确确实实是我的好朋友之一,而且是我年龄最小的好朋友。

图片发自简书App

      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我们俩的友谊已经有一年多了。那是我去年刚搬来新小区的时候,邻居们也都互不相识。由于家里开门窗厂的原因,我经常将自己拍的小区风景发在群里,图片上标注着厂名。心想就当是一种分享,因为美好的事物大家都喜欢,这种推销自己的方式应该不至于让邻居们太过于反感。可没成想,反应似乎比自己想象的效果还要好,小区里加我好友的邻居越来越多,其中也包括发视频给我的这位姜姐。

      因为我当时就在小区大门外的装修公司上班,姜姐退休后在家照顾小孙女。初见姜姐,五十岁左右,利落短发,穿衣有品,性格温和,给人感觉干练优雅。她有许多爱好,晨起跑步,摄影,研究养生之道。因为喜欢我的摄影,来找我探讨学习。当时她领着她的小孙女名叫大宝,由于大宝天性活泼,热情大方,不像有的小孩子那般小心警惕,害羞腼腆,在我办公室玩了一次我们就彼此喜欢了对方。不得不说,人和人的相遇真是一种奇妙的缘分。

      大宝最大的特点就是喜欢跑步,每次见她都像一个风一样的小女孩,而且因为肉嘟嘟的,跑起来一颠一颠地特别可爱。每次见面,我们都用属于我们的独特方式打招呼,就是我单膝跪地,成半蹲状态,伸展开双臂的那一刻,不论大宝离我有多远,她都会一边笑一边向我飞奔而来,然后扑进我的怀里喊:“小杨阿姨……!”也不知为什么,每次看见她,我所有的日常烦恼都一消而散,呈现出平时几乎没有的放松状态。每次我都会变着花样逗她开心,为她准备好玩的好吃的,极其耐心的引导她说话和发挥想象力。而她的奶奶姜姐,就被我们忽略在旁边,只看着我俩你侬我侬。

      和孩子的情义就是这样简单纯净。她不会考虑你是做什么的,有没有身份地位,家中有没有钱,有没有共同爱好,是不是精神同频。只要我对你好,你信任我,这就足够。

      做生意的这些年,原本喜欢安静孤僻的我为了工厂订单,开始硬着头皮进入各种陌生的群,有新建小区群,有孩子家长群,有业余爱好群,有同城装修群,开始选择性的加一些看似有潜力,有能力甚至有社会影响力的形形色色的人物。当然,其中也不乏有兴趣相投,情投意合的朋友。我们因为彼此的共同爱好和业务联系从线上走到线下,成为生活中彼此陪伴的朋友。感恩这些朋友一路陪伴,提供帮助,让我的人生越来越丰富,工厂的运作越来越步入正轨。

      但,我总觉得哪里不对。我总是小心翼翼的维护着自己的形象,尽力做那个谈吐优雅,懂礼貌有修养,尽可能的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的人。也试着将自己的真心掏心挖肺毫不保留的示人。

    但往往并不是每份真心都有人懂得,往往事与愿违。我遇到过和朋友做生意,前一秒还为价格称兄道弟,后一秒就想尽计谋恩将仇报的人。我遇到过表面阳奉阴违背地吐槽不满的人。我遇到过看似精神伴侣实则背道而驰的人。我遇到过有求于你的时候情真意切不需要你的时候转身离开的人。最终,成年人的友情都是易碎品。在社会混久了,你会发现,真正的友情其实是一件很奢侈的情感。想找一个无论何时都理解你支持你鼓励你的朋友,何谈容易!

            “每个人只能陪你走一段路,迟早是要分开的。”贾樟柯的人生观,在他的另一部电影《山河故人》中,借女主角之口说了出来。

      于是,我开始慢慢的收回自己的触角,躲进自己的壳,热爱着自己的热爱,坚持着自己的坚持。不过分热络,也不拒人于千里,我嬉笑怒骂,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终于,无形的面具看似天衣无缝的长成了看似完美的皮囊。只有自己知道,我依旧想做那个爱憎分明,为朋友义无反顾两肋插刀的人。

      “你看,你不在家大宝伤心的。”视频里的大宝低着头一副不开心的样子,“我说带她到理发店去她就是不肯,别人问她你的小杨阿姨就比我们好吗?她对人家说小杨阿姨好!”我可以想象这个对大人的话还似懂非懂的孩子,她可爱的小脸上直接表现出来的不高兴和坚持。突然莫名感动,做一个孩子眼中的好人,是那样轻松容易。

      最好的时光是童年,最好的关系未成年。

    总是担心一起聊天没话题,要么口才不好,要么阅历太少。总是推脱各种聚会选择独自一人,要么不懂行规,要么资历不深。总有些感情不痛不痒不远不近,总有些话语反复斟酌小心翼翼。

      童年无忌。成年便是从你小心翼翼地说话开始。那些没心没肺,为所欲为。那些一吐为快畅快淋漓。那些随心所欲畅所欲言……终究败给时光,只轻轻地展露给懂你的人。

    编一段话给你,又删去,这就是——距离。有些事情看清看透,不挑明,却已经——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