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七 替死鬼(九)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东辰区,光复街43号,凶宅。

重阳子没有穿中山装,而是换回了自己的道袍,轻抚着凶宅的大门,口中轻念咒语。

大门打开,里边一片漆黑。

重阳子冷哼一声,双手成剑指在自己眼前一划,双目金光四射。眼前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符咒。

“雕虫小技,”重阳子右手点了一下符咒的中心,一股剑气注入其中。以剑指所指的点为中心,符咒四散裂开,像被打碎的玻璃一般,最终消散于空气中。

感知了一下施术者的方位,重阳子向前迈了一步。脚步落地之时,重阳子已经进到了二楼的主卧室。

砖头抬头看了一眼破空而入的重阳子,脸上露出一丝了然,赶忙从床上下来,低着头站在红姐的身后。

“师弟,何苦呢?”红姐微笑依旧,只是笑容里多了些惋惜。

“师姐,你顺天道杀生应戒,师弟我无权干涉,”重阳子脸上罕见地带上了怒容:“可你纵容砖头因私恨危害凡人,这,天理不容!”

红姐听完重阳子的怒斥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了出来:“师弟,这么久没见,你还是老样子。不,应该说你和他越来越像,动不动就天理难容。”

红姐右手微微抬起,一团红光凝于指尖:“可如果天道本不仁呢?”

——2——

墙上时钟的分针已经指向巨大的数字7,时针也向数字12前进了不少。

邢倩倩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只是两只手轻微地颤抖着。

邹卉这会儿反而平静了下来,只是盯着自己的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倩倩。”大柏轻声叫了一句。

邢倩倩似乎被吓了一跳,身子一抖,看向大柏:“怎么了?”

大柏脸上闪过一丝挣扎,又低下了头:“没什么。”

邹卉看了看两个人,眼里闪过一丝狠劲,突然起身,冲着大柏头顶的剔骨刀扑了过去。

邢倩倩一惊,下意识地也起身扑了过去。

邹卉明显快了一步,双手抓住剔骨刀的刀柄使劲一拉,剔骨刀纹丝不动。邹卉刚要拉第二下,邢倩倩已经冲了过来,撞在了邹卉的身上,两个人都倒在了地上。

“你要干什么!”邢倩倩起身一把拽住邹卉的衣领:“你难道要杀人吗?”

“不杀他,我就会死,你也会死!”邹卉面目狰狞地和邢倩倩对视。

邢倩倩一噎,拽着邹卉的手不由得松开了。

邹卉推开邢倩倩,又要去拿剔骨刀。邢倩倩反手抓住邹卉,语气有些恳求:“再等等,你不是已经找了人帮忙?”

“我等不了了!”邹卉异常急躁:“还有半个小时,我的命就剩下半个小时!”

“让我试试,我试试能不能出去,”邢倩倩语气中恳求的味道更重:“你也不希望自己背着杀人凶手的名声过一辈子吧!”

邹卉迟疑了一下,点点头。

邢倩倩看了一眼大柏,大柏低垂着头,又恢复了一开始黯淡的样子。

咬咬牙,邢倩倩打开门,门外依旧是令人恐惧的黑暗。

后退几步,邢倩倩深吸了一口气,腿一使劲儿冲着那一片黑暗冲了过去。

眼前一黑,接着又是一亮,邢倩倩又向前冲了几步才停下身。抬起头,邢倩倩愕然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刚才的屋子。

邹卉也诧异地看着冲进来的邢倩倩,双手紧紧地握着钉在墙上的剔骨刀。

——3——

邹广泰和龙蕊在凶宅门口已经绕了好几圈,可怎么也进不去。两个人去过夜言超市,被告知重阳子已经赶了过来,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在里边了。

正当两个人又一次强行突入无果的时候,一声窗户破裂的声音。

黑暗中一个身着道袍的身影从二楼飞了出来,直接摔在地上。

两个人一惊,赶紧跑了过去,地上的是重阳子,嘴角淌着血,发髻凌乱,再也没有了往常仙风道骨的模样。

龙蕊赶忙蹲下身:“重阳子前辈,您怎么样了,丹药,您的随身丹药在哪!”

“这点小伤不用丹药。”嘶哑的女声传来,三个人同时看向二楼,红姐站在已经破烂的窗户边,依然是一脸的笑容:“师弟,你心怀仁义,但这天道并非仁义。所以你,必败。”

重阳子捂着胸口强撑着坐了起来,用力喊道:“荒谬,师姐法力强于我,师弟自然落败,与天道何干?”

红姐摇摇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师弟,我今天仍是给出选择,屋里的三个孩子,是否身陷死局,要看他们自己的选择。所以,静候结果吧,师弟。”

红姐一甩手,扔下一面铜镜,镜子里是大柏三人屋子里的情况。

——4——

墙上时钟的秒针,依然塔塔的走着,分针已然过了9,时针距离12越来越近。

邢倩倩的脸上有几道还在流血的抓痕,剔骨刀,被她紧紧的攥在手里。邹卉捂着流血的胳膊,狠狠地瞪着邢倩倩。

时间倒回一点,邢倩倩回到屋里,看到邹卉在拔刀,被欺骗而产生的愤怒瞬间涌上大脑,她二话不说就冲了过去。

就在这时,刚才纹丝不动的剔骨刀突然被拉了出来,邹卉一咬牙拿着刀刺向了冲过来的邢倩倩。

邢倩倩一惊,慌乱中一闪身,刀子擦着她的胳膊而过,锋利的刀锋,直接给邢倩倩的衣袖开了个口。

来不及去看胳膊,邢倩倩一矮身撞在了邹卉的肚子上。邹卉吃痛,不受控制的弯下腰。邢倩倩后退半步,伸手就去抢刀。

邹卉再回过神,剔骨刀已经到了邢倩倩的手里。慌乱下,邹卉伸手冲着邢倩倩狠狠抓了过去。邢倩倩躲闪不及,脸上被狠狠抓了几道,疼痛之下,一挥手,锋利的剔骨刀在邹卉的胳膊上划了一刀,血,瞬时就流了下来。

“倩倩,帮我撕下这张破纸好吗?”大柏的声音有些无力。

邢倩倩没有回话,只是继续盯着邹卉。

“她不会撕下来的”邹卉冷笑了一声:“她杀了我以后还要杀了你才能活命。”

邢倩倩没有反驳,依旧一动不动地盯着邹卉。

“呵呵,默认了?”邹卉嘲笑地看着邢倩倩,眼神里带着莫名的疯狂:“过来杀我呀,用你的刀子杀我呀!但我告诉你,我一定会狠狠地反抗,我会把你的脸抓花!我会戳瞎你的眼睛!我要你带着丑陋活下去,我让你以后当婊子都没有人愿意碰你!”

邢倩倩咬着嘴唇,冷冷地看着邹卉,依然不说话,只是余光瞟了一下墙上的时钟。

“不敢吗?”邹卉眼神里疯狂的意味越来越重:“那就让我杀了你吧!”

大叫一声,邹卉一脸狰狞地冲向邢倩倩。

邢倩倩脸上浮现出恐惧,手中的刀子下意识地捅了出去。

——5——

血顺着剔骨刀一滴滴落在地上。

邹卉的左手扯着邢倩倩的头发,力气之大让邢倩倩的头都歪着,指缝间有些头发已经被扯断。邢倩倩的左手死死抓着邹卉的右手,而邢倩倩的右手,紧紧握着剔骨刀的的刀柄,刀身已经有大半没入邹卉的身体里。

“我,我恨你......”

邹卉狰狞不甘地吐出最后一句话,无力地倒在了地上。邢倩倩惊恐地看着自己两手的的鲜血,肠胃一阵剧烈翻滚,蹲下身子一阵呕吐。

大柏看着眼前的一切,黯然无语,眼泪留了下来。

吐了好一会儿,邢倩倩瘫坐在地上,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分针已经过了11。

邢倩倩用力喘了几口气,用手撑着,艰难地爬到了大柏的身边,倚着墙挨着大柏坐着。

“不动手吗?”大柏冷声问道。

邢倩倩喘息着,不说话。

“再不杀我就来不及了,马上就要到两个小时了。”

“呵呵,你就这么想死。”

“我不想死,尤其是死在你这种小贱人手里,为了自己什么人都可以杀的小贱人。”

邢倩倩用力地转过身,认真地看着大柏:“至少在这最后一刻,不要用激将法,好好跟我说说话,好吗?”

大柏嘲讽的面容一僵,眼泪不停地流了下来,脸上的表情被痛苦替代:“做错事的是我,该赎罪的也是我,我已经死了,何妨再死一次。倩倩,你杀了我好不好,我求求你,让我至少真正救一个人。”

“大柏,你和我不同,你找到了希望。”邢倩倩伸出带血的手,轻抚着大柏的脸颊:“你现在知道了自己是个英雄的儿子,你的过去得到了改变。虽然你成了地缚灵,但你没有继续堕落,而是选择洗心革面,一心救人。大柏,你值得活下去,带着希望活下去。”

邢倩倩看着墙上的钟,分针已经走到了12和时针重叠在一起。

“而且,你救了我不是吗?我的灵魂,因你,而变得犹若琉璃。”

——6——

墙上的时钟显示,现在已经是00:05,大柏活着,邢倩倩也还活着。

插在邹卉胸口的剔骨刀突然化作一股黑气,漂浮到空中。黑气越聚越多,最后化为一个人形落在地上。

啪!

一声响指,黑气内敛,一个男人微笑着出现在两个人面前。

大柏吃惊地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人,邢倩倩更是直接喊出了男人的名字:“贾赐!”

黑气中的男人,正是红姐的四方死士之一,老不死,贾赐。

看了一眼脚下已经冰冷的邹卉,贾赐的脸上露出惋惜:“为什么不愿意像刘晶一样呢,那样你们谁都不会死。”

贾赐叹了口气,走到邢倩倩身前:“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但是先让我把它取出来。”贾赐一挥手,一股黑烟从邢倩倩的天灵飞涌而出,进入贾赐的手心里,最后化为无形。

“哦,对了,还有这个。”贾赐一拍脑门,伸手撕下了大柏身上的符咒。

感到身体恢复行动能力,大柏立刻爬到邢倩倩身前,将她挡在自己身后。

贾赐赞扬地点点头,随后双手一摊,耸了耸肩:“我没有恶意,只是想告诉你们一些事情。如你们所见,那把剔骨刀是我变的,而我也有能力祛除黑烟灵,而且是同时祛除多个。”

邢倩倩脸色苍白:“也就是说,其实我们三个可以都不死。”

贾赐点点头,带着遗憾说到:“其实最简单的方法是撕掉大柏的符咒,那个符咒连着我的变身咒,撕毁符咒我就会现身,解决所有的问题。至于另一个方法,就是你们等待,等到过了两个小时,我也会现身。哦,对了,我在黑烟灵上做了些手脚,它吞噬灵魂的时间会延后半个小时。”

大柏和邢倩倩呆呆地看着贾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还有,我说的这些规则,其实是红姐定的。她并不想让你们死,只想让你们认清人心的本质。至于红姐这么做的原因,抱歉,这我就不知道了。”贾赐说完,侧耳认真听了听,门外传来一阵急迫的脚步声。

“救你们的人来了,那么,告辞了,两位。”贾赐身上冒起一阵黑气,随后黑气一散,贾赐消失得无影无踪。

——7——

雨,不知是何时开始的。雨势不大,但地面已经湿透。

大柏扶着邢倩倩,两个人看着雨有些茫然。

邹卉的尸体被冲进来的一男一女抱走了,那两个人应该就是邹卉的小叔和小婶吧。

两个人走得很急,尤其是邹卉的小叔,似乎无法接受邹卉去世的事实,一直大呼着邹卉没有死,倒是那个女人,则看起来冷静很多。

大柏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平安扣还在自己的身体里。

一男一女走后,又进来了一个衣服上带着血的道士,这个平安扣似乎就是他的。邢倩倩认识他,称呼他重阳子。

重阳子说,有了这个平安扣,自己就可以摆脱地缚灵的束缚,重新走出凶宅。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没有一点要停的迹象。

“我想淋雨!”邢倩倩突然开口:“大柏,陪我淋雨好吗?”

“啊,好啊!”大柏抬起一只脚,迈出大门,犹豫了一下,狠狠地踩了出去。

大柏的这只脚,成功地落在了门外,这一次,没有回到凶宅的主卧室。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看到了彼此兴奋的目光。

大柏迈出了另一只脚,这次轻盈了许多。

两个人互相扶着,慢慢地行走在凌晨的小雨里。大柏脸上的血迹,邢倩倩手上的血迹,慢慢被雨水冲散,消散无踪。

凶宅的屋顶,阿明把玩着手里的剔骨刀,看着两人逐渐模糊的身影,温言道:“无根水洗过往罪孽,大善念换日后重生,何其妙哉。”

阿明的身后,吕岩把玩着阴阳核桃,看着阿明微笑不语。

(替死鬼 完)

(未完待续)

【夜言】系列每周一、三、五更新

戳我阅读前文~

戳我阅读后文~

点击下边链接,进入《夜言》目录帖,回顾之前的精彩章节

夜言 目录帖

觉得TA君的文章不错的话,就点个喜欢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墙上挂着的石英钟,秒针规律地转动着,发出嗒嗒的声音。 大柏,邢倩倩和邹卉呈三角形分布地坐在地上。大柏现...
    TA君说阅读 180评论 26 10
  • ——1—— 刘晶的死上了苍南当地的头条,凶宅再发血案,怎么看都是足够吸引眼球的新闻。 民众的好奇被血腥与诡秘再次调...
    TA君说阅读 235评论 6 8
  • ——1—— 南窑区是苍南穷人居多的城区,格子路更是贫民扎堆儿的地方。 格子路上都是些很老旧的平房,但建得很规整,像...
    TA君说阅读 200评论 18 8
  • ——1—— 凶宅地下室的小屋里,诡异的安静持续了很久。 砖头并不着急,随意地将手里不知死活的大柏甩在一旁,微笑地看...
    TA君说阅读 204评论 12 9
  • ——1—— 大柏浑身鲜血,就像刚从地狱的血池里爬出来。 大柏怀里抱着何璇,何璇同样满身鲜血。地上散落着各种残肢肉块...
    TA君说阅读 147评论 3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