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闹的空芜

一日游三地,奔波那堪行。

不言奔波苦,却道心难平。

半月前事,今方抒之于笔

匆匆游完了恭王府,何所谓匆匆呢,因时间紧迫,况府中甚大,无人带路,全凭胡冲乱撞。虽游此一番,已知王府气派。屋中陈设不复当年原貌,屋子几易其主,除房子本身外无一点原味了。评定为五星级景点我以为过誉了。花园很漂亮,要是在当初会比如今更有雅味,今天之人雅气甚少,俗气颇多,其中对景区的改造足可见之。假山中有康熙皇帝手书的福字,无奈我于书法一道全无半点研究。园子里有两只猫,不怕人,但叫声不甚好听。有猫有狗才是富贵气象。游完后几天才知道恭王府有一株三百年的西府海棠,可我去时已是繁花尽落的时节,无缘得见。

从王府出来后骑车去了宋庆龄故居,园里游人稀少,地方也不大。此处原为明珠府邸,因其子而亦有名。成容若君就只占了墙角的一块地方摆了几首他的诗词牌子。园子后部在施工,不能进入。最能看出以前繁华盛景的还要属那棵有五百年之久的槐树。人事更迭,惟有此树常立于此。我折了一小枝叶子准备拿回去做纪念,可它一离树身便萎顿了,而且没有地方放置,只得扔了。整个园子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大变其样且面目全非了。我想入园的门口应是原来的后花园,不可能一进来就是花园。这些地方是非住不能体现其妙啊。

之后又骑车去了天坛,园内遍植绿树,森然鸟鸣,很清幽。我们由祈年殿,回音丘,圜丘一路走下去,建筑宏伟,气势雄壮,然祭祀大典从此不能一见,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切都消失了。有些地方,因为对外开放,反而降低了它本身的威严和神圣。天坛在古时是皇族才能使用的地方,是连天子也要称臣的地方,现在不论何人均可入内,我心内凄凄难安。看到游人笑嘻嘻拍照留念,我心中一堵,朝代更迭,沧桑巨变,感叹古今之兴亡啊。这两天所到的地方多是清代遗筑,不是位极人臣便是皇亲贵胄的府邸,连皇家宫苑如今也杂草丛生,水池干涸,沦为鸟禽居所了,更不要说臣子们的了。祈年殿高大雄伟,里面安放着清朝皇帝的灵位,然而上方鸟雀鸣叫,时而飞进飞出。那叫声盘旋于高屋之内,因空旷而隐隐闻得回音,更增苍凉之意。谁曾见率下千人,声势浩大,肃穆神圣的祭祀大典。时间莽莽,吞没了人间,而还存于世的我们要承受住消亡的荒凉。白云苍狗,大家安睡依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