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改编自真实事件,但多虚构,如有雷同,多半碰瓷。



是冬,H市被大片的雪覆盖。

王梅带着刚放学的儿子冬冬一步一步往家走。

王梅来自农村,长得也算是眉清目秀,小时候家里穷,初中没读完就给自家弟弟让了路。在家里帮衬了几年,可好歹也接受了几年教育,就琢磨着进城打拼。洗碗扫地发传单卖花卖平安果啥都干,也时不时往家里寄点余钱。后来在给工地送饭的时候遇着了刘刚。刘刚虽然长得跟他名字似的,刚硬,但为人老实肯干,也看得出来日后会是个听老婆话的。于是三番五次,眉来眼去,一个未娶,一个未嫁,就干脆凑合着过了。

结婚后,王梅一为了自个孩子的教育,二也舍不得自个孩子,看怕了村里那些许久看不着爹妈的小孩的可怜样。硬逼着自个和刘刚  买了个学区房,在城里住下了。

婚后两年的冬天,生了个男孩,长得像王梅,那鼻子那眼的可爱极了 ,小名就应景叫冬冬。

冬冬如今也五岁了。马上就要上小学了,可这上那个学校却是个问题,当初虽买了个学区房,附近有好的中学,但这边的小学近几年却是越来越普通。按刘刚说,就上附近的小学就是了,小学而已没必要抓那么紧。但王梅不这样觉得,这人生就是赛跑,现在也决定不了初高中,自家也没那个本事,那就想想法子把冬冬送个好小学吧,现在这个世道连幼儿园都有个好坏之分,更何况是小学。

在城里干了几年,各行各业地干,干的久了也不是没点路子,就是……钱嘛,到底还是个问题。

路过小区花厅,却听:

“哎哟,我跟你们说,现在要上个重点中学,那小学是很重要的阿。”

“这……这小学能有什么,都是屁大点孩子。”

“诶,你可别在意,王婶说的可在理哩,这好的小学它就是不一样些,环境好,氛围好,引导孩子多学多思考,也注重家校沟通。”

“对对对,小陈说的对,而且还不仅这些呢……”

王梅脚步不停,却变慢了些,话传进了心里,也有了些主意。

“冬冬阿,等会你姨姨来了记得要喊人阿,要礼貌听到没?”王梅甩一甩菜上的水,转身望向在沙发那一蹦一跳冬冬,“哎呀,你这孩子,看电视就好好看,这蹦蹦跳跳的也不怕磕着了!”

“哎哟!”一听,王梅连忙甩下手中的菜,把躺在沙发上冬冬抱着检查:“怎么了,怎么了,哪摔着了,摔哪了,疼不疼阿?”

刚从卧室出来的刘刚正好看到了之前的一幕,忙摆手:“没事儿,没事儿,就是刚刚在沙发上蹦滑了一下。”又望向冬冬:“都要上小学了,是个小男子汉了,爸爸在你这个年纪那没摔着过。”拍了拍王梅的肩:“是你太紧张了。”

“对了,张芳呢,咋还没到?”

“快了,快了,马上。”

话说张芳,跟王梅是同村的,但同村不同命,张芳家里条件好,又只有她一个孩子,于是张爸张妈轻轻松松送闺女上大学,毕业了又赞助她搞这搞那,当然这是后话。当时正好跟王梅一路进城,也互相有了个照应。张芳虽是个家里有点小钱的但一点儿也不像话本子,电视剧里的那样有点出息就看不惯老乡了。性子又不冲,又有了这么几年的缘分,顺势两人就拜了姐妹。当初王梅买房,张芳也是施了好大力了的,弄得王梅有时碰到了张芳也有些尴尬。这次,张芳来,不仅是为了联络感情,同时也是为了解决王梅家的问题。

餐桌上

“梅梅,我这次来不光是见一见你,也是为了咱家冬冬的事儿。”张芳见寒暄了半天,也该是进入了正题,“冬冬都五岁了,也改上小学了,你们是怎么想的呀?”

“哟,正好,他爹吧,是准备就上附近的小学,但我这几年阿这么一琢磨,还是想送冬冬上个好点的学校。”王梅摸了摸冬冬的头,虽温柔但眼底闪过一抹复杂。

“呀,梅梅我跟你想法一样,刚哥不是我说,这么多年我也还没结婚没有孩子,早把冬冬当自个孩子了,而且现在这个社会多看重学历呀,在城里这么久了,我们谁没受过学历限制阿,我虽上了个大学,但学历也只是个本科,学校也不是特别好的重点,比你们好不了多少。所以说这好学校就是个好的环境,也是好将来,再不济等冬冬长大了也能多点好的人脉。”

“可是……阿芳你也知道的,这钱终究是个问题阿。”王梅面露难色,眼底也有些不甘,“先说好我绝对不会再借你的钱了,大不了冬冬就上附近的学校,我们多管管。”

“哟,瞧你说的,多管管,说句不好听的你教能有人家专业的教的好么,有些培养出来的好东西我们是想不到,也做不到的。再者我能想不到这个问题么,没法子我还敢提?”张芳眉一挑,“我同学家有个弟弟在淘宝卖童装,最近呀店里又扩张了,缺个男童装模特,你看冬冬长得这么可爱,又长手长脚的,要是去了能选不上?”

“这……这能赚多少钱?再说了这……靠谱吗?”王梅就算打工多年,也是头一次碰到这事儿。

“哎哟喂,现在都是什么时代了,你淘宝没少用?”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告诉你都是熟人,机会难得阿。”

“这……”

“算了,这事儿也不小,我把他那个店的官网给你,你自个还是好生想想吧,有主意再给我打电话阿。”

张芳走后,这事儿在王梅心里掀起了道道波澜,也在心底发了颗芽。满脑子都是这儿事儿,干啥都心不在焉的。

晚上睡觉的时候,刘刚看王梅那心事重重的样,就知道王梅多半都在考虑那事儿了:“媳妇儿,也不是我没认真想过这事儿,可这小学格外有多要紧?哪个学校不是上阿,我们不是说好了么,重要的是孩子要活的开心,小学那段时间也是孩子的童年,我们多管管就是。”

“可是我们管的好吗?”

“你看冬冬现在不挺好的,当初还不是我们慢慢琢磨出来的,我们多学学就是,我们又没那个能力送孩子去私立,就是送也是送公立学校,普通学校哪有那么多区别?再者,靠孩子赚钱,也太……不管别的,你把那事儿给回了。”

“这……也是,明天说吧。”

王梅虽答应了这事,但心里却总放弃不了送冬冬去好学校的想法,她自个未尝没吃过“环境”这个苦头。

当初王梅上学的时候,周边的人都没几个把读书当回大事,虽也送孩子上学,但说读到高中的却没有几个,更何况是大学生。像自家那个情况,明明是在计划生育时代,还一股脑的生了那么多孩子,家里情况本就刚刚凑合,再算上超生罚款……王梅本就读的一般的书也就没再碰了。

虽说和冬冬现在是两码事,但到底本源还是差不了多少的。

第二天,幼儿园门口。

“妈妈!”

“诶”王梅立马抱住这个飞快跑向自己的孩子,满眼都是笑,“怎么样,今天过得开不开心。”

“开心!”冬冬望着妈妈眼睛闪闪的,“妈妈,我告诉你一件事儿。”

“嗯?”

“小花儿她自己赚钱啦,我也想自己赚钱。”

“赚钱?她是怎么赚的呀?”王梅知道小花儿是冬冬班上一个长得可爱也爱美的小女孩。

“她说她就穿些衣服然后拍照片,就能有钱了,能有好多好多钱,而且能有好多人看到她的照片。”

王梅想,这不是跟淘宝模特差不多吗?

“而且今天老师还夸她了呢,说我们要向她那样学习。要学会自……”

“自食其力。”

“对,妈妈我要是赚了钱我一定给你买礼物,给你买好多好多的糖吃。”

王梅心里一阵感动,也突然发现孩子虽小,但多锻炼锻炼也好。

等刘刚回到家,立马就把这事儿拿出来提了提。

“这要是靠谱,锻炼锻炼也好。”

“也是,我去问问小花儿妈妈,也多问一问。”

……

王梅想了想答复了张芳,先提出把那位谁谁的弟弟约出来见个面。

……

“你好,我是李强,这是名片。”王梅见来人衣冠楚楚,有些婴儿肥,让人生不出恶感来。

一番交谈之后,王梅也了解了些情况。这李强是个自主创业的,因为喜欢小孩子,就开了家淘宝卖小孩子衣服,慢慢的生意也就起来了,生意大了也就扩张了,自然也就需要新的模特了。但因为卖的衣服大多都是男童装,周边认识的几个合适的,家长同意孩子愿意的却也没几个。偶然从张芳那儿看到冬冬的照片,年岁正好,长得又帅气可爱,就起了心思央求到这来了。

王梅虽说回去考虑考虑,但到底还是起了心思。不久,王梅便提出去去现场看看怎么拍摄,说是现场,也不过是小李家里,又让冬冬去了试了一试。

这事儿,最终还是定下来了。

“冬冬以后也能自己赚钱啦,开心吗?”王梅牵着冬冬的手,看着冬冬一蹦一跳的,心里满是欣慰:我家冬冬阿,才五岁就能自己赚钱了哦。

“开心!”

太阳的光晖就像是闪光灯一样,追着赶着打在双相似的笑靥上,辉印出温暖的光芒。

“到了,记得向哥哥问好。”马上就要开始了,王梅却差点忘了这茬。

“好。”听着这稚嫩的童声,王梅扣开了门。

……

“梅姐。”李强微微一笑,让人心生好感,见王梅应好,转向冬冬:“冬冬,你好呀。”

一秒。

三秒。

五秒。

……

见冬冬迟迟不应声,王梅有些着急:和说好的不一样阿?冬冬挺听话的呀?却发现冬冬都站在自个身后了,像只羊一样戒备着头狼,怯生生地盯着李强。

李强似也有所察觉,连忙把二人请进来 。

……

“梅姐,请。”李强一笑,又看着冬冬,俯身摸摸了冬冬的头,笑着:“听妈妈说,冬冬喜欢喝纯甄?这是哥哥特意为你准备的呢。要  乖 乖喝完哦 。”

意识到王梅突然停滞在自个这的目光,李强暗道不好,也埋怨自己刚刚怎么就没忍住,有些尴尬,正急着打圆场,却见冬冬把酸奶往前一推,往王梅哪儿轻轻一挪。

王梅一见,秀眉立皱,直性的她总觉着冬冬今天有点奇怪,有些不大听话。

“冬冬!”王梅双目一瞪,“你今天太不听话了!妈妈平时都是怎么教你的?快把酸奶放好!”

李强暗自一喜,忙道:“梅姐,别这样,冬冬还是小孩子,可能就是不想喝这酸奶了,正常正常。”

看着满脸委屈的冬冬,李强忙拍打倒在桌上未开封的酸奶:“它惹冬冬生气了,我们打它,打它,冬冬就不要生气了哟。”又上前去牵那小小软软的手:“走,哥哥带冬冬去找冬冬喜欢喝的饮料好不好?”

听着那一声稚嫩的好,李强心中更是得意。而王梅望着那时时刻刻都是笑眼,又待孩子是那般温柔的李强,心下也是满意的很。

见李强回来,忙打趣道:“你待孩子可真有一套。”

“梅姐说笑了,也就是平时接触的多。”

“哦?”

“我朋友开了家幼儿园,我也有注资,就时常去帮忙,其次我朋友圈里面搞幼儿工作的多,孩子比冬冬还小哩。一来二去的也都有了些经验,再者我也喜欢孩子。”

“这么喜欢不知道自个养一个?”

“梅姐说笑了说笑了,我还没结婚呢,女朋友也没。”

……

李强本想着帮冬冬换衣服,奈何冬冬抗拒,只好王梅上场。李强望着挡住了冬冬的门,心下有些失望,但并不着急,关系要慢慢培养,来日方——长。

“冬冬可真帅呢。”李强笑眯眯地望着半躲在王梅身后的那似是认生的孩子。

“来,我们现在就开始拍摄啦。”

“冬冬,来,慢慢的转一转、走一走。”

“对,对的没错就是这样。”

“来,冬冬像我这样,像我这样做。”

“冬冬可真聪明。”

“冬冬是哥哥遇见过最聪明的孩子啦。”

……

李强倒也有几分专业,一进入工作状态,就开始认真起来。

冬冬在李强的鼓励也越发自在。

王梅坐在一侧,望着冬冬,又瞅瞅李强,满心满眼都是笑,那欣慰和骄傲都迫不及待溢出,房间里满满都是爱,不断输送到耳边“咔嚓咔嚓”的快门声越发悦耳,增添着份份爱意。

“哥哥,再见。”冬冬大力地挥着自己的手,望着李强有些不舍。

……

“冬冬,今天开心吗?”

“开心!”

“那冬冬决定了的事情就要坚持下去,不可轻易放弃哦。”

“好~”

昏时,街上一长一短的影子依偎着,洒下点点温暖。


三个月时间不长,却可以轻松卸掉一个人的戒备。更何况是对于一个有初始好感的人。

吃饭、交谈、平时的互动来往以及还有身边人的评价,王梅自认与李强也算是熟识,而平时李强对冬冬的细心照顾,也使得王梅放心下来,朋友的朋友自然也是朋友,合作也是谈的顺畅,虽说赚不了多少钱,但多少也能给冬冬多买点吃的穿的玩的,而且几次拍摄下来,冬冬也越发活泼自信。

但是王梅带冬冬多去了几次拍摄后,发觉那边几乎也没几个能够一起交谈的人,大多是自己、冬冬、李强三个人在那,也就自己是个没事儿做的。自然就觉着无趣了,和李强也算熟人,便向李强提了提:关于拍摄时吧冬冬送到李强那照看,等拍完了再去接回来。

李强倒是答应地快,反到还有些开心,表示自个很是喜欢冬冬这孩子,怎会觉得麻烦。

王梅听着,更放心了,肩膀微松,心里念着:真好。便开始盘算如何享受这多出来的时间。

于是,这事儿就这么定下来了。

“冬冬,那以后拍摄的时候你就自己待在李强哥哥那儿,妈妈就走了哦,你要听哥哥的话,不要惹事儿好吗?”王梅蹲在冬冬面前,替他把衣服理好。

“嗯!”

望着儿子亮晶晶的眼,王梅心里更是愉悦:“我们冬冬长大了呢,是个小男子汉了。”

”妈妈,你放心吧,我会乖乖的!”

“有什么事儿就跟哥哥说啊。”王梅站直身,心下有些不舍,“那妈妈走了哦。”

“梅姐,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冬冬的。”

“小李,(我)又把冬冬送来了,谢谢你照顾了。”

“谢啥,都熟人,冬冬在,我也开心。”

“啪。”

门一关,冬冬今天的拍摄正式开始。

但李强又带出了一个小男孩,冬冬知道这是李强的另一个模特——小宇。

小宇跟冬冬不同,已经跟着李强拍摄了有几年了。小宇唤李强称呼也与冬冬有些差别,唤干爹。

在冬冬看来这是多了个小玩伴,小宇比冬冬大不了几岁,但是性子却是十分的静,不像冬冬一天天上蹿下跳、活泼乱跳的,一点也不像个七岁的小男孩,唯一和这个年龄相符的,怕就是脾气比一般人还要暴躁。

一有机会和小宇相处,冬冬都不会放过,虽然小宇很少理冬冬,但冬冬依旧很是喜欢小宇,很喜欢黏着他,见面就要和小宇抱一抱。

这次,冬冬看到了小宇,非常开心地在原地蹦,长大着嘴巴一脸惊喜的样子,又连忙跑过去抱小宇。却被小宇一下推开,被吼道:“不要碰我。”冬冬一吓,抬头却发现小宇涨红的脸,眼角还亮晶晶的,像是有东西再闪。

冬冬有些委屈,悄悄地问李强:小宇哥哥怎么了,李强却把冬冬带到一边,悄悄地说:“这是一个秘密,秘密是不可以说的。”

可是冬冬还想知道。

李强一笑:“那你要用秘密来换。”

“可是……可是我没有秘密。”

“那这样吧,如果我们之间有秘密了,冬冬就要保守这个秘密,不能告诉任何人好吗?”

“好。万一我们之间没有秘密怎么办?”冬冬有点发愁。

“绝对会有的。”李强的笑容有些让人难以捉摸。

拍摄很快就结束了,这次比往常还要快。

但奇怪的是,中间有那么几十分钟小宇被李强带到房间里拍个人秀。

冬冬想要进去看却被拦着,李强把冬冬放在客厅,调出冬冬喜欢看的动画片,叮嘱:冬冬,哥哥要和小宇哥哥要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冬冬不要去打扰哦。

……

冬冬和小宇趴在毯子上画画,冬冬把画往小宇那儿一推:“小宇哥哥,你快看,我画好了。”

不待小宇反应,冬冬又自顾自地说起来,他发现小宇画了一个像火一样的东西,红红的,还有一个绿色的长条状的奇形怪状的东西,指着问:“小宇哥哥,这是什么?”

冬冬看小宇画完了,连忙凑过去,隐隐约约地发现这像前几天自己刚学会认的动物——蛇。

心想:哥哥画的比我的好多了,哥哥干什么都比我干得好。

“冬冬,小宇,画好了吗,画好了就来吃东西。”冬冬抬头,瞧见李强拿了一袋子零食,开心极了,连忙跑过去,小宇也跟着过去了。

小宇的妈妈来接小宇了,但是王梅还没有来。

现在李强家里只剩李强和冬冬两个人了。

李强带着冬冬窝在沙发上在平板上看动画片。冬冬靠在李强怀里,刚开始还问东问西,但很快就入迷了。李强一手将冬冬完全环在自己怀里,看着幼稚的动画片到也没半点无聊,环着冬冬的手一下一下的在冬冬的身上游走。

“叮——”

冬冬立马望向玄关,从沙发上跳了下去跑去开门,李强慢悠悠地跟在身后,刚到玄关边听冬冬大叫:“妈妈!”

李强抬头,一笑:“梅姐。”

王梅抱起冬冬,冲着李强笑着:“小李谢谢你了,抽个空来我家吃饭吧”

……

走在路上,冬冬兴冲冲地把自己画的画给王梅,王梅正夸着,却又听冬冬说小宇画的是蛇和火。心想:这画的是什么鬼东西,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又一次拍摄,这次李强家里只有冬冬和李强两个人。

“冬冬,这次拍摄很重要,冬冬要听话哦。”

“好。”

……

“冬冬,还记得吗,上次是和小宇哥哥一起完成,这次是和冬冬一起了哦。”

“冬冬阿,会比小宇哥哥做的还要好对不对?”

咔嚓咔嚓。

……

“可是……可是哥哥只有这一件吗。”冬冬望着这一条自个身上穿着的唯一一件衣服——内裤,有些发懵。

“我们这次要拍内衣秀。”李强的笑容更深了。

“咔嚓咔嚓”

……

“冬冬,知道什么是瑜伽吗?”

“不知道。”

“这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游戏,还能让冬冬长高高。”

“冬冬,想长得更高吗?”

“那冬冬先要把衣服脱光哟。”

“咔嚓咔嚓”

……

“冬冬,我们来玩一个更有意思的游戏吧。一个比瑜伽更有意思的游戏……”

“咔嚓咔嚓”

……

“冬冬,之前答应哥哥了的,要和哥哥一起保守秘密的。”

“冬冬会做到的对吗,冬冬才不是一个不讲信用的人对吧。”

“哥哥再告诉冬冬一个秘密,一个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惊天大秘密,哥哥呀,其实是顺风耳呢。”

“无论冬冬在哪里、跟谁讲了什么,其实哥哥都知道,哥  哥  都  听  得  到。”

“冬冬,尤其不能跟爸爸妈妈讲哟,不然让冬冬长高高的魔法就要失效啦。”

“如果冬冬保守住了这个秘密,哥哥会给冬冬很多很多想要的东西呢。”

……

“冬冬,我们下次再玩这个游戏吧。”

“哥哥阿,最喜欢玩这个游戏了。”

嘻。

……

王梅最近发觉冬冬有些奇怪。

原本一回家就能看到冬冬张牙舞爪地玩、闹。每天嘴巴也不停地动阿跳阿,不是叽叽喳喳的说话,就是在吃东西。

最近好像突然变得听话了,话也没以前多了,有时还自个躲在房间里玩。

还特别喜欢玩火。

王梅感觉有些奇怪,怎么突然间变化这么大呢?

刘刚笑了笑:“能有什么事儿,多半是咱儿子长大了,突然到了一个阶段,有些变化也不是不可能。你想多了罢。”

……

“诶,是张老师吗?冬冬在学校有发生了什么事吗?”

“没有阿,我还想像您表扬呢,冬冬最近听话了不少。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也没发生什么,就是最近没以前那么闹了有些不习惯。”

“噢,冬冬妈妈,毕竟刚上小学有了些变化,突然听话了些,也很正常,您可能是太关爱孩子了。”

“那……谢谢老师了。”

……

“冬冬阿,最近有发生了什么事吗,受欺负了?”

一秒。

两秒。

三秒。

冬冬摇了摇头。

可能真是我想多了吧。王梅心想。

……

黄勾正在刷QQ空间,虽然跟大部分同龄人一样爱玩微信,但他几乎每天都要刷一次空间。

“叮~”

“呀,上新了上新了。”黄勾立马坐直身,看到:

3个月,3岁,6岁,至于18岁我们还有12年我会依旧陪你,来个福利照。(超50个赞,发更大福利哟。)

黄勾越看越开心,忙打了个电话:“李哥,这次不错呀,又换新人了?尺度够大呀。哈哈。”

“哪里哪里,李哥你见笑了,大家都是兄弟,会帮你多暗中宣传,不会暴露你身份的。”

“哈哈哈。”

黄勾是为数不多的知道李强另一面的人,从初中他偶然一次撞见后,他就知道李强跟一般人不一样,他两倒是一类人。

自互联网迅速发展后,他们便不满足于自己观看,毕竟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这几年一番经营下,也认识了不少“家人”,共享了不少资料还有经验、粉丝。

特别是一个“经营”童星训练营的大哥,干了有些年头了,到现在也没被逮,大哥说了,干这事儿,就不能怕,把那孩子哄住了,啥事儿都好办。

“叮~”

黄勾惊:这么快。再往回一看,短短几分钟就有了六七十个赞,了不起了不起。心里暗笑,都是家人,家人!

再往前一看:

好了……第一次出来这么多人……你们够了……你们要的,而且是生活照。

ok不!

诱惑不!

第一次都给你们!

想要视频不!(本期模特冬、宇)

黄勾再一看,接下来的照片,可真 是 让人 欲 血 沸 腾。

黄勾起身,跑到房间里翻出几个道具,他要送给李强,他知道可能李强也用不到,毕竟李强那儿可是比他多多了,还在乎这些?可他到底是想送。在他看来这也是一种提醒。

黄勾包装好道具,越来越觉得前途光明。

……

李强这边看着黄勾送来的东西,下意识就是一笑,这小子。

看到私信:睡了人家儿子还开人家车。

秒回:哈哈哈哈!说得我好像多么丧心病狂。

心想:这些人的口味也是越来越大,快点再拍一组吧,我要等不及了。

“姐姐,你老弟最近有空吗?这两天我有一个服装拍摄,想请他当小模特,商品是内衣。拍完就给他。还是老价钱。”

“应该没问题,出门的话我得和他在一起,在家我就放心交给你啦。等会儿我问问我妈。”

李强看到最后的一个“ok。”噗呲——,蠢货,不过也感谢你们。

噢对了,还得宣传一下光明幼儿园招新的事,幼儿园搞好了,又是一条“光明大路”,哈哈哈哈哈。

这个夜晚李强睡得格外的甜。

黄勾所在公司里年会结束后,大家伙便约着私下里聚一餐。

要过年了,谁不开心?黄勾更是如此,最近不止升职加薪,和李哥的暗下行动也是蒸蒸日上,敬的酒一概不拒,自个更是一杯一杯的喝。

喝多了,难免就会说些心里话。

“勾哥,别喝了,斯文一点,别太拼了,我们都是出来玩,开心的,到时候你给喝沉了,咋办。”

众人心下就是一沉。

黄勾一看竟是这个臭小子,一天天装模作样的,都说的些什么屁话,刚入公司没多久就开始和自己平起平坐,平日里也多番看不惯,也不管别的,张口就骂:

“你这厮,怕是以为自己了不得,还劝你爷爷,你……你等着,我……我迟早收拾死你,狗东西。”黄勾满脸涨红,肥手指着那小生,眼睛充血死死地瞪着他。

众人一阵尴尬,忙打了几个哈哈过去了。

唯有那小生,刚毕业没多久,到底还是有些年轻气盛,脸青一阵红一阵的,坐也不是站不也是。

“叮~”

那是那熟悉的声音,黄勾强撑着意识打开手机看到那最新的动态,嘴角微微一扬,眼里是看不尽的痴迷。

“李哥,干得漂亮。”

说完便昏睡了过去。

小生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下意识地关注着这一幕,恰巧和黄勾只搁一个人,要不然也不会劝酒。

小生瞳孔微张,要不是没看错,刚刚那个可是个裸着的孩子!好像还是个小男孩!

小生的手有些微微颤抖,怎么也没想到网上的那些事儿成了自个身边发生的真事。

稍待镇静,小生便开始思考着,接下来该怎么办?管,还是不管?

这种事情若是坐以待毙,那可真的是枉费了自个读的十几年的圣贤书,白活了这一遭。

可这要是传出去了,不仅遭人怨恨不说,说不得还没几人会信。

这事儿可到底怎么办呢。

“叮。”

正巧,小生打开自个微博,刚好看到一个平时极爱关注的一个微博主。

一个正义感爆棚,懂法,又致力于儿童保护的热心人。

小生顿时觉得底气十足,在网上曝光,不仅可以“隐姓埋名”,还能维护自个正义感,真是……太棒了。

看着黄勾那睡死了的蠢样,心下更是满意,天助我。

待大家走得走,散得散,这醉死的黄勾便成了众人麻烦,小生提出送黄勾回家,便似送走了个烫手葫芦般叮嘱夸赞几句,就全走了。

小生摇了摇黄勾,没反应。

一笑,便抓住黄勾的手解锁,确认弹出的信息,拿出手机一拍。

看黄勾有些反应,立马揣兜:“哥,我送你回家。”

架着黄勾,一摇一摆地走了。

醉酒后,有人能清楚地记得醉时发生的一切,有的却不能,黄勾便属于后者。

黄勾的脑袋昏昏沉沉的,看到自己亦然到家,也不疑有它。正常作息便是了。

而另一边,小生却是十分兴奋。

发现那发布的账号可伪装一番轻松加入,便又另造了一号。

很快,就成功了。

直入其空间。细细阅览,却越看越气,越览越愤。原来这个叫ZLi小西小西的从几年前就在发布不堪照片,还传阅视频,有些视频更是……

小生快速截屏,一连串的发给了关注的微博主,也细细解释了一下。

当日21:03微博主发博艾特四个H市当地有关部门官博,将处理好后的照片及举报内容公之于众。

1月13日晚21:03开始,全网轰炸。

越来越多的人关注了这个事件。

当晚22:00,李强打开微博却被突如其来大片的私信、微博留言下了一大跳。多方打探,才知原来自个是被告了。开始还跟部分骂的狠的留言撕:看清楚了,哥是恋童癖?

网友越来越多,李强招架不住,狠骂一阵,又开始着手删微博,但一个人删的速度,总抵不过几万人。

越来越多的官博知道了这事。

网上骂声一片,同时也越来越多的相关人事都被挖了出来。

而李强越来越多的事被挖了出来。幸好,在微博主的有意克制下,家庭住址一些私人信息尚未暴露,但到底还是有些深具侦探大脑的正义网友找上门来。

不得已,李强跑到了朋友家赞助,又因为被曝光过面貌,出门也要多方遮掩。

15日,光明幼儿园官博发出声明:公司表示从未授权任何幼儿园,正对于该幼儿园的侵权行为已向当地工商部门投诉。

同日,X报、Y报、Z报等各大网络报刊纷纷报道。

16日,微博官方表示接到众人举报,目前已紧急排查共关闭有关账号246个,相关信息微博将作为案件线索上报属地公安机关和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

16日,H市公安局表示接报后,立即展开调查,命其相关分局展开行动,于16日晚22:00将嫌疑人李某依法刑事拘留。

17日,H市警察总结此次案情,表示从13日晚21时到16日晚23,整三天时间,而14日、15日又是周末……

而在14日、15日恶意炒作,急着指责公安不作为的网友也纷纷下台。众民也表示了对当局的感谢、心疼、支持。

……

王梅自从在微博上知晓了这事儿后,心痛不已。抱着冬冬大哭了几晚,方才振作,急忙带着冬冬去看心理医生。

在心理医生那又碰到了个熟人——小宇一家。

相遇后,两家更是触景生情,互道心酸,对李强愤骂不止,两家感情倒是愈发深厚。

冬冬和小宇也开始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

同时,被李强肆意“曝光”过的孩子,也渐渐的被发现,而父母们在痛心之时,孩子们也开始向好的方面慢慢前行,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面前行。

对了,还有黄勾,李强被捕以后,他也因散布过同样照片,被网民逮出来,怕是和李强相见不远咯。

小生却是从此事中得到了成就感,想要像微博主一起致力于儿童保护,现在正在自学法律。

而微博主却是依旧在这一条保护的正义道路上,不忘初心,继续前行。

……

全文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