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们将在凌晨六点登机

七具尸体散列在四周,像是一座星盘。受害者们双手全被齐肩裁断,驳在星盘中央的柱子上,拼接出类似千手观音的形象。

「我们非得玩这个吗?」先说话的那个中年人从西服外套胸袋里抽出手帕,捂住鼻子:「真臭,臭得我都感觉不真实了。宗教动机?」

「受害者皆为女性,观音是男的。」身边的金发男子说。在他们身后,警灯闪烁,一大群穿制服的人封锁了现场。

「你能让他们静一静吗?」

金发男点头,转身招了招手,嘈杂声渐渐弱下去。中年人闭上眼,看到几道金光闪过,现场在脑海里还原成案发前的模样。他看见陌生人将雪地铲出齐整的长方形,然后将尸体肢解。很粗糙的体力活,因为天气足够冷,所以创口能够保持相对平整。

「典型的男性思维。」

金发点头。

「手臂的位置用冰修补固定。有点像焊接?」

金发继续点头:「手法并不熟练,凶手应该是近期才开始学习焊接。」

「动机是艺术创作?但其实完全对创作一窍不通。智力不足,自命不凡。杀人是因为强烈的存在感缺失——也不能完全这么说,要不现在这个点还在刷微博的每个人都得出去杀几个人。」

金发没有回应笑话,只是轻轻摇了摇头:「前面的侧写都是对的,最后一句话因果谬误。」

「没劲了。男性,四十岁左右,最近几个月刚失业。对女性与其说仇视,不如说崇拜。近期离异或长期单身。降低点难度?」

「长期单身。」

「体型肥胖。」

「正确。」

中年人睁开眼,现场还原了。「就这样?信息足够了?」

「足够了,我们可以破案。」

「我其实挺好奇,就这么跟你聊下去,你的台词会不会说完?」

「不会。」

「所以这段剧情就是,我顺着线索抓到凶手,然后他发现自己杀了亲生女儿?」

「抱歉,我不能剧透。」

「总之到这一段剧情就完了吧?」

「是的,如果您想继续,可以找我订购剧情包。」金发抽出笔记本写了几笔。

「你的反应还挺真实的啊。不会是客服演的吧?」

「不,我是人工智能。」金发将笔插回口袋,目光面向中年人,露出真诚的微笑:「还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能帮我换个外形吗?」

「您是包年用户,只能用随机外形。如果……」

「好了好了,又是要充钱才有的,我知道了。」中年人打住他,「在半夜推给我这么恐怖的游戏,你们的算法也真是有意思。但我又不能挑,挑游戏也要充钱,妈的。」

金发略显抱歉地示意身后穿制服的人们让开一条路。「我们要继续了吗?」

中年人耸耸肩。他从警车后备箱抽出一支步枪,还找到几百发子弹,放进口袋里,居然也没有超出负重。「这算是增强游戏体验?」他笑了笑,金发没说话。他们沿着线索找到一座老屋,穿过幽暗的地下迷宫,躲开几个致命的陷阱,然后雪地追踪,两个小时后,终于找到了凶手。

「我杀了我女儿。」凶手坐在露营椅上,饮弹自尽。

「演得真好!我都流泪了。」中年人擦了擦眼角,「专业演员吧?」

「恭喜您!您刚才完成了新的成就:20个试玩游戏。接下来,您可以选择一个游戏在下次梦境推送给您。」

「我比较想玩恋爱游戏。有没有旅行主题的?比如在飞机上结识很多女孩子,然后和她们一起去很远的地方度假。」

「这一款也许您会喜欢。」金发将笔记本递给中年人,纸页上展示出一个美少女游戏的预览视频。「如果确定,下次梦境您将在凌晨六点登机。」

中年人点头:「就这个吧。退出游戏。」

「另外,我们还会送您一个感恩蛋黄派,六一儿童节的特别礼物。您睡醒以后,快递会送到您的冰箱里。祝您愉快。」

又是那些熟悉的金光。视线完全模糊了。他感觉身体被逐渐唤醒,并因此深吸了几口气。真实的空气与虚拟的空气还是有点区别的,但他确实说不出来区别在哪里。西服外套妥帖的体感也消失了,睁开眼,穿在身上的只有破旧的T恤。一种柔软松垮的感觉。直到摘下那个睡眠头盔,他还是无法回味出这些感受是如何过渡的。也许是太久没有关注感受了,也许是根本没有时间去关注,毕竟再过一个小时就上班了。

打开床边的冰箱,蛋黄派已经躺在里面。虽然有点凉,口感还是不错的。想到今晚的游戏,他心中开始涌起久违的期待。27年,没有女人知道他不喜欢吃蛋黄。也不能怪游戏公司,他们的数据算法未必能采集到这么细微的喜好。况且今天,他感觉蛋黄也不是那么难吃。

好吃的蛋黄能不能模拟出来呢?不知为何,他突然这样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