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陵鬼怪传之幻影迷途(六)

陈云墨淡然说道:“对。我们很快就会见到存在于此间的自己。你们可以把他们当做迷途中的幻影!”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脑袋嗡嗡作响,一团乱麻,半天没能说上话。

“那……她跟我真的一模一样吗?”李小静有些不快,毕竟女人撞衫都是大事,何况凭空出来个“双胞胎”!

“对,外表一模一样。只不过,心性不太相同,而且不在一个时间轨道上。”陈云墨讲到此处,竟然脸上带了一丝苦笑。

我心中更加不明白了:“不在一个时间轨道上,是什么意思?”

“这个世界的人,年纪比我们大五年或者十年,也就是说雷炼如果你是三十岁,此处的你,就是三十五或者四十岁。”陈云墨说道。

“为什么是三十五或者四十岁?不能具体吗?”我越发疑惑。

陈云墨拿起一个墨绿色的盏,喝了口茶,望着我说道:“不能确定,时间轨道有些不稳定,我也不知道准确大了几岁。第一次来,此处的陈云墨大我本身五岁,据说现在大我七岁,时间快了两年。”

“那我们到底来这里做什么?不是应该去藏龙峡找龙妖儿,破了八面阎罗的祭祀,拯救世界,拯救芸芸大众吗?!”从内心讲,我已经有些不爽了。火虽然不是冲着陈云墨去的,可想到冷思思的安排,麻虎大尸命的偶遇,甚至陈云墨及时出现,都让我觉得太过于巧合,安排的痕迹明显。而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成了别人手中的棋子,除了“随波逐流”,自己一点命运都掌控不了。

加之身体状态的问题,按老爷子的说法,我应该按五行规律,去找“水,火,土”三个元素,完成体内金木水火土的融合,五行归一,逃脱自己爆体而亡的悲惨结局。与之相关,另一件事,就是完成罗老板的任务,把湘西公司勾结邪教的事情搞清楚。

至于拯救世界,我觉得自己能力有限,而且入行太浅,思想上也没能转变过来。我就是个普通人,希望结束半人半妖的日子,带上心怡的人,回到家里陪伴父母,才是最重要的。什么雷家继承权,什么消灭邪教,什么功法绝伦,在自己命运都不能掌控的情况下,犹如空中楼阁,九霄天界,遥不可及。

做人,我应该低下头来,脚踏实地,回到自己的生活中,生老病死,归于自然。梦,可以有,也得自己有能力实现才行。

陈云墨见我有些怨言,走过来坐在我旁边,把茶递过来,说道:“你的心情,兄弟是理解的。不过,有些事没有预先说明,也是对你的一种保护。这个世界,远远超出了你的认知。它有一套不为普通人知道的地下规则,很多东西不能用现有的价值观来评判。尤其是对与错,黑与白,不能简单去界定……”

“你们不说,我怎么能够知道所谓的那些地下规则。无知是很可怕的,只有掌握了规则,才能更好的运用规则,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反倒觉得,你们这么做,不是保护,反倒让我陷入更加危险的境地。”话说开了,也就没什么顾及。我没有仔细观察陈云墨的表情,因为我对他是毫无防备的,即便在此间是张陌生的脸,随便瞟一眼,也算通透。

我继续说道:“你我生死之交,无需多言。我只有一个要求,遇到事情不要欺瞒,如实告知即可。让我心里有底,免得瞎猜测。”顿了顿,我站起来,拍抓着陈云墨的肩膀说道:“我就想知道,是不是我的一举一动,都在有人监视,去到哪里,幕后都有人操纵?”

陈云墨望着我的眼睛,英俊的脸上,没有一点波澜,淡淡的说道:“是。据我的情报,你突然出现,而且做了那么多事,表面看上去是偶然的,实际上应该是有人牵着你在走。”

“八面阎罗?!”我正色问道。

“从目前来看,是又不是!”陈云墨答道。

“云墨公子,都快急死了,到底是不是八面阎罗在背后算计?!”李小静有些焦虑。

“雷炼突然出现,雷家却并未过多插手,反倒是土司侯府诸多露脸,这不是雷家的做事风格。按理说,你应该是雷家一张好牌,他们却没有将你弄回雷家去。至于八面阎罗,你的每一个行动,背后都有他的身影。甚至,我邀请你去梵净山,事后想来,也是太过巧合,恐怕我只是无意中应了他人的局。此次,入乾城炼狱,进得这幻影世界,也跟八面阎罗的人纠缠不清。”陈云墨停了下来。

又走到门口,他望着外边,叹了一口气:“哎,不过种种迹象表明,你对八面阎罗的布局并不利,而且是一个变数。以八面阎罗的风格,他不会容忍你的存在。但好几次,他的人都没有对你下杀手,显然是有所顾忌。就我个人推断,你身上或许藏着个什么秘密,而这个秘密,让各派势力相互角逐,又保持距离,但也不会让你偏离他们的掌控。至于你会走到哪一步?能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我的建议很简单,如果没办法逃避,那就让自己足够强大,强大到所有人奈何不了你。那个秘密,你可以自己去解。”

“此外,走出这个寨子后,你想好了如何面对此间世界,那个未来的自己吗?”陈云墨声音在我耳边回荡。

望着他的背影,我陷入了沉思……

(未完待续)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