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园(3)

初夏的太阳已经有点晒人,路边的法国梧桐的叶子像吹气球一样飞速地膨大。外面的行人已经穿起了短袖,可病房内不知怎的今天中央空调出了点问题。病人和家属都开始抱怨起来;远近的吵闹声此起彼伏。春玲身上的白大褂的衬里不一会儿就汗湿了。

除了配合每天的大夫例行查房,护士长季春玲还要在内科病房的两个楼面间来回走动。刚来的小护士经验不足,前几天竟然还差一点把病人的输液瓶弄错;幸亏春玲及时发现,否则真的是后果不堪设想。

虽然现在可以不怎么上夜班了,但是在病房里工作还真的是很辛苦;除了要进行日常的安排和病人的护理,还得经常应付一些家属的吵闹。

“我一个护士,能有什么办法呀”,面对很多问题,春玲都忍不住这样说;但是,热心的春玲还是依旧努力地去安抚这个,宽慰那个,尽量去弥补各种疏忽所造成的不快。这份工作其实弄得春玲觉得很辛苦。

看看人家陈丽多好,就给人吊个水,打个针,整天能偷懒就偷懒。上次开会都再三强调了护士不能涂指甲油,陈丽总是偷偷地涂上两只。要不是一个年轻的男病号提起,说什么陈护士的手指甲真漂亮,春玲还不知道自己的手下居然会做这样违规的事呢。

“唉,还是有个有钱的老公好呀!”春玲有时心里会这样想。

陈丽的男朋友是做金融的,时常开一辆保时捷的越野车来医院门口接她;陈丽每当因为各种差误而遇到领导的批评时,总会在事后得意地炫耀着说,“我想不干就不干了,还不是不想依靠什么男人!”

“哼,就你还好意思这样说!”春玲心里想,“要不是有这样的男朋友,你还敢上班的时候就刷微信,梳头发,摆弄什么网络直播室?”

不过,虽然心里确实有点羡慕陈丽,但春玲和陈丽却算得上是好朋友了;闲暇的时候,她们两个人会一起约着去附近逛逛街,或者泡一下酒吧;相互之间也分享些男人们不知道的小秘密。所以,如果陈丽以后真的从住院部离开,据她自己说去当什么直播网红或者什么家庭主妇的话,春玲还真的有一点不舍的感觉。

毕竟,都一同在这家医院四年多的时间了。她们毕业于同一家卫生学校;还算是老乡。只是因为陈丽一直有点不务正业,工作上吊儿郎当,所以至今还是一个普通的护士;而春玲在被团支部借调了一段时间以后,再回到住院部,就成为了内科病区的护士长。

春玲是一个工作上挺卖力的女孩子;她总归会感到有种不自觉的压力在刺激着自己要把手头的事情做得更快更好。最近甚至还开始利用闲暇时间学起了外语,每天发在朋友圈里的都是什么又坚持背单词了多少天什么的。

看到春玲不断地弄些新鲜的项目折腾自己,陈丽总是笑话她说,“干嘛呢?打算做共产主义接班人是吧,弄那么辛苦,还不如把自己保养一下”;然后往往就都能从身边摸出个什么大牌的试用装大方地递给春玲。

作为家里唯一的女儿,春玲从小似乎就被当成了个男孩子养大;虽然长得是细眉嫩眼,但是在个性上倒还是干脆利落。作为一个有主见又漂亮的女孩子,这些让春玲从学校开始就不乏有追求者。

门一推,陈丽进来了,照例对病人和家属发了一通牢骚;她一边洗手一边说,“春玲,你真的还是改名字叫明明吧!”

“什么话呀?”春玲冲着陈丽瞪了一眼。

“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可是却非得折腾自己!”陈丽说完就哈哈大笑起来。春玲看着陈丽那一脸不长进的样子,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装作可怜的样子说道,“没有办法呢;不像某些人,天生丽质,有个好老公可以去折腾;我只好自己折腾自己了。”

“你可以折腾你老公呀!”陈丽一边摆弄着手机一边得意地说着,“你家那个大经理可是应该好好地压榨压榨的。”她停了一下坏坏地说道,“男人就要压,越压越听话。”

“呸!”春玲冲着陈丽做了个鬼脸,说,“快去干活吧!美丽人生要靠自己;男人,都是靠不住的。”

护士办公室里回荡起她们有点疯傻的笑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