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呼唤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年我虚岁十七,妹妹十五。我已经在一所中专学校读书一个学期,正在放寒假。

那是我和妹妹第一次在没有大人陪同下出行去外婆家。外婆家在另一个城市,需要坐火车才能到达。

我不记得临行前的夜晚,爸妈是怎样嘱咐的。但能感觉到父亲肯定是默默打包行李,母亲唠唠叨叨不放心的样子。总之这些体会赶不上第一次摆脱父母掌控所带来的喜悦和终于自由的心情。处在青春期的孩子都是渴望放飞自我的吧。

正所谓,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俩者皆可抛嘛!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后,我们和父亲就背起行囊上了路。火车站在小镇上,离我家有二十几公里,我们需要先走上三公里的小路,然后到了集镇上坐拖拉机去火车站。

一路上,父亲都无语,他只是背着最大的行李坚定地走在我们前面。偶尔回头催促一下叽叽喳喳的我和妹妹。父亲一般沉默不语,可是做事却很细心周到,对于坐车出行,他一般都会提前到站台里等车,很怕晚点误了车。用他的话说是,人可以等车,但车子不会等你人呀。

那时候还没有现在的子弹头动车,都是那种绿皮火车。小车站也只是一个小中转站,上车的人一般不是很多。而且当时送行的人都是可以直接送到车门口的,到了车门边临上车前才会有列车员查票。

父亲一直把我们送到车门口,他本想上车后放下行李再下来,可是无奈列车员不允许。所以他只能用力把行李搬到车上,而后由我和妹妹俩人抬着行李往车厢里走。一直到这里,父亲好像都没怎么说话,更没有像母亲一样千叮咛万嘱咐。

赶车的人不管人多人少,或者时间是否急促,都显得急匆匆的,仿佛不快步赶路就会错过了火车的开行。我和妹妹拖着行李跟着人群,脚步不停地往车厢里走,没有回头。

车厢里人还是挺多的,座位几乎都坐满了,我们俩一直向前走到第三节车厢才找到空座位(那时候不是对号入座)。我们放下小背包,俩人用力托起大行李,往行李架上搁,可是大行李好重呀,我看到妹妹憋的脸都红了,幸亏旁边一个大叔搭了把手,才把大行李摆放好。

安置好行李后,我们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终于可以坐在座位上休息了。

就在我刚坐下的那一刻,我突然听到一声急促地叫喊声,声音里透着焦急和担忧,仿佛有些沙哑,那是父亲的声音,他正叫着我的名字:小红.......小红......

我猛然意识到,父亲正在担心着我和妹妹,我们有没有顺利找到座位,我们坐在哪一节车厢,我们的行李那么重,怎么搬上行李架。可是他在车厢外,看不到车子里面的情况呀!而不谙世事的我们,没有想起来要及时的告知父亲这些。

我赶快靠近车窗,伸出头去寻找父亲。父亲正一边急促地往前走着,一边嘴里不停地叫着,时不时地踮起脚尖,伸长脖子往车窗里找寻。他满脸的焦急,声音里的急促更加明显。

我大声地喊了一声爸爸,懊悔和难过涌上心头。

父亲的这一声呼喊,我一直铭记在心,即使过了二十年,当时的场景和父亲的声音也历历在目,清晰地缭绕在耳畔。每每想到都不觉得湿了眼眶。

现在,我的孩子也到了我当年的那个年纪,她也离开了家,住到了学校里。虽然只是同一个城市里不同的位置,更不需要坐火车,但我还是不放心的一周去看望她一次。我总觉得她是我心头的一块肉,疼痛和欢乐我都要和她一起去感受!

可是当年的我们,又何尝不是父亲的心头肉呢!

齐帆齐自媒体写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门前的樱桃树,越长越高,无意间却发现,您好像越来越矮;路边的核桃树越长越壮,刹那间却发现,您好像越来越瘦;...
    花落花开知多少阅读 155评论 0 2
  • 那是一个不太懂事的年龄 最怕在路的那边遇到父亲 他会不管不顾的呼唤你的乳名 我总是不太情愿面对这样的呼唤 也不知道...
    墨迹简书阅读 180评论 6 8
  • 前段时间,参加一个证书的考试,考点刚好在毕业十年的大学母校。 考试那天,早早地到了曾经熟悉的教学楼前候考。初春下午...
    遇见木子阅读 1,251评论 12 21
  • 和多肉一起晒太阳的肉 下午6点多,夕阳正好,我妈将我刚种的一盆多肉搬至阳台西面,占据最好的地理位置好好晒夕阳。过了...
    月引阅读 153评论 1 1
  • 来家塾班之前,发生了一些事,我的情绪受到很大影响,我的胸腔的部位一直都是堵的呼吸困难的感觉,晚上听姬老...
    正心正行阅读 211评论 1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