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美红颜 | 妺喜:我与夏桀这一世孽缘,不负红尘却负了自己!

0.787字数 2900阅读 1958

文 | 风的衣裳

“有施妺喜,眉目清兮。妆霓彩衣,袅娜飞兮。晶莹雨露,人之怜兮。”

这首诗写的是一个美人,她眉目如画,衣袂飘飞,袅娜窈窕,娇嫩晶莹如露滴,我见犹怜。

她是夏朝第十七位君主夏桀的王后,传说中,夏朝终结在她的手中。

她的美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因为魅惑了夏桀,所以有人说她是狐妖,有人说她是小白龙转世,也有人说她是狼精,她美得不可方物,因而被妖魔化,开创“红颜祸国论”之先河,传说中的妖姬始祖。

她是古代四大妖姬之首,名字叫妺喜。

夏桀,大夏之王,力大无穷,文才出众,骁勇善战,这样的人应该是不世出的英雄,然而他却沦为亡国之君。他穷兵黩武,骄奢淫乱,将他的才能在灭亡的路上发挥得淋漓尽致。

妺喜,便是他征伐有施国的战利品。

夏桀征伐有施,有施不敌,便贡献了宝物和美女给他,他照单全收,尤其是看到妺喜的一刹那,竟然以为是天降女神。

夏桀本自负,将自己比喻成太阳。当他看到妺喜,便觉得这是上天赠送给他的礼物。

妺喜的到来令蓬荜生辉,但他还是觉得陈旧的宫殿遮掩了妺喜的光芒,于是便下令造倾宫,筑瑶台,他要把天下最好的东西献给妺喜。在那一时刻,他不再是君王,而是一个陷入热恋的男子,倾尽全力来讨好自己的女人。

妺喜本是有施国的公主,也曾娇生惯养,享尽荣华,面对夏桀的宠爱,她也很傲娇。

夏桀的残暴史上有名,唯独对妺喜言听计从。他在妺喜面前乖得像只小羊,也许正应了“一物降一物”这一俗语吧。

妺喜虽是有着倾国容颜的女儿之身,却有如同男儿一样的习性。她喜欢女扮男装,打扮起来是一个英武俊俏的少年郎,她怎样打扮,夏桀都喜欢。在夏桀面前,她还是那个骄傲任性的有施公主。

瑶台,本是由美玉砌成,是传说中神仙的居住之地。夏桀修筑的瑶台却是供他和妺喜行乐的地方。他们纵酒高歌,过着犹如神仙一样的日子。

传说,夏宫有一座酒池肉林,极尽奢华,酒池大得能行舟,肉像树林一样悬挂着。夏桀命令三千男女在酒池子里边光着身子浸泡饮酒,场面极其淫乱不堪,有些人直接醉死在里边。而妺喜就被夏桀抱在膝上津津有味地观看,如此的“与民同乐”也真是够了。

当然,这是在汉代以后才流传下来的,见于《列女传》和《帝王本纪》,而汉代之前并没有此类传言。无据可查的事情,我们权当听听便罢。

妺喜人长得美,却不爱笑,是一个冷美人。夏桀为了看她的嫣然一笑,颇费了不少心思。夏桀对妺喜极为用心,偶然发现妺喜喜欢听“裂帛”之声,听见有人撕锦缎发出的声音,就笑个不停。夏桀便经常命有力气的宫人在妺喜面前展露这一“绝技”。

妺喜这一喜好,倒像是晴雯撕扇一样,都是“雅好”。不同的是,晴雯是自己撕扇,而妺喜是看别人撕锦缎,而且扇子的造价哪有锦缎高啊,一般人玩不起啊!所以,有些游戏是有钱人才能玩的,就像赌博一样,赌注太大,一不小心,输了江山。

而夏桀不明白这个道理。前面说了,他把自己比成太阳。有个叫关龙逄的大臣看见夏桀如此荒唐,就劝诫他改正过错,挽回民心。夏桀却自有一番道理来应对,“天上的太阳会灭亡吗?不会!只有太阳灭亡了,我才会灭亡!”

因为忤逆罪,关龙逄被杀。

夏桀只知道与妺喜嬉戏玩乐,却不知妺喜正是来终结他的无道统治的。

妺喜是有施公主,那一年有施眼看就要被夏桀灭国。当政的是妺喜的哥哥,为了让夏国退兵,他献出了妺喜,并赋予妺喜一项使命,那就是将夏桀的荒淫无道推波助澜至极致,让这个自诩为太阳的人及早陨落。

妺喜就是带着这样的使命来到夏桀身边。她恨夏桀,他使得她差点失去她的国家和她的亲人。夏国不是很强大吗?她就是要亲眼看着大夏国在她的面前轰然倒塌。她是喜欢听“裂帛”的声音,她就是要夏国的文化和文明毁于一旦。

她笑出了眼泪,她似乎看到了大夏国的王宫将倾,那一匹一匹的上好锦缎就像是夏国的大好河山,就在她的笑声中一点一点地撕裂、破碎。

最毒妇人心,这是谁说的?她不过是替天行道,天要灭夏,她只是来推动一把,加速它的进程而已。

而此时,商汤正在崛起。汤是有道明主,天下有识之人尽相来助。名闻天下的谋士伊尹是汤费尽心思请来的。而之前伊尹却被夏桀弃之如敝履。伊尹睿智贤德,他尽心尽力辅佐汤成就大业。

伊尹猜出妺喜的复仇计划,就找到妺喜,和她共同谋划灭夏策略。妺喜将夏国的很多情报给了伊尹,就这样两个人联手实施。而夏桀此时除了妺喜,又得到了琬和琰两位美女。她们虽没有妺喜的绝世容颜,却也颇得夏桀的宠爱。

于是,夏桀就在醉生梦死中行乐,他醉倒在美酒佳肴里,也沉沦在美女的温柔乡里。而妺喜就在一边冷眼看着,偶尔露出她那神秘魅惑的笑颜。如果仔细看,那笑颜宛若一朵罂粟花,美丽无比,却又毒入骨髓。只是彼时夏桀如何能看透那笑容背后隐藏着的深意?

夏朝历经400多年的统治,如今民不聊生、危机四伏,是时候来结束它了。

于是,当天时地利人和俱齐,汤对天盟誓,发动了对夏桀的讨伐。而夏桀早已失去民心,士兵如何会为他卖命?他们四散奔逃,溃不成军。

兵败如山倒,夏桀仓皇逃窜,汤不愿杀旧主,有意放他一马,他拽着妺喜乘船逃到南巢。不知他此刻是否知道妺喜的真实身份,或许他是临死也舍弃不了妺喜吧。

妺喜跟着夏桀到了南巢,这个在夏朝号称天下第一美人的女子,看着曾经不可一世的王,想起了她在有施做公主的美好时光,也想起了她和这个夏桀在王宫过着锦衣玉食和荒诞不经的日子。

一切都过去了,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

在夏宫的这些年,她知道民众的疾苦,也承担着颠覆大夏的重任。她自知在以后的千百年中都要担着妖媚惑主的骂名。眼前这个男人,曾经爱她如珍宝,不惜寻来一切的美物来赢得她的一笑。如今落魄到此一隅,曾经的辉煌,曾经的荣耀,因为王道沦落而不堪一击,如同过眼云烟一般难寻踪迹。

或许,她自己也是有罪的。罪在骄奢淫逸,罪在暴殄天物,无论如何,史籍罄竹难书的责难中,她都会是那浓重的一笔。只要提起夏桀,就会提起她妺喜。或许,她会比夏桀还要有名,因为,红颜祸水一词将要因她而诞生。

而这名,也绝不会是美名,而是恶名昭著。不管她喜不喜欢,当有施国有难的那一天,她就已经别无选择。她爱她的国家,爱她的亲人,如果可以保全她所珍视的一切,她愿意用一己之身,来换取家国的安宁祥和。

也许,她会陪着夏桀在南巢终老,夏桀不是自比太阳吗?如今夏朝已经完了,可是太阳不是还好好地挂在天上吗?那一轮太阳灿烂夺目,让人不敢直视。

所以,夏桀终究不过是一个狂人罢了。

再回头看看这个大夏的王,此刻正蜷缩在草地上眯着眼睛在想着什么?也许他心里畅想的还是曾经的不可一世吧。时光不会重来,辉煌已然不再,那么就彼此作伴吧,也不枉相识一回。爱与恨都不重要了,对与错也交与后世评说。

她只想再看一眼生活了十几年的有施国,可是这已成为奢望,那么如果有来世,希望不要再起战火和纷争。

如果可以选择,她愿意承欢于父母膝下,也憧憬着有一个英俊神武的少年来牵她的手,和她一起奔跑在这广阔的天地,共享这万丈光芒!

本文为风的衣裳原创,拒绝不署原创作者名称的转载,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取授权。谢谢!

近期文章:醉美红颜 -- 西施VS郑旦:春秋时期一对最美间谍姐妹花

醉美红颜 -- 许穆夫人 :世界文学史上第一位美女爱国诗人

醉美红颜 -- 宣姜 :背负两千多年的淫乱之名,谁能解我心底里的伤?

醉美红颜 -- 李夫人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风的衣裳系列红颜故事,请点击文集醉美红颜,谢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