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岁女海归博士带5个月大女儿一起跳楼,是什么成为压倒我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很久没有刷新闻了,今天刷到27号的新闻“37岁海龟女博士带5个月女儿跳楼“。感慨颇多,我也即将成为一个二胎妈妈,十月怀胎的那种艰辛,只有我们自己知道,别人的安慰、理解、宽容或许能给我们心灵上一点慰藉,但身心煎熬的我们是旁人所无法感知的。在去年成都一女子也是带着自己的宝宝跳河,人们在惋惜生命的同时,也在责怪女子为何要带着孩子走?今年的这个海龟女博士的丈夫,同样在哭喊着还他女儿,可见他对妻子的关心和呵护少于孕期。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一点抑郁症,只是量变引发了质变。我们能熬过怀胎十月的艰辛,是因为在这十月里,我们备受呵护,备受关怀,我们用“国宝“来形容我们一点也不为过。所以即便我们身心受煎熬,想到家人朋友或者外界对我们特殊群体的关心,我们就能支撑下去。可当我们生完宝宝,家人、朋友、外界看来我们都已经不再特殊。因为我们自己可以动手动脚,和宝宝也不再连在一体,唯一多了一个身份,那就是宝妈。带宝宝所带来的疲惫,和身体恢复状况,心里承受压力,他们早抛在脑后,偶尔还会受到家人的冷嘲热讽。现在是男女平等时代,自由、自主、经济独立、是当代女性的特色标签,若不是为了怀孕生子,谁又会想伸手问别人要钱过日子,哪怕那个人是自己老公,法律上是有义务共同承担责任的义务,可现在的女性都很独立自主,心里过不了这关也是能理解的。在这种长期的抑郁之下,什么都看透了,什么也想“明白“了,对生死也就没有那么看得重,想反,可能结束是逃离这一切的根源。于是她不想她的苦难在自己爱的人身上重演,唯一最好的方式就是让她跟着自己一起离开。于是悲剧就这么上演了。     

        看到这里,你或许会觉得那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死者已逝,我怎可能得知?因为我曾经也是这样在活着或死去中选择,在痛苦中纠结,在纠结中绝望,在绝望中重生。那段日子现在想起来都能惊起一层冷汗,不知那时的我为何会那么决绝,女儿在怀里哇哇大哭,也没动容我一丝一毫,老公的电话也没打扰我安静的世界。朋友的呼声也没换回我必死的决心,父母把我辛苦养大的艰辛早已抛到脑后。直到一个拉着大狗的男人的声音打破了我的沉思。他说“孩子饿了,你快喂她奶吃,风大别着凉了,去那边风小的地方坐下来歇歇,给孩子喂点奶“。我转身看看男人,继续我的沉思,那男人直接就把我拉过一边,这时候他的狗就大叫起来,我被狗叫声惊醒,我很怕狗,但也不敢动,就这样被他拉着直到一个树脚下,他拍拍石凳的灰尘,让我坐下。女儿还是哭不停,那人又催促我赶紧给孩子吃奶。孩子可能是太饿了,在接触到奶的那一刻大口吃起来不在哭闹,期间那人一句话也没有跟我说。差不多一个小时后,我站起来走了,他说,“你住哪?我送你“。我没回答,但用了一个很冷眼的眼神告诉他我不想说话。之后他没在继续跟着我,只是远远的看着我,我走一段,他跟一段,就这样一直跟在我家小区附近,这时刚好我老公出门找我,看见我就大叫“这么晚了,你去哪了?手机也没人接?是不是又没带电话了……?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我淡淡的回应说是去朋友家玩了,也在没提这件事。现在我都还在想如果当时没有那个人没有那条狗,或许在另一个世界了。在旁人的眼里我们不珍惜生命,熟不知,我们不是不珍惜,反而是太珍惜了,才想着不让它受苦,才想着用极端的方式来解脱。所以,请给宝妈们多一些宽容,少一些指责,多一些谅解,少一些冷眼,多一些沟通,少一些沉默。我们的世界会因你们而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