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冒了

明月清疯

万物凋敝的北方时节,寒风凛冽,天干物燥,吝啬的老天爷,直到今天,滴雪未落。连续三天大降温,这血肉之躯,终于没有抵挡住外界强大的寒邪,我,还是感冒了。

也许是因为身体一向较比强壮,也许是病毒的威力没有那么大,感冒的过程并没有想象中的猛烈,而只是缓慢而温和的发展着,以至于静下心来,都可以品味出体内那两股正邪力量的此长彼消。

某天午睡醒后,就觉得浑身酸懒的,虽然身边感冒的人不少,倒也没太往心里去,到了第二天,甚至第三天,感冒症状明显加重,开始鼻子不是鼻子,嗓子不是嗓子的,说起话来,也是鼻音浓重,但却一直没有发烧,也就是因为这项指标的正常,我决定如果其他症状,没太过影响到自己的起居,我就尽量不吃药是药三分毒么,而是用我自己的方法,祛邪扶正,看看能否战胜感冒病毒。

据我所知,感冒这东西,除非防患于未然,否则一旦启动,不论如何用药,都需要一周左右的病程时间。记得多少年前,听过唐山某大医院的一位院长讲课,他曾说:人对自身的感冒都没有办法治愈,还有什么可骄傲的?当时总认为那是耸人听闻的说法,后来慢慢的了解,他说的一点没错,所有处理都只能针对症状的减轻,而动摇不了病因。发烧了,给予降体温处理,呼吸道发炎的消炎治疗,然后就是广谱抗感冒病毒……也就是说只要感冒症状,在可控的范围内发展,没有进一步侵害身体其他器官的趋势,我能做到的就是身体它保驾护航,确保安全的度过病程时间。

而且,听一些有临床经验的老医生讲,适当的感冒和发烧,对激发人体的免疫功能,刺激白细胞活性,增加人体的免疫力还有很大益处。

理上明白了,接下来开始尝试我的土办法,其实那是些再简单不过的方法。冬天的感冒大都是因为寒凉侵入体内,于是那天晚上睡觉之前,我狠狠的洗了个热水澡,浑身上下红彤彤的钻进了被窝,然后沉沉的将自己投入梦想。道家讲睡眠就是一种小死过程,人只有小死才能大活。睡眠的过程就是身体自我修复,自我复原的过程。细心的观察一下周围的人,那些睡眠超级好的,一定即精神又显得年轻。然后就是适量的喝热水排毒,如法炮制了两天,今天已经是感冒的第三天了,到现在始终没吃一粒药片。

嗓子依然疼,鼻子依然不通气,头依然还是闷闷的不清爽,还时不时的来个惊天的喷嚏……这些并没有影响我的活动,更没因此而沮丧,还多少有了点享受疾病的味道,我都搞不明白,自己咋变成这样了,哈哈。

病程还未过半,提醒自己千万不要乐极生悲,接下来还得小心行事,继续我的土办法,继续细心观察,等到病毒彻底失去威力的时候,在得意不迟。

气温回升了,雾霾报复性的杀了回来,看着窗外弥漫天地的污染,地表上所有的东西好像都飘入了仙境一般。这是一个污染的外在环境,空气、饮水、饮食……血肉之躯的人类,活着何其辛苦。面对无能为力改变的外在,我们尽量选择乐观以待,不能因此影响自己的心情,当然还必须学会睿智的自我保护,我觉得这其实就是活在当下。

好像有点跑题,管它呢,反正从一场还在进行中的感冒,想到了这些,也许对,也许错,享受所有遇到,品味五味杂陈的生活,把生命活出乐趣,而不是烦烦闹闹,被动沮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