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

字数 2828阅读 180

我的朋友敏小姐是我朋友圈中最岁月静好的女子,无论线下还是线上,她都把“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视为座右铭。无论生活和工作中遇到什么样的困难挫折,她都用埋头硬干和“勿谈是非”扛过去,网上冲浪时更是如此,追不同明星换不同小号,除了彩虹屁不写任何文字,发照片基本只发静物和风景——被陌生网友质疑在“炫富”之后,她连图片都不发了。

不过敏小姐也有兴趣爱好,她像我一样是个写手。不像我随便写点什么都要发出来,好像繁殖期的公孔雀般炫耀,不仅炫耀光鲜的羽毛也炫耀光秃秃的屁股……敏小姐可以把所有的文字都保管在PC硬盘里、ipad里、手机里、笔记本上,顶多私下跟我们这些朋友分享。

我不理解她的压抑,她也不理解我时不时的爆炸。“如果热爱写作的话,”她轻言慢语的规劝我,“那只要能在家里偷偷写就好啦,你管什么题材不让写什么题材不能出版呢?”

我跟她的性格如此不同,友情只靠女女百合向小说维系着——她写的。作为一个直女,她真的好擅长写两个女人谈恋爱,我超爱看。

几天前,敏小姐又在给我讲述两个女团爱豆谈恋爱的故事,我听得津津有味,她却突然没了动静。

“你怎么了?”

“不知道,刚才突然说不出话……”敏小姐喝水润喉,接着往下讲,可只见她嘴巴动,没听见她出声。

我十分惊讶,她也十分困惑。尝试了好几次,我们确认她可以正常说话,只是不能再讲两个女孩谈恋爱的故事——两个女爱豆的不行,两个女学生的也不行,所有百合故事都不行。

我急得像火烧屁股,敏小姐喝了一升水之后却淡定下来。

“不要紧。”她笑着安抚我,拿出自己的ipad让我自己翻笔记软件,好像我是一个哭闹的小孩需要睡前故事,或者一个任性的小朋友要吃糖。

“你不想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吗!”我捧着她的ipad大声问。

她安抚地笑着说:“没关系啊,又不影响我的日常生活。”

我愤愤然却无可奈何,气鼓鼓地打开ipad开始看小说。

可惜事情并没有如此结束。

48小时后,敏小姐问我:“你之前看完我写的东西后把文档删了?”

“没有啊。”

“那……我的文档呢?”

我吓得毛都炸了,跟她一起翻看各种电子产品——没有、没有、没有!

在确认她高中开始写的小说本直接空了大半,最诡异的是没有撕除痕迹、只是曾经写满字的纸张变回一片空白,我们不得不确认一个事实:不知道怎么回事,敏小姐十来年中写的所有女女故事,消失了。

纵然是敏小姐也忍不住哭出声,我更是气得恨不得冲进厨房抄起菜刀就是不知道去砍谁。

直到凌晨两点多我还在试图把文档恢复,敏小姐顶着哭肿的眼睛推推我说:“算了。”

“怎么就这么算了?!”

“不算了还能怎么办呢,日子还要过的……我还可以写新的。”

我要气炸了,跟她说:“没事,我们可以上网说一下这个情况,问问是不是有其他遭遇一样的人,一起想办法啊!我们还可以找警察……再也不我们到公园什么的地方,把你的遭遇说出来!”

敏小姐紧紧按住我的手,对我说:“求你别闹事好不好?”

“我闹事!?是我闹事吗!是你先遇到……”

“我不在乎这些事,所以你别闹。”敏小姐的眼睛里满是水雾,她直视我的双眼对我说,“我跟你不一样,我没有勇气分享我的遭遇让他人评判,也不想跟不认识的陌生人打交道,我的要求真的很少……我不在乎那么多,以前的文档没了就没了,我可以再写。”

我后槽牙磨得咯咯想,但还是点点头。

当事人要岁月静好,我没资格把她拉进纷争的漩涡。

又过了48小时,情况再度恶化。

敏小姐从房间里冲出来,拉住我的手像尸体一样冰冷。

“你看着……”她哆哆嗦嗦地说,然后举起手机在我面前往备忘录上打字——明明输入法不断滚动,光标也不断后移,但备忘录上是一片空白。

我怀疑是设置有问题,反选光标前的内容,却依然什么都没有。

“不仅手机……”敏小姐对我说,“键盘也这样……还有手写……也这样。”

我瞠目结舌。

“我写不了了。”敏小姐宣布,眼泪从眼眶中滚落。

我嘴巴开开合合,甚至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半晌才试探着问:“你打算……做点什么吗?”

她浑身颤抖地站在我面前,一言不发。

我给她倒了杯热可可。

她喝光,然后小声说:“我们搜一搜网上有没有同样遭遇的人吧……”

很可惜,并没有。

“要不要把你的遭遇说出来,或者我们……想想办法?”我问她。

她闭上眼睛,用十分疲惫的声音说:“其实……我生活中的乐趣不止着一个,我还可以写言情,我还可以写童话……我还可以……”她抽了一下鼻子把哭泣忍住,说:“我可以去健身,再也不写东西,反正……没有必要因为一个爱好扰乱我的生活,对吧?”

我已经不会替她生气了,揉了揉她的头,拿走杯子去洗干净。

之后又48小时,我在深夜10点多听到厕所的呕吐声。、

“你怎么了?”我走进厕所查看,发现敏小姐跪在马桶前,两个太阳穴都是血红的抓痕。

我吓坏了,冲过去把她扶起来,要带她去医院:“你是头痛吗?你怎么了?!”

敏小姐气喘吁吁,泪水和汗水糊了满脸,身上也汗乎乎的,她一边干呕一边说:“我……呕!我不小心想了个故事,结果变成……呕!一男一女谈恋爱……”她推开我,重回马桶边吐出胆汁,然后跪在地上疯狂抓挠自己的脸和头:“不对不对不对!我不要想!我不要想!这不是我的故事!这不是我的脑子!从我身体里滚出去,这是什么,恶心死了!!!呕!”

我吓得浑身冷汗,哆嗦着打了120。救护车赶到把敏小姐拉走,在车上医生就给敏小姐打了镇定剂。

一晚上兵荒马乱,凌晨4点多,敏小姐被推出急诊科进入精神科。

我守在敏小姐的床前,紧紧握着她的手。医生认为一切都是她的幻觉,只有我知道她说的是真的。

但我相信是没用的,医生会联络她的父母,这些人将决定她继续就医还是回家。

敏小姐穿着病号服平躺在病床上,好像躺在水晶棺材里的白雪公主。她两只眼睛望着天花板,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陪在一边,不知能做什么。

突然,敏小姐手指动了动。她抽回自己的手,撑着床、在我的帮助下坐起身,她一手抓住我的胳膊,另一只手捧住我的脸,用嘴唇贴住我的嘴唇。

我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因为我不喜欢女孩,敏小姐也不。

这次碰触非常短暂,我只感觉敏小姐的嘴唇干燥柔软,还带着一股让人不愉快的味道。

分开之后,我们沉默对视,紧接着,我发现敏小姐抓着我胳膊的指尖变得越来越透明。

不到一分钟,她的整个右侧小臂已经消失!

“这是!?”我惊叫,敏小姐也有些惊讶,但她立刻笑起来。

我一时不明白她笑什么,但本能先于理智,我扑上去抱住敏小姐,再次亲上她的嘴唇!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包围了我,很痛却不至于无法忍耐,身体变得越来越轻……最后,是病房门口传来的惊呼和惨叫。

我和敏小姐手拉着手,看着敏小姐的父母和医生们冲进病房。

“人呢?刚刚明明还在这里,怎么突然消失不见了?”

“你看到了吗,敏敏是不是跟一个女孩亲……那个女的是谁?!”

“是跳下去了吗,人呢?!”

他们在我们俩的身体上穿过来又穿过去,却根本看不到我们。

敏小姐跟我不见了,像敏小姐讲过的、写过的、想过的那些故事一样。

我们俩坐在病房的窗户上,难过地看敏小姐的父母一起哭泣。

然后在阳光下,敏小姐拉着我的手说:“我继续给你讲那两个女爱豆谈恋爱的脑洞吧?”

我用力回握她的手说:“好啊!”

2019年4月13日,微博LES超话消失。

===

故事《消失》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卖家秀 买家秀,刀工太差,无敌风火轮的赶脚,人家明明还是小黄花
  • 医生说你不能熬夜,你却爱上了夜的寂静。 就像是飞蛾爱上了火苗,死又何妨? 你离不开她,她却从来没觉得你难过。 一次...
  • 经过了小半年的跑步经历之后,我发现跑步的时候听歌是一种享受,有的时候会忽然随机播放一首歌曲后,整个人突然自燃了起来...
  • 我喜欢自己和自己说话,内心与内心。一天的工作结束了,问候自己收获是什么,当然是满满,有趣有小激动。 喜...
  • 世上有两样东西不可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白夜行》 是否听过这样一个传说:送子娘娘总是一船接一船的送孩子下凡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