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柯梦难酲

          许多年前,某人曾郑重其事地说,干任何事千万别沾赌博,一旦沾上就再也甩不掉了。许多年后,彼人因赌博妻离子散,沦落天涯。

          知赌害人但不理解为何戒不了。至今日读罢《妈阁是座城》方有彻悟之感。

        京都地产巨鳄段凯文,出身贫寒,毕业清华,投身商海,身价过亿,身姿俊朗,人中龙凤。自踏上妈阁,抛家舍业,财富不再,俊逸不再,人格不再,一切不再。

        科技才俊卢晋桐自沾了赌博,鬼迷心窍,沉溺其间,事业、爱人,输得干净彻底,一切拥有终成过眼云烟,化为尘糜。

        木雕天才史奇澜,一双化腐朽为神奇的手一旦摸上赌具,物我两忘,风骨消散,妻离子散。万幸遇梅晓鸥,浪子回头,终回人间。

        ……

无妄为福

三毛说:"心之何如,有似万丈迷津,遥亘千里,其中并无舟子可以渡人,除了自渡,他人爱莫能助。”

杜拉斯说过:“一个人爱你 眼里只有疼惜,如果不爱 只有欲望和要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