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就是不断地迎来送往

文 / 仁青

生活,就是不断地迎来送往​刚刚送爸妈上了回老家的火车。他们此行是回去给妈妈的小爷我的二外爹送最后一程。

昨天下午接到大舅来电,说人已经走了。明明半个月前就知道,二外爹肺癌晚期,已经无力回天,听到这个噩耗时,妈妈还是忍不住失声痛哭。

二外爹一生孤苦,从未娶过妻,膝下无一子。最后一个夜晚,吐血时,无人在旁。第二天早上,外爹去看他,才发现已经奄奄一息的二外爹。紧急送到县医院,医院说,拉回去吧。当天,二外爹就走了,享年66岁,只比我爸妈大六岁。

二外爹是个聋哑人。他不是先天性聋哑,而是在三四岁的时候,因为一个意外,玉米粒进入他耳朵,当时农村的医疗水平很低,没处理好就下了后遗症。再后来,忽然有一天,人就聋了、哑了。那时没有医疗事故索赔,也没有这个意识,成了残疾人,也就认命了。

在农村,家境一般的男人本来娶媳妇就难,何况一个聋哑人,残疾人。这一残,就是一生。

二外爹一共兄弟姐妹四人,两男两女,两个聋哑人。

老大,也就是我妈妈的大姑,我的大姑奶,先天聋哑,但因为是女的,正常结婚生子,子孙满堂。

老二,就是我妈妈的爸爸,我的外爹,正常人,但在四十岁那年,我外奶突然发病,扔下七个孩子,撒手人寰,外爹一个人拉扯三男四女长大成人,终身未再娶,今天73岁。

老三,我妈妈的小姑,我的小姑奶,正常人,远嫁外地,三儿一女。前一阵回老家看他的弟弟,前天刚走,昨天二外爹就去了。这次估计就不回老家参加二外爹的葬礼了,毕竟路途遥远,她年纪也大了,又体弱多病。

老小,也就是我二外爹,今年刚满66岁,就不治身亡。早些年,我老外太,也就是我妈妈的奶奶,二外爹的妈妈,还健在的时候,二外爹一直和老外太住在一起,老外太还能照顾点二外爹。老外太90多岁去世,也算长寿,但毕竟还是没法守着他的聋哑小儿子一辈子。

没人管的二外爹,有很多不良生活习惯,比如盐头大,爱抽烟。十来年前,得过大脖子病,也没能养成良好的饮食习惯。这些可能和他得肺癌都有关系吧。

听外爹说,二外爹虽然聋虽然哑,但不是完全的傻子,可比起正常人肯定还有很多缺陷,在正常人眼里,他依旧是个傻子。所以,村里集上有些歪心眼的人就会逗他,捉弄他,甚至欺骗他。

比如曾经不止一次,二外爹买东西的时候,有人故意找给他假钱,或者少给他钱。他有时候真的发现不了。

别人笑着骂他,说他难听的话,他也只是笑。除非那人凶神恶煞一样和他讲话,他才知道对方在说不好听的,他也会啊啊啊啊地回敬对方,浑身颤抖,满脸怒气,让人看了又可笑又心疼。

我从小跟着父母在外地他乡,上学,工作后,就更是很少回老家了。对二外爹的事,有所耳闻,但比较有限。而且,和他之间没有太深的感情,也就没有过多地关注,很少打听。

我虽不能完全设身处地,感同身受,但我想,他这一生,还是有很多遗憾。但好在,他没上过学,没什么文化,内心的那种孤独寂寞或者忧伤悲情感可能会弱一点吧。一个聋哑人,一个残疾人,一个傻子,还是没有文化会更容易在农村那种环境活着吧。

生活,就是不断地迎来送往。

既然生之痛苦已经成为你活着的唯一,且无力回天,那就安然地去吧。假如真有来生,愿你耳聪目明活一遭,娶个如花美眷伴一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