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掘机漏油事件

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初到葡萄牙就会被当地的一种橡木所吸引。那种橡木几乎无处不在:广袤多色的田野尽头;蓝窗白墙的房舍边;小小的矮坡上;围着铁栏的私人庄园里……

这种橡木叫栓皮栎,因表皮可再生而闻名,是伊比利亚半岛最古老也最主要的树种。很早很早以前,葡萄牙人就开始利用这种树可再生的表皮,也就是如今大家耳熟能详的“软木”,用于葡萄酒的储藏,后来慢慢扩展到制鞋、家居以及航空产业。因软木产量世界第一,葡萄牙享有“橡树上的国家”和“软木王国”的美誉。

采剥后的橡树

然而一到夏天,由于地表高温会导致植被自燃,葡萄牙也是世界上山火最频发的国家。

和庄园里经过科学管理的橡林不一样(那些橡林都有宽阔的草坪),我们村庄的橡林夹杂着树草莓、桉树和胶蔷等其他物种。这意味着,一旦发生森林火灾,桉树和胶蔷分泌的树脂会让大火迅速蔓延,而从山谷口灌进来的海风则会让山火更易肆虐。正因如此,村庄各角落都装有消防栓,很多很多年前开始,这里村民就有意识地在防护山谷了。

已经是五月底,距山火高发期已很近了。我站在屋后,看着后山的橡木林以及那些比人还高的杂草,这才切身体会到尼克的忧虑:每到夏季,尼克即便在中国,也会每天通过互联网查询海岸线的森林火灾数据。没有人在家,杂草和灌木会变成易燃的引物,那片橡木林子完全是一个定时炸弹!

为了避免新家付之一炬,我和尼克决定在七月旱季到来之前,清理掉大部分的杂草,并在树林一侧和房屋四周挖好防火渠。一旦有火源,我们至少能及时控制火势蔓延,保住房子和部分橡树林。

为此我们专门雇了一位挖掘机师傅,是位笑容阳光的葡萄牙小伙,名叫若昂。我们计划用周末两天时间,和若昂一起把树林边的防火渠建好:尼克负责去除林子里那些杂草,若昂则负责开挖机挖出沟渠。

彼时,房屋内部清洁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也陆续搬进了一些家具,并开通了网络(山谷手机信号微弱,白屋的位置根本没有信号)。屋前野花地里也开垦出一小块菜地,种上了易活的洋葱和生菜。我和尼克不禁畅想:防火渠一完成,就可以正式入住了!

尼克和若昂建防火渠那会儿,我正动手除去屋子四周的杂草,为我一直想拥有的花圃腾出空间。这个任务并不容易:必须趁土壤还比较湿润时用手把杂草连根拔起。这些草的根系非常发达,割草机没办法对付,我们也不准备在我们的小庄园里使用任何形式的化学除草剂。因此,除草便成了我从城市步入农村的第一个考验。一顶大沿草帽,一双薄手套,一个橡胶大桶,一把背部带叉的小锄头,是尼克给我的全部辅助工具。

我也不是完全没有经验。儿童时期,我有帮妈妈锄过菜地的草,不过那只是闲暇的童趣。现在等着我锄的草,大约比那时菜园的十倍面积还要多吧!想到这里,我真的有些泄气。

图 我的除草工具 王屿|摄


挖掘机在山坡突突作响,若昂开始了铲土的工作。尼克换好一身身穿蓝色连体工装,也戴好了他的防护帽。见我呆呆望着那些杂草,他向我眨了眨眼:“亲爱的,除草没有技术含量,尽量把根弄掉就行,弄不掉没事儿,我把山上那些弄掉后帮你一起弄。”

我吸了口气,戴上手套开始干活:拿锄头背部的叉子把根挖松—拿手把草尽量连根拔起—抖掉根须上的泥土—把草放到桶里—清理余下的根。好像并没有过很久,我就清理出来一块干净的地了呢。

休息的间隔,我往山坡上看了看尼克和若昂,他们也和我一样,一直在烈日里重复着固定单一的动作。尼克正用电锯把高高的杂草斩断挪开,若昂则正开着挖机,在尼克弄完的地方挖出一条沟,再把土铲到固定的地方。 我在不远处显眼的空地上放了两瓶矿泉水,这会儿正是午后最热的时候。

锄草并不容易。不一会儿我就汗流浃背,全身瘫软。我打算找个轻松的方式,边拔草边给好友苏凌打个网络长途电话。苏凌是我在国内最好的朋友,电话接通时正是北京时间的晚间,她正和男朋友大明在春城一家夜宵摊吃烧烤。那是从前我们四人(此处请自动加上尼克)最喜欢的一家烧烤摊。

“给我点条烤大肠,加根水果葱,十个臭豆腐,一瓶风花雪夜。”我边扯着一把凌风草,边流着口水地朝她嚷嚷。“老板,一条肠加葱,十个臭豆腐,一瓶风花雪月,打包葡萄牙。”苏凌在电话里头模仿老板的滇南口音大喊。老板在电话那头笑着用海菜腔和我打招呼:“真呢飞回来,全部送你ci !”。

苏凌边吃着烤鱼边和我闲聊,我俩和从前一样大笑不止。她其实对我现在的农妇生活早有心理准备。上飞机之前,当我把几箱子书,几盒子明信片,以及全部的高跟鞋都打包给她时,她也只是叹了口气:“你果真是要回农村了”。

虽说是国际长途,彼此还是一样亲密无间,并没有一丝生分。电话快结束时她还不忘提醒我,野生菌市场很快就会有好货,干巴菌和牛肝菌、鸡枞、见手青之类。

我忍住快跳出来的那颗嫉妒的心,让她千万不要骚动,等大部队上市才好杀价。并且邀请她和大明一定要来看我和尼克在海岸的橡树庄园。将电话放回时,我的心里是明媚清凉的。

这会儿,露台一侧的草也被差不多除完了。我已把装杂草的大胶桶按满,还往地上堆了一大堆拔下的杂草。我寻思得找尼克问问,他把小独轮车放哪儿了,好把这些野草推到几百米外的空地堆积做沤肥。回头看着自己的成绩,我非常满意!没有什么比踏踏实实做完一件事情更神清气爽的了。嘿!我顿时有了力量,兴致勃勃地规划起来:种一棵玫瑰,一株天堂鸟,一棵粉夹竹桃,墙角再放一颗素馨,待它使劲儿爬到露台架子上.....

我和尼克开垦的第一块菜地 王屿|摄

正美美地想着,山坡那边却传来了争吵的声音。我寻声前往,只见半坡已铲出来一道沟渠,挖掘机则停在离白屋前方不远的空地。尼克正指着地面,在和若昂争论些什么。走近一看,原来若昂给挖掘机换机油,不小心漏了点油在地面上。尼克让若昂清理掉这些油污,而若昂觉得只是点油污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把尼克拉到一旁,想为这个卖力干活的葡萄牙小伙子说点好话。尼克推开我的手,生气极了,坚持让若昂把油污连泥土一起挖掉带走。若昂不解,但也只有老老实实铲掉表层有油污的泥土。尼克红着脸拿铲子一起帮忙,对若昂说:“我的孩子以后会吃这片地上长出来的庄稼,一滴油污都不能有!”。

目送若昂带着土离开后,我和尼克拖着身子瘫在沙发上。此刻的我虽精疲力尽,但大脑却是满的。我似乎,更了解这个平常少言的男人了?下一次给苏凌电话,我一定要告诉她:她和大明所认识的那位会啃鸡爪、咬大肠、吃臭豆腐的歪果仁,原来是这么一位伟大的男人呐!

身边的尼克已经透过窗,看到了外面我一个下午的成果。他用右手搂过我的肩,又骄傲又夸张地对我点点头:明天挖完防火渠,我就带你去买花苗!

野燕麦,以及车前蓝叶蓟  王屿|摄

前一篇|邻居马里奥一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后院的巴赫 我们从里斯本机场到家时,头顶已是漫天繁星。小猫麦西并不在家。尼克开灯绕屋子找了一圈,也没听见一丝它的动...
    三儿王屿阅读 762评论 38 38
  • 之前和一位朋友聊天,无意间聊到微信公众号,这个去年火的一塌糊涂的营销方式,如今却是一片唏嘘。纠其原因是好多...
    沅梦轩_12ea阅读 33评论 0 0
  • 在《如何停止忧虑,开创人生》一书中,介绍了忧虑的坏处,如何赶走忧虑,如何保持快乐等。本文重点总结“如何赶走忧虑”这...
    林三亏阅读 150评论 0 0
  • 1 亦师亦友的DS说: “嘿,我发现了碎片化时代大家都在浅阅读,并没有真正深入思考。而那些坚持深度阅读思考,看了很...
    芬言疯语阅读 146评论 3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