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清浅,静待花开

作者:清风弄影

陌上烟寒,堤边柳翠。这是一个没有风的早晨,校园里静悄悄的;我独守在栅栏旁 ,醉心的等待春天的声音;心情就像在等待久违的恋人一样,满心喜悦,满心期待。渴望花开,能绣出满院绚丽;期望能在浓郁中能倾听到花开的声音,它会拨动我每一根快乐的心弦!

薄烟散尽,春晖盈盈,满院灿然。静静的阳光,走过树荫走过校舍,悄悄地拂过我散落露珠的脸庞;所有的幸福,此时都如这明亮的阳光般剔透粲然;过往,便如这晨雾,悄然消弭了......

清风阵阵,送来柳絮的窃窃私语和春天的气息,零星稚嫩的树叶此刻看起来有些蠢蠢欲动,似乎想与温婉的阳光挑逗;我想,大概它也想在这明媚的四月,倾心演绎一场温暖的邂逅吧!连那几只不知名的小鸟,也都欢快的叫着,和这初春的校园一样蓬勃着七情六欲了呢。

四月的天空是湛蓝的,空旷的,冷清的。偶尔有飞鸟掠过,但最多的还是那些小麻雀,欢天喜地的倏地来,倏地去。虽说是四月天,可是依然有些寒冷;冷风穿过巷弄挤进校园,把校院内的展示牌吹得摇摇摆摆。一两个早读迟到的学生瑟缩着行走,边走边埋怨季节的反常。而我却是极喜欢在晨光中与风同行的,或浅吟或高歌;虽不能说是对风有多特别的偏爱,但是就是莫名的喜欢风,喜欢与风相关的事物;心里想,与风相关的人或物肯定也会有着跟风一样洒脱的灵魂,感觉他们的内心都是相似相通相契的。心想,也许只是因为岁月太过于仓促,他们还没有来的及相遇。

生活就像花期,让人等待。而我等待花开的心情,就好似在等待一个心仪已久的恋人一样急切。其实,心里已经早早为你准备了一场盛宴,期望老天为我们安排一次倾心的相遇,安排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情花事;可以祈求上苍,尽可能的把自己安排的极为细腻、极为温婉、又极为若无其事。若是那样,我就可以若无其事的经过,然后,就可以顺理成章的与你若无其事的相遇。而我,也可能已经偷笑着不止一次彩排这美妙的桥段了。只待花开时,你能,那么随意的经过,然后能与我就这样自然而然的“不期而遇”。

等待一朵花开,其实我极其简单而又极其庄重的愿望。虽然我不曾说出来,但是,每年也总是会习惯于在花开时节,会在时光的路口静默;去等待着花开,去聆听花开的声音;会把温柔期待的目光投向你来的方向。

阳光此时已经很丰盈了,安静、温暖而明亮。只身徜徉在明艳的暖阳中,此刻,愿意去用灵魂去深度解读幸福的密码。不远处,有两只喜鹊在花园的石阶上跳跃,他们体态优美轻盈;跟瑟缩的麻雀比起来,的确显得高贵冷艳多了。而草木,此时正如恰值青春期的孩子一样正蠢蠢欲动。不知道它们是不是和我一样,正在用等待一朵花开的时间来迎接新的际遇。

我不清楚人们为什么会把喜鹊和吉祥喜庆联系在一起;而把乌鸦当成是不祥的预兆,人们甚至憎恶它们嘶哑的叫声。可能是喜鹊的端庄文静深得人们的喜爱吧。但喜鹊最终没有在我的视线里久留,不一会儿,它们就就张开翅膀双双飞走了。虽然,参参差差的枝桠凌乱了天空,但没有任何一道屏障可以阻碍它们的飞翔;阳光下,它们张开油亮的羽翼,优雅从容的飞过。很显然,它没有跟我一样执着的等待花开。

我知道有些离散看起来是毫无理由和征兆的,就像那两只喜鹊并不是因为跟我有了短暂的相遇就会为我留下,会同我一起去见证花开的美丽,去聆听花开的的声音。回想着它们飞走时轻快自由的剪影,我不确定它们是否还会回来。但心底却好像知道,一些人一旦离开,就永不会回来永不会重逢。

等待一朵花开,其实是我极其简单而又漫长的愿望;年复一年,不曾更改。总是毫无厘头、总是满怀深情、满怀期许的渴望听到,听到它清泠泠开放的声音;幻想过它开放时的惊艳,以及它很魔性的声音;那声音的特别会让每个路过春天的人,都能听得到。也许是太迷恋、也许是画面太美、也许是我太投入,竟让我在暖暖的阳光下找到一种近乎古色古香的心情。无限遐想中,我美美的陶醉了;“我将自己种进花盆,假装是一朵花”这句话突然浮出我的脑海。我想起了几米他“每天都要开出一朵花”的时候,我的心海满是暖暖的清香;没有疲惫和焦虑,我就这样被自己深深的迷醉了。

我很在意每个季节独特事物的兴与衰,我遵循所有事物的客观规律;所以,只会惊艳花开的美丽,却不会因花落而惋惜。其实,小小的落花也有它独特的美丽。所以,我告诫自己不要妄自去怀疑一朵花的芬芳;只要醉心绽放过,那都是无与伦比的美丽,都是值得期待、值得珍藏、值得拥有的独一无二的回忆。所以,对于生命中的无常我都极为看淡,告诫自己没有什么是因你的留心专注而刻意为你留下,就像那两只喜鹊。

生命中,有些人注定是风景,有些人注定是过客。普通与美好,也只是在转瞬之间,亦如相遇和离散。我也曾醉心于美好事物而得意忘形,也曾因为遗失了美好而黯然神伤。可是,当我发现,我虽如此认真,可日头还是一如往昔的东升西落,没有因为我的失意而停下脚步。所以,从此我学会了从容面对,学会了适时感受美好,而不要患得患失把自己紧张得疲惫不堪;从此,我试着让自己适时的快乐、适时的想念、适时的去等候;把自己幻化成自由的花鸟、草木,张开双臂去触摸大自然中飘逸洒脱的灵魂。

一首歌穿过清冷,一场风转过街角;俩只喜鹊去了又来,我依然等待;等待一朵花能为你绽开洁白,为你吐露芬芳;为我---能与你暖暖的相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