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不能称为冒险的逃离

隧道流光

2016年的第269天,与上次书写相隔近乎半年的时间,今年出游的第一天。

我一直想给这个悠长的假期一个定义,凑巧的十一凑假之旅,或是甜腻的蜜月之行,但这一切在我穿过终南山隧道的那一瞬间都变的不一样了。

这是一次不能称为冒险的逃离。

终南山隧道内景

作为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自驾之旅,有点来的仓促,加班到三点,六点就已经奔驰在包茂高速的路上,没有太多旅行的兴奋,只有内心渴望静静的困倦。

一路南下,车流甚少,一觉醒来,已经走了2个多小时,男人说女的开高速不过1小时,将方向盘给我的时候还有些保留的犹豫。

驶入陕西,山路多了起来,上坡下坡,高速的跑不起来,成为了不敢太快,作为有了9年驾龄的老司机,仅开过的4回高速,有两回还都走错了路。生来没带GPS的我,对导航不敢怠慢,却总有一种不同以往的兴奋。那些做不好的,不能做的,让你好奇的,都成了冒险的理由。

隧道奇多的路上,从300,500到1000,2000,走到天色变阴,下起雨来。开足了3小时的我,也算完成了某个人生中的第一步。

雾气环绕的山间,让人走着打盹,恍惚间看到了终南山。不同于其他隧道,它是看不到尽头黝深巷子里宛若白昼,18公里的隧道,的确是世界之最。

这样看除了长,似乎也没了什么。就像我最近困顿不解的人生,除了平庸度过漫长的时间,似乎也没了什么。跟好,错车,别超速,安安稳稳。

平常之间,隧道内流光溢彩,紫色和蓝色的灯光,让前路变成了海底世界的模样,走到光下,两侧放着形状的树木,不知真假。却让人心情豁然开朗。

从南到北的距离是一道秦岭,它凿开一条路,天堑变通途。再难都要做,问题是怎么做,让它有海底的色彩,还是仅仅只延伸这段距离?

雨雾朦胧的山间

这不是小学生一样看物写作,也不是什么借景抒情,是一个人在被生活打败的最后一秒仅存的勇气。

离开日夜居住的地方那刻的疲惫与无望,经历了职场纷争,个人失利后的懊恼无奈,在山峦之间突然得到了安放。在走出隧道那一刻,一切似乎可以重新来过。

我并不能企图治好我心中的病症,漫长的人生总会遇到不能预知的问题,但我可以选择给自己一个喘息的空间,为自己营造一个远方的净土,选择一次小小的逃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下班回来,习惯性地抬头看自家玻璃窗,儿子房间没开灯。尽管我嘴硬,觉得孩子已出去过一次,但还是想孩子了! 我们俩把晚...
    玫瑰铿锵阅读 65评论 0 3
  • 明天是什么,不知道,反正不是今天。 每一个时代都有自己的特色,但每一个时代共有的就是明天。可能有人说时代更替,王朝...
    iiiiim阅读 76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