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称大王

有时看到新闻,哪个保姆看孩子,给喝安眠药。我自己亲生的,我时时在祈祷,“小祖宗,多睡会,不要醒来!”小眼睛一睁,活力四射,飞檐走壁,祸害不停息。

家里的凳子都藏了,可是餐厅椅子,书房凳子大家伙实在无处可藏。他的玩法超级多,从椅子上桌,高兴得跳舞!

跳下来,推着椅子跑,椅子没有车轮,但下面木头凸出来,推起来不费劲,他得意得配合椅子吱吾吱叫,听得人顿时浑身难受!

忍着,平静地制止他!

一转身,跑到卫生间了,做过太多恶心得事情后,卫生间是他的禁地,可那却是迷一样吸引他的地方,每次都屁股撞门,咚咚得夹杂着哭闹声!

唯一转移注意力的便是破坏,书房书架的最下面一层,他喜欢把书都扔到地上;衣柜的衣服,他够得着的都要拉出来,他藏在柜子里,躲猫猫。

玩积木时,摞高得积木,他要推倒;收拾好,他要倒出来。没事干,拿着书让你读,没读几个字,跑一边了!

猪队友头疼不已,怪没有胎教!

怀他脐带绕颈三圈,我坐卧难安,呼吸都困难,生怕他有意外!不是他这么捣蛋,最后能自己绕开吗?

他喜欢跳,猪队友上床,便让他在背上跳来跳去,好惬意!小家伙习惯成性,趁我不注意,差点把老娘的腰折了!

平日猪队友吼,压根不理,语气严重了,不乐意了,金豆豆掉得一串一串,哭着喊妈妈,真是受不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