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白乌鸦,黑乌鸦(7)

字数 1921阅读 126

第七章 寻找诅咒术

上一章【六】我就是被诅咒的人啊

班图死了,被赶回娘家的乌拉尔,心情低到了冰点。每顿饭,就吃一点点。吃完就回自己的房间。乌东来和那雪儿急得直摇头。

那雪儿知道女儿的遭遇都是被诅咒之后。她再一次被震撼了,直面感受到了人心的恶。她知道必须要保护乌拉尔。她也开始行动了。

那雪儿特意去拜访了草原上几位年长的萨满,他们的回答大同小异。就是不断地祈福,应该会有作用。那雪儿心里想草原上没有,我就去草原外边找。无论如何一定要把乌拉尔身上的诅咒解除,然后让下诅咒之人得到应有的惩罚。多方打听,后来一位女萨满知道了她女儿的遭遇后告诉她,酒泉有一个关大师会一些咒术。

在去寻找咒术的路上,那雪儿不断地想起那件事始末:

事情是这样的。原来在额济纳一百公里外的一个小镇子上,一个张姓人家的老太太病倒了。先后请了好几个萨满,都无济于事。后来听到了那雪儿的名声后,专门请过去看病。那雪儿看到老太太后,就觉得比较棘手。然后起卦,卦象显示有大灾。

那雪儿瞬间明白了,那些萨满不是做不了,而是不愿意做。因为这样的灾难,必须做消灾法事。消灾法事分为:祈祷,祭天,祭火,跳神四部分。必须要七个萨满同时在场,一个主萨满在中央手持萨满铜镜,六个副萨满手持单面鼓和双面股,交叉站立。分别对着六个方向。

由主萨满,向北方的供桌上分别祭献食物、哈达、法器。然后点起圣火。然后念诵祈祷词。然后点燃一层细沙上堆好的干柴。当熊熊烈火照亮天空时,七个萨满一起跳神。

那雪儿想到此,不由得摇了摇头。对老太太的大儿子张满堂说:“有办法,但是太难了!”这时张满堂的黯然的眼里像打进了一束光一样,连忙抓住那雪儿的手说:“一定要救活我娘啊,您就是菩萨转世啊!”

那雪儿不好意思的脱开张满堂的手说:“给你娘做法事需要七个萨满,而且对于萨满本身法力消耗,至少需要休息半个月才能恢复。”

待将那雪儿送到打扫好的房子休息后。张满堂叫来了弟弟张富堂商量此事。原来兄弟二人一个月前就有人来告诉张满堂说可以治好他母亲的病,但是必须要五十头牛和三十头羊作为交换。张家虽说在这一代属于富户,但是五十头牛和三十头羊相当于他们兄弟二人财产合起来的百分之八十。所以他们不断的寻找着别的方法。

那雪儿的方法复杂些,但是花费少。兄弟俩咬咬牙,还是可以承担的。而且那雪儿看起来要比之前呢个花白头发驼背的男人要靠谱的多。于是兄弟二人晚上请来那雪儿说他们愿意给每个萨满五头羊,另外每人加两只羊羔,作为法力损失的补偿。那雪儿听完告诉他们,其实法力补偿一头羊就可以了。但是张家兄弟说,别人为了他母亲愿意牺牲,自家也不能小家子气。然后那雪儿找人。

三天后,那雪儿找齐了其余的六位萨满。那雪儿回家时,天已经快黑了。风扬起了白天喧嚣的尘土,这时那雪儿听见背后有人咳嗽。一回头看见一个中年男人蹬着一辆自行车骑了过来,黑色的鸭舌帽挡住了他半个脸,嘴上叼的烟在即将落下的夜幕中像一束流光,由远而近。那雪儿回过头继续走路。这个男人车速忽然加快,路过那雪儿身边的时候飘出了一句话:“别多管闲事!”语气愤怒而坚硬。

那雪儿像追上他,但是累了一天的她实在没有力气。于是喊了一声:“你是谁啊?为什么说我多管闲事?”但是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


三天后消灾法事一切正常,当天晚上张老太就感觉舒服了很多。

由于法力损耗太大,人的身体也没平时那么硬朗。那雪儿在家休养了半个月。也刚好利用这半个月时间好好研究占卜,几年下来方法已经掌握了十几种,而且结果越来越精确。以前有人家里丢了人,她只能算出来方向。而现在她能精确到丢失人所在五十米范围内。十五天以后,那雪儿就必须出去给人处理事情。

那雪儿刚吃完饭坐在椅子上休息,一抬头就看到了被赶回来的乌拉尔。

快走到关大师的村子时,路边有条死狗,发出一股刺鼻的味道。那雪儿掩着口鼻,快速走了过去。进了村子那雪儿才发现,这村子像个枣核状,两头人少,中间人多。有两条路将村庄分为三部分。两边像个保护层,中间是个小枣核。村里人人丁并不兴旺。进了村子后,那雪儿刚想招呼人家问问关大师家的具体位置。结果一抬头发现这家大门紧锁,刚好在一条路的尽头。那雪儿突然想起来以前看过的书上好像把这种风水格局叫枪煞。如果不处理,轻则家人健康受扰,重则家破人亡。那雪儿刚准备回头,却感到一丝不祥。

那雪儿从来没有为家人和自己起卦。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禁忌。医不自治,卦不自卜。医生给自己看病的基本上都看不好,给自己算命的也没几个善终的。而且命越算越薄,这个道理那雪儿深知。她从口袋掏出三枚硬币,犹豫了一会还是装回了口袋。
在问到关大师家地址后,她走到关大师家门口。一阵风把门吹开了,虽然那雪儿见过很多世面,但这一刻她瞠目结舌。

突然,她看见门里边一个穿着黑衣服的光头男人,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