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玩

简书的笑话越来越大了,先是弄什么钻钻,现在所谓的行距君又搞出把行距杯比赛扔进垃圾桶的行为。这有如拉出屎来拉了一半,然后说道:“我的屎很金贵,你们闻不起的感觉。”

我不善写评论,所以只是写几个字也吐槽一下善于吐槽的行距版权君。

你谁呀!

把自己的团队吹的乌溜乌溜的,什么什么业界大神啊!能人了,什么的,可一点诚意都没有。不愿玩了就真接说不得了,简书的作者又不是兰陵笑笑生,写不出《金瓶梅》,就算写出《金瓶梅》来,你敢接吗?简书禁封的作品可是一抓一大把啊。

还有说一说规范,几百部作品应该有符合规范的,符合规范的又有几部你看了的作品。如果只翻了翻几页,就批个“已阅”,恐怕《三国演义》也难入你法眼。还有口味问题,你征文只是个大方向,品文却用自己的小口味,这若是有符合的才他……怪呢!

有的人喜欢莎士比亚,有的人喜欢王朔,你偏偏喜欢英戏和京味的混合体,可他……作者就喜欢王朔,又偏偏符合投稿方向,里面又偏偏没有你需要的莎士比亚,于是就狗血了。

哈哈。

实在不明白简书和版君是怎么回事,钻也哗哗的,空头支票也是哗哗的,作者的泪也是哗哗的。

作为作者,我突然明白我是垃圾,文写不了,钻攒不着,还是回家种红薯吧!别让简叔操心,让版君生气了。

这就是版权君想要告诉我们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