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从来都和爱马仕包包没有关系

1

在微博上看到一个故事,一对新人结婚的当天,新郎领着接亲的人和车队到了新娘家楼下,可是新娘妆也没画头饰也没带,坐在房间里开始使小性子,死都不下去,问了原因原来是因为新郎说好了买液晶电视最后没有实现,因为为了娶这个女孩子,新郎的钱已经拿来买了房子,做了装修,甚至本来拮据的他还满足了新娘“新房的地板必须是进口的”这个要求。

新郎哄着央求着让新娘先把婚礼办完,那么多亲戚等着,可是新娘觉得到时候朋友看见新房连个说好的液晶电视都没有会很丢脸。

看着新郎拿不出来,新娘就开始坐地起价,并且说出一句话

“你不给我把这个液晶电视买了,就是不爱我!”

当初故事看到这的时候我也是气的不行,我不懂女孩不都是对结婚充满期待和憧憬的吗?为什么会在这时候为了个电视开始斤斤计较。

如果非要拿某样物件来显示一份爱的话,那应该是没有什么的。

毕竟有句俗话说得对,“爱情是无价的。”

故事后面宾客和酒店一催再催,新娘无动于衷,新郎气的当场带着接亲队伍和车队离开了新娘家,娶了他的前女友。

最后的最后,新娘悔不当初,然而一切为时已晚。

看完整个故事我只想说干得漂亮!

而实际上,我身边也有类似这样的女孩子,她要的不是液晶电视,而是一款爱马仕的限量款包包。

女孩子叫杉杉,是个很爱面子的女孩;大学毕业后她凭借过硬的素质与学识,很快拿到了一家公司的offer,成为了一名正式的小白领,工资一个月有五千左右,这对于一个从农村出来刚毕业的大学生,已经算不错了,足够让她在这样的二线城市里吃喝不愁。

白领的工作让她杉杉接触了很多层次的人,也增长了不少见识,她的男朋友阿树,也就是这个时候认识的。

阿树是杉杉他们工作室对外合作的公司里,一个小组的小组长,薪资上比杉杉高不了多少。

阿树追杉杉时,捧着一束红玫瑰站在杉杉公司楼下的时候,周围同事的羡慕声让杉杉觉得,这真让她长面子。

2

杉杉当然和阿树在一起了。

恋爱后的杉杉,阿树常带她去吃西餐,吃川菜,看电影,逛名品街,也只那时候,家境一般的杉杉才知道,原来有种她一年的工资牌子都买不起两件的牌子叫PRADA、LV、GUCCI。

有了这样的认知,杉杉开始拼命的用外在来弥补自己,她开始上网学习西餐礼仪,在每次约会的时候只吃西餐,看电影只看导演厅,住酒店只住四星往上,她想用一切,来充实自己的面子。

可是阿树的经济情况并不是非常好,他只是因为很喜欢杉杉,所以才舍得出钱,频繁的约会,西餐,看电影,让阿树有了经济危机,于是后来的半个月,阿树借口出差,停止了约会,并且保证,“出差”回来,一定给杉杉带礼物。

半个月后阿树“出差”回来,果然待了礼物,一瓶香水,是经典又很烂大街的香水入门款,香奈儿五号。

刚收到礼物的那天她开心得不得了,躲在厕所里喷了好多,头发上,衣服上,连背上,她都喷了很多,一出厕所,那味道,简直就是移动的香水瓶,隔着好远都能闻见。

同事闻到了,全都凑在了杉杉周围,围着她问是不是香奈儿五号,怎么味道有点奇怪,还冲鼻子。

杉杉轻笑一声,从包里拿出来那瓶喷了五分之一的香水往桌子上一放,啪嗒一下,这声音让杉杉感觉满足极了。

可是紧接着,有内行的同事看出来了,这瓶香水和自己以前用的不一样,自己买的是专柜的,杉杉这个肯定就是假的了。

香水是假的。

这让杉杉打击很大,她回到家专门上网查了这款香水,得到结论果然是假的,而且她还查到了,香水不是随便对着身上喷的,也不是想喷哪就喷哪的。

假香水事件让杉杉和阿树在一起后有了第一次争吵,阿树实际上并不知道香水是假的,他是托朋友带的,花的还是原价,怎么会是假的呢?

可是杉杉管不了这些,她管不了阿树是不是花的原价,她只知道,因为这瓶香水,让她在办公室丢尽了脸。

于是杉杉向阿树提出了分手,理由是不能接受阿树是个骗子。

可是阿树是真的真的很喜欢杉杉,他并不同意分手,他向杉杉保证,以后绝不会再犯,并且还亲自去专柜买一瓶正品作为补偿。

3

阿树说到做到,果然又买了一瓶香奈儿五号送给了杉杉,杉杉接受了,可是再也没用过,她把这瓶真的和那瓶假的放在了一起,锁在了抽屉里,再也没拿出来过,因为她觉得,香奈儿五号的味道,就是她丢脸的见证。

为了在办公室里挽回面子,杉杉开始在名品街买衣包,可是里面的包包都贵得吓死人,以杉杉的工资,一个月还买不了一件。

杉杉在名牌店外面徘徊了好几遍,忽然有人向她打招呼,杉杉并不认识对方。

陌生女人递给她一张名片,上面写着奢侈品代购,LV、BURBERRY、PRADA,全部半价。

这张小卡片简直让杉杉心动不已,简直就是来解决杉杉的燃眉之急的。

可是她这次谨慎了些,低声问道,“你的包包……不会是假的吧?”

“怎么会,正品货源,全部半价,你可以去网站查得到,我们上面人和这些品牌的老板都认识,所以才拿价低,怎么样?要不要去看看?”

去,怎么会不去,杉杉当即就跟着那个陌生女人去了她的那个“名牌店”。

店在一个很偏僻的箱子里,杉杉进去的时候心里在打鼓,可是陌生女人拿出了货给她看后,杉杉彻底放心了。

除了没有专卖店了打折高光的那么闪亮,,这材质,这样式,分毫不差。

杉杉开心的挑了几个,付了钱后就开心的回家了。

后来的日子,杉杉每天都背着那些名牌,隔几天换一个隔几天换一个,这下子不仅同事羡慕死了,连阿树也有了疑问。

“你哪来的那么多钱?”阿树在西餐厅里问她。

杉杉眉毛一皱,显然是不高兴阿树这么问她。

“你是不是见不得我好啊?我怎么连这点钱都没有?”

“我不是这个意思!”阿树忙摆了摆手,“这个包我有点眼熟,好像是那个牌子的限量款,挺贵的。”

阿树之所以眼熟,是因为他见过他前女友也有一个。

“就是因为限量款我才买的!”杉杉忿忿的说了句,没再看阿树。

4

杉杉和阿树的感情在阿树的努力下,已经近一年了,临近年关,阿树向杉杉提出,想带她过年回家见父母。

本来杉杉是不同意的,可是阿树说,如果不行的话,那就跟着杉杉回家过年。

她不想让阿树知道自己的家境,想了想还是同意了去阿树家见父母。

去的那天,杉杉特意背上了那件限量款的名牌。

到阿树家的时候,杉杉大吃了一惊,原来只是几间平房,和自己想象的独门独院的小楼房相差甚远。

阿树并不知道杉杉心里的想法,一心拉着杉杉要进屋见父母,可是杉杉又跑回了站台,死活都不去,到最后还吵起来了,杉杉说阿树欺骗了他,不是别墅也就算了,农村也就算了,居然还是这样子的平房!

吵闹声引的路人都在围观,村子小,家家户户都互相认识,阿树脸红的不像话,他一句话也没有说,站在那里任杉杉吵闹。

最后杉杉停顿的时候,在人群里钻进来一人,长相清秀漂亮,将杉杉打量了一番后嗤笑一声,刚想说什么,阿树立马跑过来捂住了她的嘴,暗暗向女生摇了摇头,女生愣了下,然后轻蔑的说了句“别丢人了”,就走了。

杉杉被女生的眼神气得不行,何况阿树居然当着她的面和那个女生眉来眼去的,当场就要抓狂,扯着阿树一边骂一边质问他们是不是有什么,还一边扯着嗓子冲那女生骂着小三,不要脸这种词句。

阿树拦也拦不住,实在没办法了,他一把抱住了杉杉,连人带行李都扛回了家。

阿树的爸妈看见阿树带了个女孩子回家,高兴地合不拢嘴,拉着一脸不情愿的杉杉嘘寒问暖的。

晚上吃完饭,杉杉拉着阿树在门外质问他,今天那个女生到底是谁,阿树没有和杉杉撒谎,老老实实的交代了,那是他的前女友。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出口,杉杉像疯了一样,开始破口大骂,“你看我之前猜的没错吧,你们还真是旧情难忘,小三!臭婊子!你和她果然有事啊,婊子配狗,天长地久你听过没?你要是跟她好就去找他啊,我现在来你家算什么?啊?”

话很难听,阿树没有还嘴,他觉得和女生吵架太不理智了。

争吵时引来了阿树的爸妈,听说了事情的原委后,他们都开始劝杉杉,解释阿树和那个女生已经分手很长时间了。

晚上杉杉被阿树妈妈劝了好久才安静下来,回了大屋睡觉,但是要求不和阿树同房间。

杉杉睡的房间本来就是阿树爸爸妈妈腾出来的主卧,家里只有两个房间,阿树没地睡,只好跟着父母挤在了货房。

睡觉的时候,阿树的爸妈有些不太开心,阿树连忙向他们道歉,说杉杉平时不是这样的,说是因为舟车劳顿。

阿树妈妈听完骂了阿树一顿,“你没看出来这姑娘有多泼辣吗?你还要和她过一辈子?”

“我……”阿树忽然沉默了,他开始想起了杉杉平日里在一起时各种奢侈的要求了。

5

阿树没想到的是,大二天早上,杉杉已经收拾好行李,喊着他要死要活的要回去,还撒谎说家里母亲催了,阿树爸妈气的不行,又不敢说重话,毕竟儿子喜欢。

从阿树老家回到城市的时候,杉杉觉得像一条鱼终于回到了大海。

阿树问她什么时候去见伯母,杉杉扯谎说母亲去了国外,然后就再也没提这事,阿树也就老老实实的不再问她。

七天的新年假期杉杉的母亲担心她一直给她打电话,杉杉总用加班来敷衍母亲,然后又一边跟阿树说去旅行。

阿树已经没有什么钱了,过年回去给了父母的,加上这几天挥霍的,哪还有钱旅游,可是杉杉不管,阿树只好咬咬牙,偷偷问朋友借了些钱,才凑够了旅游费。

他们去了北京,杉杉说喜欢大城市,她拍了好多精心P过的照片传到了朋友圈和微博,获得了一大批赞。

晚上逛街时杉杉看中了一款爱马仕的价格十四万的包包,拉着阿树不走非要他当做新年礼物买来送她。

阿树不是傻子,他不是富二代怎么可能花这么多的钱去买一个包?以往杂七杂八的划在杉杉身上的钱加起来也有好几万了,他是个男人,还要买房,怎么会同意给姗姗买这个包。

当即,阿树的脸色有些为难。

杉杉跟了阿树一年了当然知道阿树不高兴时候的表情,她用力扔开了阿树的手,问他是不是不想买。

阿树低着头问她,“为什么要买?”

“因为这是新年礼物啊!”杉杉没想到平时言听计从的阿树会这么问。

“新年礼物可以选便宜些啊。”

“不要,就要这个,你要是真的爱我就给我买!”杉杉不管一旁店员的眼神,自顾自的说。

“我爱不爱你还需要一个包来证明?”阿树笑了一声。

“当然啊!你没听过一句话吗?要证明你有多爱一个女人,就用爱马仕的包包价格来证明!”

杉杉有自信,她觉得自己这句话都说出来了,阿树不会不买的。

“那么你要怎么证明你爱我?”阿树扫了一眼那款包包,他觉得每看一眼,自己的鸡皮疙瘩就多一层。

“我过年去了你家哎!那破地方,这还不够吗?”杉杉一手搭在柜台上,问他,“你到底爱不爱我?你到底买不买?”

阿树站在那里满脸通红,他身上的钱只有几千,卡都是空卡,就算是加上所有的家当,也买不起这样一个包包。

杉杉盯着阿树看了一会,一旁的店员又询问了一遍是否要买这个包,杉杉梗着脖子对阿树说,“林树,你赶紧啊!不买我们就分手!”

“啊?”阿树彻底傻了,他没想到,自己的爱情居然被一个包给决定了,真是可笑!

杉杉看见面色晦暗不明的阿树又开了口,“林树你是不是……”

“我们分手吧!”阿树打断了杉杉的话,像是鼓足了很大的勇气,看着她目瞪口呆的样子,阿树忽然有些轻松的感觉来。

杉杉以为自己听错了,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在爱马仕店里被甩了,甩她的还是那样对她言听计从的阿树,站在柜台前面,杉杉满脸通红,她冲着阿树的用力的喊,“林树!你就他妈是不爱我!我就知道!这一个包就把你吓跑了!你他妈就是不爱我!”

吼完阿树,杉杉气的一个人转身跑出了专卖店,阿树有些难过,他没想到连分手,杉杉都在为那个包生气,有些不可理喻。

阿树向店员鞠了个躬道了个歉,有些悲伤的离开了。

6

假期结束开始上班了,杉杉变得沉默寡言起来,同事问她怎么了,她说和阿树分手了,同事都唏嘘不已,问她为什么放弃了一个钻石王老五。

杉杉轻蔑的笑了笑,“钻石王老五?他连个爱马仕包包都买不起!”

“那你之前的包都不是他买的吗?”

“我自己买的。”杉杉哼了一声。

“原来如此啊。”同事们笑着说,“不过看他平时对你很好啊,我男朋友对我都没那么好,再说,爱马仕也不是说买就能买得起的,便宜的几万块的,我都还要存上好几个月。”

杉杉有些动容,的确,阿树是对她很好,可是光好有什么用?

和阿树分手半个月后,杉杉的工作室老板找到了杉杉,问她能不能帮一个忙,签下一个单子,这个单子签成功了,就升杉杉为组长,杉杉疑惑自己能力并不是最强的为什么要让自己来前这笔单子。

老板笑着说,因为那个项目的负责人是你的男朋友。

“啊?”杉杉愣住了,“他不是只是个小组长吗?”

“前几天才升的职啊,怎么?不愿意?”老板看着杉杉的表情问。

杉杉连忙摇头,“不是的,我……我和他……我能完成任务。”

解释的话到嘴边杉杉又吞了下去,她觉得,自己求一求阿树一定会帮助她的,毕竟有着升职的诱惑。

杉杉没有约阿树出来,而是径自去了他租的房子里,按门铃的时候杉杉想了好多,她甚至有些后悔和阿树分手了,谁知道他会升职?

门开了,不过开门的不是阿树,而是阿树的母亲,看见是杉杉的时候,阿树的母亲脸色一变,问她怎么会过来。

杉杉有些尴尬的笑笑,“伯母,我……我是来向阿树道歉的,顺便还……”

“道歉就不用了,你不是一直瞧不起我们家吗?阿树升职了,你就回来了?本来还以为你是什么大户人家呢?原来你自己的名牌包,也不过是二手货!”

阿树的妈妈脸色不好,她实在是不喜欢杉杉这样的女孩子。

“什么?什么二手货?谁说的!明明是我……”

“别装了,你去我们家背的那个包,就是阿树前女友乐乐背过的,人家包的袋子上面,还有标记,她早就看出来了,要不是阿树拦着不让说,你脸都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别找我们阿树了,他是不会见你的!”

阿树妈妈打断了杉杉的话,一口气说完这些,然后关上了门。

杉杉脸色通红,惊讶的不敢相信,眼眶里顿时湿漉漉的,她没想到自己的包居然是阿树前女友的二手货,更没想到,阿树居然早就知道,还为了保护她不让别人说出来。

她想和阿树道歉,也想和他说声谢谢,可是最后她什么都没做,因为她知道,自己真的没脸再去面对阿树了,毕竟自己曾经那样对过他。

而升职后的阿树,经过母亲的撮合,和一位一直喜欢他的姑娘在一起了,一个劝他不要花那么多钱买爱马仕包包的姑娘,阿树好奇问她,这是代表自己喜欢她啊,为什么不要,不喜欢吗?

姑娘回答说,爱情就是爱情,包就是包,爱情从来都和爱马仕包包没有关系。

晚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