陋习难改

图片发自简书App

    都感觉穷得快揭不开锅了,还在不停地买书。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完,可看到想读的书就买,宁可其他地方节省一点。

    狗改不掉吃屎,我改不掉读书。这种陋习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改掉?现在是饭吃得一顿比一顿少,一种早衰的状态,可肉却没掉一点。日阅读量逐渐恢复到以前的状态,有逆生长趋势,而且不再像以前那么杂了,主攻文学和文论类,兼管理与经济类。

    天渐渐热起来了,狗慢慢大起来了,家里都是它的体味。原来习惯在书房读书,现在喜欢在餐桌读书。若不是那点残存的同情心,这狗多半会命运多舛。仗着我们宠它,有恃无恐地乱来,到处随便。拖把柄都包浆了。经济这么不景气的家庭还得用熏香,不是奢侈,是投资。那天它能配种了,多少也是个收入来源嗄。它喜欢书房,就让它和书彼此熏陶吧,书性的狗,狗味的书,我们就不凑热闹了,让它们。

    餐厅有灯扇,低档微风,隔壁菜香,添个茶倒个水也方便。苟不同,狗又来。狗日的狗,人又不会训,又舍不得丢,能怎样?任性富养,伴读添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