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1 “你今天不对劲”—自己充电,远离低迷

“你今天不对劲!”

她说出这句话时,意味着她开始怀疑和不安。

如果这时我还不能马上给出信服的解释或者做出即刻的调整,很快,甚至五分钟内,她就会出事。

我因为自己一时的偷懒、低迷、反应的迟缓/后知后觉,可能会付出接下来50倍力气的代价。而我们的关系,她对我的信任,她的力量,也会骤降至少一半的高度。

通常,她看见我不那么积极和热情时(无论是主动调节活跃气氛,还是对她回应),会说这么一句话。

这代表敏锐地注意到我的状态低八度,开始审视我,挖掘我不积极背后暗隐的攻击和控制(虽然没有波涛汹涌,但是有暗流涌动),进而觉得自己受绑架受攻击,然后直接倒下。

深层次的原因,一定是我这时的状态和曾经她被攻击的场景相像,唤起了她不好的记忆,进而催生相应的反应

而实际情况是,她觉得我“不对劲”时,的的确确我的状态是不对劲的,但是这时候我并不准备影响她,或者我在竭力避免影响到她。

如果这时我和她物理分开,比如我出去走走,去刷步和观呼吸,出去吹吹风看看天,去上班,去主动做一下状态和表情管理。。


总之是,在她发觉之前自己先心情畅通调整好了,同时也不电话或微信联系,这样半天之后或许会相安无事。


就怕我自己还没调整好,而又没分开,在家里狭窄的空间,又密切接触,被她发现,然后我又无处掩饰,又不能很快释然,这就很容易出事。——这种情况,我要主动觉知到,并采取上面的措施(物理隔离+主动调整)。

什么时候我会“不对劲”呢?

就是一件和她相关的事(不相关的事,有一半概率也会影响到她,比如我自己的事,别人影响我的事),我有觉知,知道不能“推”,也不打算推;也知道不能心里嘀咕,也不打算嘀咕。——就是前两种显性或隐形的主动攻击都没有,但是我心里没放下,心里有隐隐的“担心”。尤其是被主动挑起时。

比如2.9上午(年二十八),最后一节吉他课之后,我说要不要等老师下来,我问问后面的计划,或者前面的费用怎么算的(前面交费时没问单课时多少钱)。

她就不太耐烦,说我都知道了,老师在课上都说三遍了,你还问啥问。你问不代表我上课没听么?我说哦,你知道了哈,那行,我不问了。

然后上车后,她情绪不高,说一大堆卷子都没写呢(言下之意,你还要在那等着问,不耽误我时间吗?)

我赶紧安抚说,我不是非要问啊,就是觉得这不结束了吗,前面也不是很清楚。你说不用问,那我也听你的了,按你的意见呗。

然后她一路上有些低落、急躁和焦虑。我在路上还主动调节气氛,问有谁需要充电吗~她把鞋底伸过去给我(开玩笑性质)。到后半段路情绪基本比较平顺。回到家又喊肚子疼,等等。我还过去给按摩了一会。过一会自己也说行,我复活了。

至此,表面上我对她情绪的觉知和承接都做到了,她也恢复了“正常”,情绪平静。


但是——

其实这时我的心里起了隐隐不安的波澜。

我想起了她路上那句话“一大堆卷子还没做呢”(而寒假已经过半)。

理智上,我不想推她,不想催促,我愿意相信她……但是……这个结果是她承受不了的,如果今天不是离开学还有10天,而是还有两天甚至一天,她说出这句话,她有这个焦虑急躁的情绪,怎么办???

突击不了,我也帮不了她,这是她自己也不想发生的,这必然也极大地影响她的心情和能量。


我不希望发生这样的结果。

我为这个(尚未发生的)事担心。


傍晚我试探着和她就这个事,从做事方法上聊聊:前紧后松、任务分解,在来得及的时候安排……


她很敏锐地捕捉到我的心理,说:

“我感觉到某些人有些焦虑”。


这是对我的警示。

但是因为我很平静地点到为止,也没发生不愉快。

当晚她还很主动的说自从交换了房间,她还没怎么在自己房间睡过,一直空着又容易落灰,所以主动打算睡自己房间。我说都行(其实她是期待我邀请的,但是当时我没有那个主动性)。但是她半夜过来说我还是想到你这里来,我也欢迎。

所以这第一天相安无事。

——————

2.10年二十九

早上8点多就起来了,喊了两遍很顺利。

这个开端也很好。

早饭我给熬了黑米粥,炒的爱吃的荀瓜。

这个也没问题。问题出在荀瓜上。

因为有泡多的黄豆不想打豆浆了,但是因为都泡过了,老放着怕坏,还有头天凉拌胡萝卜丝她自己吃剩下的酱醋汁和青椒丁,我觉得倒掉也浪费,又不脏,所以就一起炒荀瓜了。

所以她看到的菜就是她最讨厌的“大杂烩”(荀瓜里有黄豆瓣,还有变了色的不好看的青椒丁),当时就不高兴,“这什么呀,大杂烩?”,黑米粥搅了搅,也没喝。就吃了切好的一个苹果。

(大杂烩这个确实不应该,菜的颜值确实受影响。吸取教训,以后别这么节约了,该扔就扔。任何一顿都用新鲜的。而且绝对不要乱混合。省了盐坏了酱,她不喜欢,就得全倒掉。)

早饭虽然不符合她要求,但因为可能也不怎么饿,倒也无所谓。至此,一切都还好。

然后她坐在饭桌前,拿我的手机看班级群,看到老师还没发作业,但是有些同学已经按照前面的惯例交了一部分。她一边嘀咕一边问“我是不是也拍了交上?

至此,也是正常的,而且态度是主动积极的。


这时我该说啥呢?

我应该就事论事,就她的问题回答问题,说嗯,我觉得你说得对。

这样就行了。


但是,

这勾起了我的情绪,让我想起了昨天她的抱怨(“一大堆卷子还没写呢”),那个让我担心的问题,它又从我脑海里被压制的地方冒出来,这时我心里的想法是:

当然了,赶早不赶晚啊,能早完成当然早完成啊,这还用纠结吗?有在这纠结询问的时间早就能拍了提交过了……


我嘴上说的是:你决定呗,我不参与意见。

(我尽量保持语气的平静,但我知道这里面有一点点的阴阳怪气。)

但是她也没在意,应该没注意。就回房间了。

———这是早上和上午,应该也算相安无事———

到了中午。做啥饭呢?

早上没动的黑米粥,茄子炖鸡(后来发现鸡肉有点硬),炸小鱼,凉拌黄瓜。

做好喊她吃饭,也比较快地出来。

但是看到菜后,说了句“这能吃吗?”(应该也是无心评价,因为不是她喜欢的清爽炒菜),又补了一句“不过闻着挺香的”(这一句应该有补救前一句或者安抚我的意思),看到黄瓜说“嗯,这个正和我意”。

到这里也没问题。

但是我因为她前面一句“这能吃吗?”有隐隐的不悦,更深层次的还是因为

①昨天她那“一大堆卷子都还没写”的一句话,

②早上嫌弃“大杂烩”(我有点挑剔),

③中午嫌弃“这能吃吗”(我心里有点想挑事,容忍度低)


坐下来后她习惯性地拿我的手机想看脱口秀(这是最近几天的惯例),但是我因为心里的上述“闹鬼”,就说了句“手机能给我么?我需要用。”

她说“多大会后?”

我说“十分钟后。”

其实中午吃饭看脱口秀,前几天都远远不止十分钟。所以我这里就有故意不给看之嫌。

她看看我说:你今天不对劲!

我说:是的。从昨天中午我是有点。因为你那句话。

她拿勺子把黄瓜戳了戳,又戳了戳,没吃午饭,回自己房间了。

我既没收回我的话,也没去拉回她。

我还沉浸在我自己的思绪中。不想推,不想催,也知道适得其反,也想去相信,也管住自己不去想不去问不去提。

但是当她主动(以有些焦虑的状态)提了之后,我还是不能淡定。对有可能到来的不能如期完成的“恐惧”和“担心”挥之不去。


下午出来三次:

到我床上坐一会,抱我床上的玩偶坐一会,站我门口一会。

其实是主动来找我说话(破冰),这相比以往已经是大大的进步了。我只要这时做出积极)主动的回应,我们就可以很好地恢复联结。

可能前段时间我的状态给了她好的影响(安全感),所以这次我对她虽然有(隐形的)推和消耗,但是她还是能自己主动走出来。

但是我错误地没有回应。就是不咸不淡地态度。


晚上正常喊吃饭,也正常出来了。好像也正常看了会视频。晚上好像也有写作业。

现在看,这一天她的能量其实是相当足的。

把她消耗将近的是临近21:00好像,她主动问我她和同学在线练歌是否会影响到我?

我没等她把话完全说完,或者是她话音刚落,我就说不影响,我可以关门。

但是说话没有看着她,而是很随意地边走边说。也没有进一步聊两句。

她说:你什么意思?


我终于,忍而没忍住,调整而没调好,终于还是又“抓取”了她,“成功地”逼她说出了这句话。。。


然后,那晚好像她没有和同学练歌。很晚才睡(0点以后。我很随意地和她道晚安时,她还是正常答应的。如果我这时邀请她过来,应该还是可以的。她给了我很多个(“挽回”她的)机会。

第二天(年三十)早上没有起床(应该主要也是困了吧。整个寒假除了这一天,其他都没有超过9:30起床),中午也没有吃饭。

傍晚正常时间出来吃了晚饭。——这相比于过去,是很大很大的进展了!!

晚饭时说亲戚家姐姐喊她一起出去玩。然后从大年三十晚上-初一全天-初二全天。走的时候情绪还好,也很正常道了别。

(但其实这一天我们之间是不够通畅的,有点小疙瘩。)

留下这些,是为了记住:其实允许她做自己,她就能自己安排时间。


不催的情况下,她自己知道安排。


把自主权还给她,允许她做自己


基本上都是这个时段。实际起来和计划时间没相差30分钟


最起码自己有了计划的意识


初二晚上回来一起吃晚饭。

饭前,先收拾带回来的东西。

带回来一个纸提袋,还有三支太阳花,说是送给我的。

我找了花瓶插上花,但没有表现得十分惊喜。



我说:呀,怎么想起来给我买花了?(走的时候还有点不高兴呢~)

回答说是因为有一次我说起过我喜欢太阳花,特意买了送给我。

问我怎么样,我说“还不错,挺好的,开得也挺好”,然后孩子感觉我回应不够热烈,表现得“不是那么高兴”。——“就只是还行,还不错?就这样?”


接着给我展示买来的新衣服,一件和新书桌颜色很搭的卫衣。

但是我又说错话了(本来我觉得是闲聊,就有点随意):

怎么又买了卫衣?”

但是孩子一听,就恼了:“你什么意思?”

有点不高兴。但是还没进房间。


所以我干脆就说开了:

你走的时候其实我们俩关系不大好,都有点不开心。现在咱俩分开两天多点,但是那个问题确实还存在,咱俩心里可能都还有小疙瘩。这事如果不了了之,可能也不好,不如干脆就说开吧。

我那两天确实有点焦虑,就是因为你那句话。从放假第一天到那一天,我确实都没想也没提,但是那天你提了,我就被扰动起来,自己淡定不了了。我心里掂量又掂量,虽然基本忍住没说,但是态度上表现出来就不积极,包括做饭都有点敷衍,你也感觉到了,饭菜不完全是你喜欢的风格。你不高兴了,也没能积极去“拉你回来”,而是听之任之,随你不高兴。

不过你这次表现比我好得多得多,没让我喊,你就主动出来缓和。我虽然没说出来,但是我都看见了,我其实非常感激你这一点。我觉得我们俩的关系相比于冬天,现在真的是上了一个台阶。你确实比以前有力量多了。

我刚才说买衣服,其实是说话比较随意。我就是像一般同事或朋友之间的闲聊。我原意是就事论事,意思是你现在有四五件相似款式和差不多厚度的卫衣,但是缺少裤子。我说话的角度是买衣服要从整体搭配考虑,单品再多配套不够,还是没法穿。我不是嫌你又买卫衣,而是觉得你还是缺裤子。

你送给我花我确实没想到,刚才表现得的确是过于平淡,可能也是因为我心里还惦记着你走之前我们俩的关系,还没完全缓过劲。

其实这两天我自己想通了:

我现在是能基本做到既不明面上催你,也不在心里嘀咕你,而是真正的相信你,还你自主权。但是你提起来之后,我还是没能不受影响。我没能及时想明白,又陷入担心中。这两天我也想了:我担心有啥用呢?

无非两个结果:按时完成、没能按时完成。如果真的是后者,我担心能避免吗?肯定不能,说不定因为我“推”、焦虑、不信任而影响你的情绪反而更慢。

还不如仍然选择相信(其实是必须且唯一的),无论状态如何都选择相信。我相信你,你需要我做和支持的我去做。你状态好了,你的事才能做好。

而不是,你一说有什么不好,我就受不了,受影响,进而反过来又影响你。

……

后来沟通,孩子反馈三点:

1.你虽然没直说,但是心里有嘀咕。水面上没有波涛汹涌,但是水下暗潮涌动。

(前两天让我也看一遍海底两万里,彼此能get到这一点。)

2.你知道自己能量低,为什么不赶紧充电?

(当时心理上两个我一直交战,不分上下)

3.你的定位应该是个绿植,时刻能进行光合作用,释放氧气,同时自己不排泄(废气)。

(等同于我给自己的定位:太阳能充电宝)

今天孩子主动展示她的百宝箱,大方地让我挑三个送给我。

我说我想要能给我正面提示,能让我避免“不对劲”状态的:

友好的hi白云熊、热爱生活的照相熊、正确坚持的登山妞。

“看,符合你的习惯,出门背个结实的大包,不要所有东西满把攥。”


明天生日,后天返校。今天自己去文具店买新学期本子时顺便买了6支康乃馨。


最后:

这个总结是断断续续好几天写的。所以里面所谓的昨天今天明天等等都是有变化的。

今天其实是2021.2.20。

刚刚让我去帮她贴手机钢化膜。

贴完觉得触屏不灵敏。

我说你锁屏后拿过来,我看看是不是贴的有问题。

但是她只是在那纠结不好用,却没有拿给我。

我就说:你拿给我检查一下不就行了吗?

好长时间没使用的反问句!!!又犯戒了!

她本来站我房间门口抱怨,然后就进自己房间了。(过了一会主动过来和我碰拳,“我们和解吧,也能用,就是得使点劲按键”,然后让我帮梳理开学准备的东西有无遗漏。)

其实我本来是有点累,所以说话就有点大声,透露点让她觉得的不耐烦。

其实也没有不耐烦,我的意思是:有在那只是反复纠结抱怨却不解决的时间,早就检查调整好了,尤其是这样简单的小问题。纠结抱怨没必要也没有用,着手做就是了。(我还是操之过急了。)


——任何时候都得保持耐心,心态和语气平和,注意时刻修行,片刻不得再回老路,无论自己累不累。


想想:如果因为我自己不小心,放松自我管理,言行随意,惹她出状况,破坏来之不易的暂时稳定局面,那时需要我耗尽洪荒之力,那又会增加多少累!


所以,不能急急忙忙去犯错误。稳就是快。


我必须是能自充能供能的太阳能充电宝,能随时光合作用只放氧气不排废气的绿植。随时保持生命活力和敏锐与觉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