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2

我站在家里的阳台上,正好看到快递员将一个黑色的大袋子拖到快递柜跟前,然后往里一件一件放快递。

我虽然看不到快递员的表情,不过从他那娴熟而不耐烦的动作中,我忽然明白了一件事:原来人人都是如此厌恶自己的工作,只不过有人表现了出来,有人还在那里装模作样。

做一行爱一行的人也有,大多数人都是做一行厌一行,无论是风里来雨里去的外卖快递员,还是万籁俱寂灯火通明写字楼里的白领,或者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没几个人真正爱自己的工作。

那就更不会有人把它当成自己一生的事业去做。

看看他们无精打采又勉为其难的样子,你就会明白,虽然世人的喜怒哀乐各不相同,但有一点却是相同的:可以不用工作,想撸猫就撸猫,想进行日光浴就进行日光浴,想在床上躺尸就躺尸,想怎么free style就怎么free style。

尽管这只是美好的愿望,但总有人会不遗余力做到,前提是有足够多的fuck you资金。

倘若一时半会还没有做到,拥有自己的fuck you资金,那也只好乖乖做个人神共愤的社畜,等着被面无表情或暴跳如雷的上司或老板骂得狗血淋头,然后一脸淡定默默退出,继续自己乏味无聊的社畜生活。

没有谁的日子会更好一些,谁不是一边暗自惆怅一边心花怒放,就算被老板骂得狗血淋头,只要饭碗还没丢,就能继续若无其事做个累死累活可能还没加班费的社畜。

人生若只如初见,想问社畜贱不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