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

夕阳又一次把余晖撒向这座小小的村庄,一个瞬间,小小的村庄就淹没在昏黄的光辉里了。村口的牛群变成了黄铜色,它们悠闲地吃着河岸边上一样黄铜色的小草,偶尔有几只会抬起头,睁着大大的眼睛,好奇地望一会天上的夕阳,不消一会就又低头吃草去了,尾巴一甩甩地驱赶着爬附在它们皮毛上、吸它们血的牛蝇。

金黄的土路上,李燕在奔跑着,她手里拿着一张试卷,随着她奔跑哗啦啦的响着。她穿着一双黑色的、男孩子穿的凉鞋,上面也落上一层黄铜色的尘土。她小脸很红,呼吸因为奔跑的原因很急促,额头上也挂着几滴黄铜色的汗水。一路上她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一直到了自己家的院子。

外婆在院子中间正在洗衣服,李燕一下就停下来,手里拿着试卷就想要说话。外婆听到动静抬起头就看到夕阳、黄铜色的李燕、还有李燕手里的试卷。“这倒霉孩子,牛呢?又忘了!”外婆站起来再身上蹭了蹭湿漉漉的手,匆匆忙忙出了院子,李燕知道外婆去村口牵牛去了。她忽然觉得很委屈,手里的卷子开始抖动了起来,那是一张李燕的语文考试的卷子,她考了第一,92分。

李燕撅了噘嘴,把卷子小心翼翼折了起来,从背后取下书包,还是小心翼翼地把试卷放了进去,那书包也变成了黄铜色,但是书包上有好几块大大的布丁格外显眼,就算这浓重的夕阳的光也没有办法将它们遮盖。她又小心翼翼地把书包放回屋里,又出来坐在洗衣盆前,用稚嫩的小手开始揉搓盆里的衣物。

不一会外婆赶着牛回来了,还没进院子声音就传了过来,“燕儿啊,燕儿啊,刚才碰到你们老师了,说你考试考了第一,你这孩子咋不和外婆说呢?”李燕抬起头看到外婆牵着牛已经进了院子里了,同样也是古铜色的。她假装没听到,笑着低下头继续搓着衣服,这次她更用力,以至于盆里的喷溅出来,落在黑漆漆的凉鞋上。

晚饭的时候,外婆破例给李燕炒了两个鸡蛋,然后用粗糙的大手摸着李燕的小脑袋,李燕却在狼吞虎咽地吃着白饭,然后一小口小口吃着鸡蛋。

“我家燕出息咯,出息咯……”外婆边摸边絮絮叨叨着。

李燕大口大口吃着,一个不小心噎住了,她憋红了小脸,猛灌几口水,终于把那口噎人的白饭冲了下去。她揉了揉憋酸的鼻子,抬起头看到昏黄灯光下外婆慈祥的笑脸,唯唯诺诺地说:“外婆,你能送我一个新书包吗?”声音就像外面传过来的蝉鸣声——渺小又缥缈,说完她就不再敢看外婆的脸了,匆匆地低下头把一口白饭又扒拉到嘴里。“考试好了就要这要那?”外婆的声音不再温柔了。李燕又一次噎到了,这次比刚才严重以至于噎成眼泪汪汪。

村口的商店里有个固定电话,那是李燕最喜欢的东西,因为电话很神奇,只要拨打几个号码,不一会电话那一边就会传来父亲的声音。这天李燕紧张走了过来,进到店里,她鼓了鼓勇气,从兜里拿出两枚鸡蛋,放在柜台上,“大叔,我能用两个鸡蛋换几分钟电话吗?”她的垫着脚尖,小脸通红,眼神诚惶诚恐。中年的大叔看了一眼李燕就笑了,“号码给我吧。”李燕如释重负,高兴地从兜里拿出一张发黄的纸条,“谢谢你大叔……”

李燕拿着鲜红的话筒,里面传出“嘟嘟”的声音。她大气都不敢出一口,虔诚地等着对面的声音。

“您好,这里是化肥二厂,请问您找谁?”

“我找我爸爸。”

“嗯……请问您爸爸是谁?”

“李守民!”

“请稍等!”

不一会,电话另一面传来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爸爸!”李燕突然就兴奋了起来。

“燕儿啊,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了吗?”对面的声音很紧张。

“没有,爸爸,我考试考了第一呢!”李燕依旧很兴奋着。

爸爸也兴奋了起来,“考了多少分啊?”

“92分呢!”李燕还在兴奋,“爸爸,你能给我买个书包吗?”

“知道了,晚上我给你送过去好不好?”

“嗯!”李燕兴奋地放下电话

夕阳又落,又是金黄一片,李燕披着金黄色开心地拉着牛回家了。

刚进院子,外婆就怒气冲冲地冲过来,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鸡蛋是不是被你偷吃了?”李燕低下头摸着火辣辣的脸不敢吭声,然后外婆又推了她一把,“这孩子怎么偷着吃东西呢,谁教会的你啊!”外婆的声音在颤抖,有了哭腔。李燕还是没吭声,却也哭了出来,眼泪一滴一滴落在脚上那双男孩子的凉鞋上,眼泪把上面尘土弄的泥泞了,斑斑点点的在夕阳下很难看,就像屋子里那个布丁的书包一样难看。

“你说话啊!”外婆也哭了出来。李燕倔强扬起头,大声地说:“我没有偷吃,我拿去打电话了,我想让我爸爸知道我考了第一,你不给我买书包,我让我爸给我买,一会他就回来给我送书包了。”说完就嚎啕大哭。外婆愣住了,最后她想过来抱李燕,可是李燕一下躲开就跑回屋里,晚饭都没出来吃。直到夜里爸爸回来,她欢天喜地地出来接过书包,然后用示威的眼神看着外婆的脸。

突然外婆也拿出一个新书包,明显就是她自己缝制的,她看着爸爸那个崭新的书包,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燕儿啊,外婆也给你缝了一个。”李燕接了过去,发现包里鼓鼓囊囊的,她好奇地打开了书包……

清晨阳光耀眼,牛群又被牵到村口河边吃草了,这次牛不敢抬头看太阳了,因为太亮了,只顾低下头吃草。

还是那条土路,李燕背着崭新的书包小心翼翼地走着,其实她特想跑到学校给同学们显摆她的新书包,可是她不能跑,她怕弄脏自己的新鞋子。

她停下来,低下头看到阳那双崭新的鞋,白色的,上面还有粉红色的蝴蝶结,阳光下特别好看,这双鞋装在外婆缝的书包里。

终于到了班级,同学们无比羡慕,又夸她的书包好看,又夸她鞋漂亮。

李燕骄傲地从书包里又拿出一个书包,大声地说:“这个才是我最喜欢的!”

外婆的针线活特别好,卡通图案特别可爱,李燕笑得特别甜……


朽叔有话说,又快到春节了,祝福异乡人回家顺风,也祝福留守儿童和老人们平安健康。实在不行就别拼命了,做一个留守青年人也不错,守住自己的幸福,身外之物远没有那么重要,不是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