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轮回】第八十一章 物是人非事事休(大结局)

96
唐妈 7f79368c c7ba 4663 a8d3 a07f6e373b00
2016.01.30 22:37* 字数 3494
第八十一章

文/唐妈

很多年后,六界的长者们在被小辈们问到当年的那场大战时,都唏嘘不已,大多会感叹一声:“那可真是天地变色,日月无光啊。”

十万天兵天将和数万魔界将士将猫儿岭围了起来,仙界的几位大能撑起了结界,将整个战场罩入其中,以防外泄的真元伤及无辜。韩雅那一声“杀”话音刚落,众将士就如潮水般涌向了言回。

只见刀光剑影,各类法宝此起彼伏,却都在言回三尺开外的地方被爆出的真元打落后毁坏爆裂,兵器的主人惨遭反噬,纷纷倒地重伤或身亡。言回开始时并未将围攻自己的天兵天将放在眼里,可是,这天兵天将和魔界之人似乎杀不完打不尽一般,一波方退一波又至,就是好脾气的也要被逼疯了,更何况凶神言回,本就是集暴戾之气而成,这样的车轮战连续进行了三日下来,天兵天将和魔界之人均损伤了一多半,言回也彻底被激怒了。

第四日昴日星君都顾不得值守,那日太阳未曾像往日一般升起,天空一片漆黑,猫儿岭却被各色的真元照得如同白昼。言回身上的红袍已经被鲜血染成了暗红色,猫儿岭的枯藤野草更是血迹斑斑,连脚下的土地都已经被血浸透了,踩上去仿佛踩在了泥沼之中,血腥味令人作呕。之前撑起的结界已经破损不堪,秀水城家家闭户,连狗都不叫了,天地间唯剩下打杀声。

言回捏碎了一名天兵的头颅,赤红的眼睛看向了圈外观战的韩雅。他一步步踏在被血浸润的土地上,脚下溅出一朵朵血花,手中还拎着那人的头颅,朝韩雅逼去。韩雅带来的天兵天将再如何忠诚勇猛,这连杀了三日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同僚纷纷倒下,单是这一点就已经对将士们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这会儿见言回一身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气势逼迫过来,都停下了进攻。言回进一步,他们就退一步,不消片刻,已经快要退到韩雅站着的地方。

韩雅双眉紧皱,死死地盯着恶鬼般的言回。他长着与自己父君一样的模样,却在杀着父君一手造就出的兵士们。韩雅拨开挡在身前的侍卫,朝言回走了过去。

“父君,我是小雅。你醒醒吧。你看看,你做了什么!”韩雅厉声喊道。

言回的脚步顿了一下,眼中的血红退散了一瞬间,却又立刻变得猩红。

“小子,你那父君已经死了。你,也一起去吧。”言回嘶哑着声音怪叫一声,忽然纵身朝韩雅扑去!

言回的一双利爪只差韩雅半尺距离,被一柄剑挡了开来。

韩起手持一柄重剑,神色冷峻地挡在了韩雅面前。他直直地看着言回,朝韩雅道:“小雅,你退下。”

“韩叔……”

“退下!”韩起低喝一声,仍旧死死盯着言回。

“朝洛,我是韩起。我知道你能听得见。我最后跟你说一次,醒醒吧。你醒了,这一切就都结束了。这不怪你,朝洛,我答应你,只要你肯醒过来,我就陪着你。”

言回桀桀笑道:“原来你就是韩起?哈哈,他不会醒了。再也醒不了了。你留下来跟着我吧!”他话头一顿,直接朝韩起袭了过来。韩起手中的重剑长约三尺,宽约一寸,这时却发出淡淡的光晕来。他缓缓举起剑挡在胸前,脸上露出了温柔的笑意:“小洛……”

那笑意一闪而逝,就换上了狠戾之色,挥剑与言回缠做了一团。韩起当年只带百人就平息了妖王叛乱,修为已入化境,而言回连着战了三日,已有点勉强,这会儿韩起竟得以与他战成平手。周围的诸仙们都远远退开,以免被二人伤到,可修为低些的依旧感觉胸口发闷。

两人纠缠了小半日,言回一掌劈到了韩起胸前旧伤,掌风未收,又化掌为爪,生生撕掉了韩起胸前一层皮肉,顿时血流如注。黎丘和白诺已然沉不住气,纵身跃入了战圈,被韩起一句话堵在了一边:“退下!这是我与他的事,谁都不许插手!”

白诺恨恨地瞪大了眼,却还是拉着黎丘退了下去。

韩起一手挥剑,一手止了血,苍白着脸再次出声:“小洛,你醒醒。你还记得帝君府外的青草地吗?”

言回眼中闪过惊诧,手中的动作慢了下来,眼中神色时而清明时而疯癫,被韩起瞅到破绽,将毕生真元加注至手中的凤邬元神之剑上,那剑破风而至,直直地刺入了言回胸前。利剑加持了两大大能的毕生修为,势如破竹,从胸前没入,从背后破出,众人似乎都听到了凶神言回心脏破裂的细微声音。

天地间失去了声音,昴日星君推着一轮明亮的太阳攀上天空,将猫儿岭笼罩在一片温暖的日光之中。

言回眼中的惊惧和不可置信涌了上来,他只来得及吐出一句话:“怎么可能……”眼中的猩红就退了下去,恢复了往日的清明。

韩起眼眶发胀,嘴角挑起了温柔的笑意。他左手拇指轻动,在两人身遭打出了一个小小的结界,隔绝了与外界的联系。

“小洛,你回来了。”

言回,哦,不,是朝洛轻轻地点了点头:“我回来了。你真的愿意原谅我吗?你看这地狱般的战场,都是我造下的孽,你还愿意原谅我吗?”

韩起抬手轻轻抚上了朝洛的脸庞,摇了摇头:“不怪你,要怪也只能怪天意弄人。小洛,你知道我这些年最后悔的是什么吗?就是当年未阻止你去继承大统,是不是当时我再自私一点,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朝洛笑了,大声地笑了,眼中涌出了热泪,口中却涌出了鲜血:“我们都错了。哈哈,都错了。来不及了,一切都来不及了。我也不知道我拼命冲破言回的压制还奢望什么,不过,我不后悔。我只后悔当年没有把你留下来,而是派你去剿灭妖王。”

“小洛,你怪我吗?我亲手杀了你。”

朝洛摇了摇头:“如此,甚好。”

韩起笑道:“我还是喜欢你当年的样子,你穿这红色的衣裳可真丑。”

朝洛拼着最后一点力气变回了昔日蓝衫少年的模样:“是这样吗?”

韩起点了点头,也变了个样子,黑衣束发,眉如刀削。他回头想黎丘和白诺的方向看了一眼,温柔地看向了朝洛:“小洛,我会永远陪着你的,你再忍忍。”他松开了握在剑柄上的手,轻轻将朝洛转了个方向,背对着自己,他伏在朝洛耳边轻声道:“这样,我们就能在一起了。”

施术之人身死,术破。韩起打出的那个结界消失了,白诺和黎丘都瞪大了眼睛,齐声喊道:“爹!”踉跄着奔了过去。

众人脸上先是闪过惊诧,而后都皱起了眉,轻叹出声。

从朝洛背后破出的那把剑没入了韩起胸前,再次从韩起背后破出,两人直直地站在那里,仿佛是一个人一般,再也分不开了。

寂静的天地间忽然传来一声鹤唳,两人连在一起的肉身化作了两只鹤影,冲入云霄,消失在了天际。

白诺和黎丘呆呆地看着鹤影消失的方向,眼眶通红。

那一方土地上掉了一颗鸽子蛋般的石头,太上老君拾起递到了韩雅面前:“陛下,此乃凶神母蛊。该如何处置?”

韩雅也愣愣地盯着父君消失的方向,听了老君的话,低声问道:“可有办法彻底毁灭这魔物?”

“本来是有的,可是,现在却怕是没了。”

“为何?”

“昔日魔尊林宗曾炼出宝器,可炼化世间一切。可是,魔尊林宗已身死多年,怕是那宝器也无从寻找了。”

清远看向了还蹲坐在一边的黎丘,向韩雅行了一礼:“陛下,若是信任清远,可交予清远处理。”

韩雅点了点头:“那就托付于你了。”

“谢陛下。”


三日后,冰洞。

黎丘一直挂在脖间的聚灵木静静地漂浮在林宗的额间,在白诺、歌扇、清远的连番催动下,早已将林宗眉间的冰冷死气化去。这会儿几人负手而立等在一边,等着林宗醒过来。

林宗的眼皮动了一下,似是感觉到了额间的暖意,缓缓睁开了眼睛。睡了几千年,他睁开眼的一瞬间眼中有些迷茫,可是看到激动地扑在自己面前的白诺时,费劲儿地扯出了个笑容:“臭小子,终于长大了。”


清远和黎丘并肩站在东海之滨,对面分别是白诺、林宗、歌扇、墨谷,再远一些是面色沉静的韩雅。清远朝几人拱了拱手:“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你们就此回去吧。等一切安顿好了,随时欢迎来清丘居吃茶。”

白诺四人点了点头,拱手离开了。韩雅这才走近前来。

“小雅,你来了。”

“嗯,你真的不回天庭吗?”

清远低头看了一眼黎丘被自己攥在手心的手,摇了摇头笑了:“不了,我还是习惯三秋岛。住了这么多年,舍不得。”

“噢。那后会有期。”

“嗯。”

清远和黎丘看着韩雅转身离开,等人走远了,黎丘忽然原地蹦了一下,一把搂住了清远的脖子,挂在清远身上:“师父,我想吃栗子烧鸡。”

清远屈指弹了一下黎丘的脑门:“好,这就回去做给你吃。”

正文完。


2015年9月9日仓促开了此坑,四个半月的时间,写到今晚,终于落下了帷幕。越到后面,人物越多,剧情也越来越复杂,其实早已远远超出了我的计划和想法。第一次写仙侠,第一次写耽美,两项第一次都献给了此文。行文间,小狐狸们给予了我巨大的鼓励和支持,让我得以坚持了下来,成文于此,大恩不言谢,希望今年的两个新坑能带给大家更多的欢乐。猴年到了,大师兄陪着师父历经九九八十一难修成正果,黎丘也陪着自己的清远师父历经九九八十一章吃到了栗子烧鸡,可以说,2016年的开端不错,希望唐妈我可以再接再厉,勇创新坑!

正文到这里就结束了,肯定有遗憾,比如几位副CP的戏份太少,蒙毅死得太低调。番外不知道大家还想不想看?不管怎样,除夕夜之前会有一篇几大CP的贺岁篇番外。

好吧,就这样吧。匆匆开始,不舍落幕。期待我的新坑吧,《假如爱有天意》姐妹篇。

2016年1月30日 晚 于单位宿舍 

爱你们的唐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仙侠|六道轮回
仙侠|六道轮回
24.8万字 · 11.4万阅读 · 62人关注